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你媳妇儿送来了

周让回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子时。

小院里灯火通明。

他母亲陈萍坐在正堂门口,手里提着一把杀猪刀。

见他回来,抬起眼皮,三角眼锋芒锐利,眸光不亚于她手里的杀猪刀。

“不是跟你说了,要你早点回?”

周让不动声色把手腕上的血迹在衣服上擦了擦。不耐烦问他娘:

“干嘛,半夜三更不睡觉?”

陈萍提着杀猪刀站起身。刀尖映着正堂的灯光,锋芒冰冷锐利。

“给我滚进来,你媳妇儿送过来了,进来拜堂。”

周让:“……”

昨夜暴雨雷鸣。

周让从南城荷花巷路过时,陆家的小傻子正骑在墙头往下跳,扑通一声,连泥带水砸到他面前。

小傻子当时就昏过去了。

周让昨夜赚了一笔银,心情不错,便一脚踹开陆家大门,把小傻子往门内一送,扬长而去,只当做善事了。

哪曾想,今天一大早,瘸了腿还昏迷着的小傻子,被一块红布包着,送到周家门口。

陈萍开门的时候一脸懵。

送人的不是陆家人,是南街上专门给人帮闲的老汉。

一开口就说什么,姻缘注定,佳偶天成。昨夜陆家小娘子与令郎私奔,因大雨阻挠未成行。陆家有成人之美,今日就特意给您送来了。

从今天起,陆摇舟生是周家的人,死是周家的鬼。

要是不满意,也不必送回,丢河沟里任她自生自灭吧。

没等陈萍反应过来,那老汉放下陆家小姑娘,一溜烟地跑了。

小傻子躺在门前石阶上,烧得昏昏沉沉。

吧嗒,怀里掉出大红的庚帖来。

显见的,爹娘已经不要她了。

正堂明亮的灯火之下。

周让叼了根银牙签冷笑,眼角藏不住戾气。

“她爹娘不要她了,你要她?家里银钱多得烫手了?闲得你,送回去!”

十三岁的少年,支着腿坐着,就那么耷拉着眼睛,阴冷冷扫过来,压迫感十足,陈萍被他看得心虚。

已经苏醒的小女娃坐在正堂里,目光沉沉看着门外,一点生气也没有。

天阴沉沉的,要下雨又不下雨。

滚雷在天边滚了一天。

陈萍看了看那裹着红布,脸色苍白,却一言不发的小姑娘。转身拽着儿子的手拉到内室说话。

“我如果不要她,这女娃娃就得死了。”

城南陆家她知道。带着个闺女的鳏夫娶了带着个儿子的寡妇,又生了一对儿女。

家里人口多,负担重。

陆家男人整日在码头做工,他那亡妻生的闺女不受后娘待见,撞破脑袋成了小傻子,整天缺吃少喝,面黄肌瘦的。

周让冷嗤:“你就是烂好心。人家爹妈都舍得,你舍不得?真想养闺女,你找个小白脸,生个三四个的,我又不会拦着你。”

陈萍一鞋底差点糊他脸上。

跟这兔崽子商量个什么?这个驴,一张口就是要把老娘气死。

她拍板下结论。

“我喜欢这娃娃,眼睛清透,跟我有缘。我留下来养着,免得送回去给她家里人祸祸了。以后长大了,就寻户好人家把她嫁了。”

周让咬着牙签,眯起眼睛想了想。

“你要养随你。事先说好,长大了把她嫁出去,聘礼归我们,得把养她这些年的嚼用都扣了。”

陈萍知道,这已经是儿子的让步了,欢喜地应下来。

“这事就这么定了。你去看看舟舟吧,她姓陆,叫陆摇舟。”

正堂内坐着的小姑娘,一双黑黝黝的眼睛,一眨不眨看着门外。

虽然母子俩说话的声音很小,但她能听到。

她还能听到很远地方的动静。

只不过,她懒得动。

她还没想明白,眼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前几日大暴雨,禹县城外、金水河边、神女山上的龙神庙塌了。

按理说,已经入了秋,天气不该如此反常。

偏偏就在那雷雨夜,也就是陆摇舟爬墙跟人私奔的那一夜,龙神庙塌了。

神女山上的龙神庙,灵验非常,香火很是旺盛。乍一听闻龙神庙塌了,几乎一大半的禹县百姓都去城外拜祭了。

陈萍这两天是被舟舟绊住了手脚,这不,舟舟身体刚一好,就准备带着她去龙神庙拜拜。

天光微晴,陈萍一大早就起来收拾。

在灶房蒸了肉包子,并昨天买的点心鲜果等物包在一起,准备带去祭拜。

水井边,顶着一头细黄头发的小姑娘正对着一盆水发呆。

周让随手一撩,盆子里的水溅了小姑娘一脸。

他吊儿郎当地扯着帕子擦手,摇摇摆摆去了灶房。

陈萍压低声音,“今天拜神回来,你再去城里请个大夫回来。”

周让扬眉,“请什么大夫?”

“舟舟的腿歇了不过两天,就能走路了。之前那白大夫不是说她腿断了么?看着一大把年纪了,怎么那么会坑人,舟舟分明就是擦伤。”

说起这个来,周让也有些疑心。

当日那小丫头从墙上掉下来不能动弹,左腿骨分明是摔断了的。

可刚在他们家里养了两天,就能走路了,吃了仙丹也没这么快吧。

周让随口应了,目光沉沉落在院子里那小丫头身上。

舟舟依然盯着面前铜盆里的清水,脸上没什么表情。

陆摇舟腿断了是真的,但腿伤并不致命。她若真是个普通小姑娘,这样的腿伤至少要养三个月。

可她不是。

纵然神魂受了重伤,没了大半法力,但她毕竟还是西洛川上的小龙神。

若是有心痊愈,弹弹手指就能好。只是她提不起劲来,心里空荡荡的,好像少了很重要的东西。

真正的陆摇舟,从墙上跳下来的时候就吓死了。

小姑娘听信拐子的话,为了每天吃到鸡腿,在约定的时间爬到墙头上,等着跟拐子私奔。

奈何昨夜大雨,那拐子没去,小丫头白白死了。

机缘巧合,她的神识进了小丫头身体里,送到这寡妇家中收养。

小丫头三魂七魄不全,命数已尽。倒是这寡妇的儿子,看着像是有气运的。

承了他们的情,总得报答才是。她一介龙神,总不至于占凡人的便宜。

苏味道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