一只小彩蛋掉落——

小彩蛋之大锅烩

【1】夏季CP的甜饼

时间:新婚一个月

房间里是甜蜜偶像剧的声音,男主正在壁咚女主。

“啊啊啊啊啊,好甜呐。”

夏荞手里拿着一个平板,盯着帅气高颜值的男主角,露出了姨母笑。

季淮打开房门时,落入眼里的是他的小娇妻在垂涎野男人的男色。

那一个花痴的模样,嗯,像极了一个渣女。

“学长,这个男主好帅啊。”夏荞扬起平板,露出了小可爱般的娇羞。

季淮将门带上,走了过来,将小可爱提起来,“小学妹,咱才新婚一个月,你就背着我看野男人了?”

“啊??”夏荞将平板抱着,抬头瞅着季淮,老实巴交地说,“我是光明正大的看。”

季淮:“……”

“学长,女主角好清纯,我们一起追……哎,季淮,你怎么关了。”

“媳妇儿,别叫学长。”季淮将夏荞搂着,危险的气息落下,“叫声老公听听。”

结婚了一个月,她还是娇羞羞的,一口一个‘学长’。

“不叫。”夏荞没得看偶像剧,故意唱着反调。

“那你等下哭着叫。”

季淮的手已经移到了纽扣处。

夏荞感受到了危险,“哎,季淮,你……大白天的,不准!”

黑夜折腾就好了,白天还要……

“呵。”季淮抓住了想逃走的夏荞,“老婆,不是说想要养一个糯米团子?”

夏荞小脸红红,“……”

“我们不努力,哪里来的小团子?”季淮轻声地喃。

“那也不用白天……”夏荞畏畏缩缩地说。

关键时,小两口的房子,某人还不分地点。

“不管,我就要。”季淮将夏荞扑倒,“我呐,分不清白天与黑夜。”

夏荞委屈:“……那你可能是瞎了。”

“呵,别哭哦,乖点。”季淮笑出声。

“季淮……”夏荞有点着急,“你是坏人!”

“叫老公。”

“……老、老公……”

(以上)

【2】输液CP同居的小日常

时间:同居一个星期

“队长,队长,简队长——”

夜柒拿起来挂在沙发上的毛巾,对着简殊说,“你大爷的,不是说过了,毛巾给小爷叠好,咱别活得那么粗暴……”

得有条理一点。

他一大老爷们,不够讲究。

“毛巾脏的,忘记洗了。”简殊在扫地,瞅了眼悠闲玩着游戏的夜柒,“那是昨天晚上给你擦……”

下一秒,一个枕头砸了过来。

“队长,闭嘴。”

这人,特烦人。

最烦的就是嘴上不饶人,晚上身体力行,白天还要和他分享回忆。

听着……就神烦。

“夜神,这么凶呐。”简殊接住了扔过来的枕头,得意地勾唇笑,“以后这怎么过日子呢。”

简殊一边拿着扫帚一边拿着扫把,悠闲地说,“没地位,才住了一个星期,我就负责家政的活了。”

“啧。”夜柒赢了一把游戏,抬头看向了简殊,特别拽地说,“你主内,我主外,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整理内务,合理分工。”

简殊将房间收拾干净,去把手洗干净,朝着夜柒走过来,“夜神,你这样说不对,一般养在家里的,明明就是貌美如花就好了。”

“哪里来的整理内务?”简殊有点委屈地说,“夜神,你都开始使唤我了,你没那么心疼我爱护我了。”

我觉得,你分分钟都要变心了。

“小日子就是柴米油盐,哪有你这么脆弱的。”

夜柒挪了下位置,简殊坐了过来。

“夜神,队长累了,给我锤锤背,揉揉肩?”简殊特别无赖地靠了过来。

夜柒是一眼就识破了套路,推了一把简殊,“别给小爷装。”

“夜神~”

“……”

“夜神~”

“行,给你给你。”夜柒招架不住了,小声地吐槽,“不是我说,一到晚上你就打了鸡血,现在扫个地都柔弱不能自理了……”

“啧,晚上我吃了大力水手的菠菜,元气满满der~”

“简殊,你闭嘴,好么?”

“好的,老公。”

“……”

(以上)

【3】看看鹤爷的地位

时间:谈恋爱的第一个月

“呆呆,呆呆,呆呆~”

沈鹤围着林悦,像个傻小子一样转着。

他们才刚确定恋爱关系。

鹤爷就像是疯了傻了痴了,每天除了痴汉笑,就是傻笑。

像极了恋爱中的智障儿。

“沈鹤,你别一直叫我呀。”

林悦小脸有点红红的,推了一把黏着的沈鹤,“宴会上人好多,你围着我做什么?”

“我是你男朋友,不围着你,围着谁呢?”沈鹤笑得花枝招展,简直是春意盎然,桃花四处绽放。

都是好兄弟,鹤爷恋爱还染上了季狗的骚。

“我们要低调。”林悦小声地说。

“好,那我们去小花园。”沈鹤笑的满脸春风。

“……”这话说的。

“小花园里没人。”

“……”真的很容易让人误会。

“天还黑,有人也看不到。”

“沈鹤!”

“哎,到——”

“那个,我要去喂狗了!”林悦捂着红彤彤的小脸跑了。

被抛弃的鹤爷:“嗯?”

小花园不好吗?

为什么要喂狗?

他的地位不如狗?T-T

(以上)

【4】猪娃的小拖鞋长大啦

时间:小拖鞋高三毕业

“猪娃,去哪儿呀?”陆一看着一身正装的霍霆,还拿着鲜花。

大城熬了夜,无精打采地调侃,“猪娃,你这又是穿得得体,又捧着菊花,怕不是要去上坟吧?”

“去!”霍霆一脚踢了过来,“什么什么玩意,这是小雏菊,今天是好日子,能不能说点吉利的话?”

“哎哟,什么好日子?说给哥听听?”小鹿好奇地八卦。

“今天高考结束。”霍霆正了一下领带。

大城挑眉,“然后呢?”

小鹿同脸问号,“高考和你有关系?你怕不是最近没有曝光度,打算捧个花站在学校门口摆拍吧?”

“哈哈哈!”大城立马笑了,“猪娃,你这造型,不像学生,像站在门口等高考娃的家长。”

“去去去,你俩闭嘴。”

这俩自从找了对象之后,就越发地不是人。

陆一找了一个小记者,采访采访的时候就看对眼了,就是上次冠军赛公开说小鹿哥渣了她的小记者。

大城嘛,去相亲了,一下子就堕入了情网。

只有霍霆,在漫漫地等待,他今天忽而有种老父亲的感叹,“今天,我们家小十七高考毕业了。”

“嗯?”

“对哦,我都忘记了。”

“我现在就去接她。”

霍霆迈着轻盈的步子,赶紧往外走。

“老子要脱单了。”

“猪娃,人家小姑娘没准看不上你……”

“闭嘴!”

高考结束的铃声一响,大批的考生涌出。

霍霆捧着鲜花看着背着书包的女孩朝他跑过来。

她今年十八岁,不是叫小拖鞋,她是小十七。

到了可以恋爱的年纪。

“猪猪老公,我长大啦~”

霍霆笑着往小十七的怀里塞花,“嗯,长大了。”

“……”

(以上)

【5】宋晚晚那些事儿

时间:恋人快满

网吧里

“KT,你小子有种就别跑!”

宋晚晚对着电脑的屏幕大吼。

这臭不要脸就是有毒,每次都要阴她欺负她,还嫌弃她菜。

“没跑啊。”KT从容的声音传了过来,“小菜鸡,不跑了,我站着给你打。”

“去你的,站着给我打,当我真的是菜?你才菜,你全世界最菜!”宋晚晚气得掉线了,一个手抖,直接退出了游戏。

她默默地在心里问候了那不要脸的祖宗十八代。

“神经病,为什么老欺负我?烦!”

宋晚晚对着天花板翻了一个大白眼。

“为什么欺负你。”

一道嗓音从头顶落下。

“晚妹子,你是没听过吗,坏小子喜欢一个姑娘,就会欺负她。”

“你……”

“去,这声音……”

宋晚晚一抬头,就看到那一张做梦都想撕碎的俊脸。

“你怎么在这!”她惊呼。

“不跑了。”KT站在灯光下,收起了一身的戾气,柔柔的,“宋晚晚,你知道我喜欢你多久了吗?”

你怎么那么傻。

“你……”

“我是世界冠军了,你能看到我了吗?”

“KT,你神经病。”宋晚晚语气都弱了。

“对啊,我就是病了,为了一个菜鸡,跨山越海,就是想在她身边呆一会儿。”

“……”

“宋晚晚,我们试一下吧?”

“……”

“要真不合适,我就放过你。”

“……”

(以上)

【6】季家家宴

“小糖果,来来来,小鹿叔叔抱。”

小鹿拿着糖果对小糖果招手。

“别呀,小糖果,大城叔叔这里有小点心。”

大城加入了争宠的阵营。

“小糖果小饼干,过来过来,猪哥带你吃鸡呀。”

猪娃手里拿着小礼物,对着两只小小人挤眉弄眼。

两只小萌娃是俱乐部的超级大宝贝,所有人的心尖宠。

“你俩消停点,被跟我抢。”小鹿不高兴了。

“鹿哥,走开,别挡路。”猪娃已经先发制人。

“猪娃,你不准动!”大城一样抢着。

“都别乱来。”沈鹤一马当先,把备受欢迎的小糖果抱了起来,“小糖果长大后,要做我儿媳妇的,你们一群杂七杂八乱认亲戚的都退开。”

“至于小饼干嘛。”沈鹤强势地把小饼干拽到了身后,“以后是陪嫁的,那也是我家的。”

他一人要占两。

三个没有抢到的人准备扑上来,下一秒,他们都退了。

沈鹤不明所以,忽而一声——

“哎呀呀,我的小心肝,我的小宝贝~”

沈鹤:“……”

这……莫总到了。

沈鹤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怀中的小糖果已经不翼而飞了。

莫女士抢过小糖果,宝贝地抱在怀中,“我的小心肝,告诉婆婆,你今天想我了嘛?”

小糖果笑得眉眼弯弯,甜甜地说,“想~”

“多想呀?”

“每天都想~”

“这么乖呀。”莫女士笑得鱼尾纹都出来了,特别豪气地问,“听说我的小宝贝喜欢动物园?”

“对呀对呀,动物园的大象好大只哦。”小糖果逢人就说。

“那行,我给你建一个动物园。”莫女士笑得爽朗。

吃瓜群众:“……”莫总,您别这样,您这样显得我们是low比。

简大爷抱着小饼干,赶紧将莫女士拉过来,“冷静一下,冷静一下。”

“哎呀,我的小饼干,你想婆婆了吗?”莫女士对着小饼干笑。

“嗯。”小饼干乖乖地点头。

“那我给你……”

“好了,你别给了。”简大爷要拉住这个婆娘,“金山银山都被你败光。”

“……”

(以上)

完。

是晚晚呀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