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那就离婚吧

盛夭夭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痛欲裂,一些乱七八糟并不属于她的记忆猛地窜入她的脑海里,让她眼前发黑,差点再度昏迷过去。

告非!

她竟然穿进了自己昨天刚看的,一本豪门总裁苏爽打脸的小说里,还好死不死的成为了其中的炮灰女配。

这会儿窜进脑海里来的,就是这本和她同名女配的记忆。

靠,她不就是吐槽了一句作者无脑打脸,还把跟她同名女配的结局写的那么惨么,有必要把她穿到书里么!

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此时——

耳畔传来嘲讽的声音,“我还真是小看你了盛夭夭,你以为装睡有用么?”

盛夭夭:?

她睁开眼睛看了过去。

只见自己的床脚处,正站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对方大概有一米八多,穿着黑色的西装,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装裤包裹住极好的身材,一张俊美的容颜抿着薄唇,正冷飕飕的看着她。

看盛夭夭睁开了眼睛,江孜眼底的讽刺越发明显,他手插裤袋,冷冷的看着她,语气厌恶至极,“盛夭夭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不要脸的爬进我的房间,就不是现在这样被摔晕倒这么简单了,你最好离我远点,不然这个江太太的头衔,我随时可以拿回来。”

???

江太太?

盛夭夭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这应该就是书里的男主江孜了。

本书男主江孜,明明心有白月光女主程婉,却在面对家族逼婚的时候,为了能顺利继承家业,而‘被迫’娶了女配盛夭夭联姻,又因为怕程婉生气,所以骗了原主领的其实是假证,也没有办婚礼,最后为程婉扫清了一切的障碍,就一脚把原配给踹了,和白月光幸幸福福的度过了余生。

原配到死才知道原来自己的丈夫只是利用的她,甚至她们之间连婚姻之名都没有。

想到这本书的故事内容,不幸成为原主的盛夭夭,心里对江孜狠狠的鄙视了一把——

渣男!

见盛夭夭不回话,江孜还以为她又要作什么妖,轻蔑的看了她一眼。

“你最好不要再有什么痴心妄想,我和你结婚,全都是你逼得,我们之间绝对不会发生任何的实质性关系,你这样的恶毒女人永远不配得到我的爱!”

“哦。”

“??”

见盛夭夭的反应这么平淡,江孜忍不住恼羞成怒:“你别以为有盛家给你撑腰,我就不敢对你做什么,你要是搞不清楚自己的地位,我……”

“那就离婚吧。”盛夭夭半坐起身,托着腮,颇为认真的打断了江孜的话。

盛夭夭不想做证明男女主爱情的炮灰,她只想要安安静静的做一个富婆。

江孜:“?”

本来准备好的一大段说辞,因为盛夭夭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全部给打乱了。

半晌后,江孜才反应过来,他更加觉得羞恼,“你别以为我不敢跟你离婚,你要知道当初都是你逼我……”

“那现在就去民政局离婚吧。”盛夭夭还挺替江孜想的,他那么爱程婉,还要跟不爱的人结婚,实在是太难为他了。

既然如此,就不要互相折磨了,就让她独自一人过着孤单而又寂寞的富婆生活吧!

江孜觉得自己受了奇耻大辱,最近正好江家和盛家有合作,要是这个节骨眼上两人离婚,不说别的,他家老爷子第一个就能弄死他,更别提什么江家继承人的位置了。

他攥紧了拳头,目光阴鸷:“你明知道,这个时候我们是不可能离婚的,你还故意这么说,盛夭夭我还真是小瞧了你,忘记了你的那些本事。”

听到这话,盛夭夭一脸的茫然:“不是,这不是你说的么,都是我逼你结婚的,我现在不逼了,咱们去离婚吧。”

霸总应该出手都不小气吧,离婚的话,好歹也要给个几千万的赡养费,到时候她就吃喝不愁了!

江孜觉得,自己快被盛夭夭气出血来了,他的脸色阴沉,“你这是摔了一跤,脑子摔出病了么,我不跟你扯这些,在我这里,离婚这事情只有我可以提!”

盛夭夭:“……”

算了,目前看来离不了婚了。

盛夭夭小脑筋转的贼快,反正她们也没有真的结婚,在这之前还是先捞一笔吧。

毕竟她都付出这么大了,拿点好处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想到这,盛夭夭瞥了一眼江孜,戏精上线,拿着刚抽出来的纸巾,抹着根本没有的眼泪,掐着声音颤颤道:“江孜,我的头到现在都好疼,你都不带人家去医院么?”

江孜:?

见盛夭夭恢复了之前的样子,江孜冷冷一笑,果然这个恶毒的女人还是爱他,想要通过让他带她去医院,从而勾引自己,真是做梦!

“盛夭夭,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爱你了,想都不要想!”

盛夭夭:“……”

这年头豪门文里的霸总,都这么自恋么?

盛夭夭继续抹泪,“你就算不愿意带我去医院,好歹也得给我点医药费什么的,当然如果有卡的话最好了,现金也不是不行,就是我拿着吃力。”

一听这话,江孜的脸色一僵,完全没想到盛夭夭会这么说,他还以为盛夭夭会死活让他陪她去医院,结果没想到是要钱。

莫名的,江孜发现自己更生气了。

他冷着脸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直接扔到了她的面前,“拿着这张卡,立马给我滚出去!”

看到卡,盛夭夭差点就想说谢谢老板了,这天底下哪里来这么好的事情,嫁了人不用伺候老公,还能有零花钱,这实在是太美了。

这男主爱谁谁拿去,盛夭夭表示,她只想做富婆!

不过盛夭夭还是有职业操守的,在江孜的面前,拼命的挤眼泪,最后实在是挤不出来,只能硬掐了自己一把,哭唧唧的看着江孜道。

“江孜,我是真的爱你的……”钱!

看到盛夭夭这样,江孜脸色顿变厌恶,后退了一步,立马转身离开,生怕在这边多呆一秒似得。

看着男主人公终于离开,盛夭夭就差笑出猪叫声了,拿着卡就猛亲了好几口。

走到房门口的江孜,突然想到晚上还得回老宅吃饭的事情,便停住了脚步打算提醒盛夭夭,一回头正好就看到了这一幕。

江孜:“!!!”

宝宝爱吃芋圆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