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穿书了

头疼,耳边还特别吵,吵的宋恬恬忍不住皱眉,恨不得捂住耳朵。

“别吵了好不好?吵死了。”宋恬恬觉得她实在是忍不住了,气的喊了一声。

当然,她以为的大声喊,实际上也不过比蚊子声大一点儿而已。

可即便是这样,身旁一直注意她动静的人,还是很敏锐的捕捉到了。

“甜甜,甜甜?你醒了?”有人在轻声呼唤。

这是谁的声音啊?怎么这么好听?

她不是飞机失事已经死了么?难道说阴曹地府里也有这么好听的声音?

宋恬恬努力睁开眼,想要看看地狱里究竟是什么样子。结果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孩。

呃,看样子能有十四五岁?五官俊俏,眉宇带着些许英气,是个有点儿帅气的女生。

阴曹地府里不应该都是牛头马面么?怎么还会有这么好看的女孩呢?鬼变的?

“你是哪个鬼啊?”宋恬恬有点傻眼,要是地府里的鬼都这么好看,那好像也没多么可怕嘛。

女孩听见宋恬恬的话,扑哧一声就笑出来了。

“甜甜,你是不是脑袋撞迷糊了?连我都不认识?我是你二姐啊。”

女孩一边笑,一边伸手摸了下宋恬恬的额头。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看东西清楚么?有没有恶心想吐的感觉啊?常彦哲说你撞了头,需要注意有没有脑震荡。”

呃?这不是在地府里?那这是哪儿?眼前这女孩怎么回事?

她二姐?没开玩笑吧,她二十了,要管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叫姐?是她脑子有问题了,还是眼前这个女孩脑子有病?

宋恬恬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于是立即转头打量四周。

她以为自己可能没死,被救了在住院呢,可是当她注意到周围的景象时,差点儿吓的跳起来。

糊着报纸的棚顶,糊着报纸的墙,老旧的窗子,老式的木质家具,身下不是床,很硬,好像是炕?

卧槽,她这是落到哪个地区了,现在还有这么落后的地方?

宋恬恬挣扎着想要起来,却感觉到头上一阵疼痛,而且还特别晕,她抬起手想要扶着头,结果又被手吓到了。

这是谁的手?怎么这么小?比她的手小好几圈,短短胖胖肉呼呼的小手,这根本不是她的手啊,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的手,我的手怎么回事?我的头好疼啊。”

宋恬恬忍不住喊出声,然后她发现,她的声音也不对劲儿了。

这是一个小娃的声音,娇娇嫩嫩软软的,不是她那女汉子直不愣登的动静了。

“你脑袋受伤了,破了好大的口子,流了好多血呢,能不疼么?快老老实实的躺着吧,别折腾了。”

女孩按着宋恬恬的肩膀,想要让甜甜躺下。“常彦哲说,你伤的挺厉害,需要好好休养。”

常彦哲?宋恬恬觉得这个名字很很熟悉,好像哪里听过。

对了,是她在飞机上翻看的一本书,那里面有个人叫这个名字。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会听到一个书里人物的名字?

宋恬恬觉得头疼,特别疼,像是快要炸开了一样,伴随着剧烈的疼痛,脑子里好像有一些画面在快速的闪过。

那不是属于宋恬恬的记忆,而是另外一个人的。

等到那些画面都过去,宋恬恬的头疼才渐渐缓解,到这个时候,她总算对眼前的情况有所了解。

果然啊,一个倒霉了二十年,喝凉水都塞牙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幸运,抽到了全球锦鲤?

那张她抽到的免费机票,分明是催命符嘛,飞机失事,她就被送到那本,她在飞机上翻看的书里了。

当时她在飞机上无聊,就随便翻了一本书看,书名叫《随风上青云》,讲的是八十年代的故事。

女主身世可怜,妈妈是个下乡的知青,在乡下苦熬了几年回城无望,不得已嫁给了乡下男人,生下女主。

不想女主才两岁多,就传来消息可以回城,女主的妈妈狠心抛下丈夫和女儿一走了之。

女主妈妈这一走,女主可就遭罪了,爸爸不疼,奶奶不爱,要不是女主命大,早就饿死了。

好在女主自立自强,从小就能干,在好心邻居的帮衬下,总算长大了,考上了大学,还收获了一份青梅竹马的甜蜜爱情。

两个人携手奋斗,最终走上人生巅峰,幸福圆满。

宋恬恬穿的这个人,很显然不是女主,而是文中那个恶毒女配。

女配叫周甜甜,跟女主是邻居,俩人从小一起长大。

跟女主相比,这个周甜甜就是蜜罐子里泡大的孩子,爷爷奶奶疼、爸爸妈妈爱,还有一群哥哥姐姐、叔伯婶子喜欢。

周甜甜被家里人宠的骄纵蛮横说一不二,想要什么就必须弄到手。

很不幸的是,她看上了男主,仗着当初家里对女主有恩,就各种搅合。

为了拆散男女主,女配不惜勾搭上一直对她有意思的富二代,利用富二代家里的势力来绑架陷害女主。

后来女主被男主救出,女配和那个富二代却因为绑架事件触犯了法律,为了逃避追捕出车祸,双双身亡。

富二代家里权势滔天,又是独苗一根,儿子死了,人家迁怒于女配的家人。

最终女配一家甚至亲戚家里,都遭到了报复,家破人亡。

宋恬恬当时看书的时候,一边看一边吐槽。

这女配分明就是脑子有病嘛,好好一个白富美,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干嘛非得喜欢一个穷小子?

为了个男人最终把自己给作死了,还连累了一大家子人,这不是有病么?

呵呵,果然是不能骂人啊,哪怕是书里面的一个角色。

这下好了吧?她就穿成那个脑子有病的女配了。天,这让她怎么办?顺着书里的走向去作死么?

不,不,她可不要。

好在她穿来的时间不错,女配还小,才八岁,离着长大还有好多年,她还有机会可以挽回。

最起码,从今往后,她要远离男女主,离他们越远越好,她才不要当炮灰,更不要当眼瞎女配,坚决不要。

长白山的雪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