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不是我

小姑娘,别怕啊。

沈之喃此时此刻还能清楚的记得那个声音。

——

在她濒临窒息的分界线,她被慕景沉狠狠的甩开。

沈之喃倒在床上,头顶响起与回忆里重叠的声线,只是有点冷漠的割心。

他咬着牙,声音很重:“为了报复念欢,给我下药,爬上我的床,嫁给我,不全都是你沈之喃一步一步设计好的吗?”

沈之喃得到呼吸,猛灌了几口空气,像被锯了的声音撕裂的喃喃道:“不是我。”

“不是你,那是谁?”

沈之喃垂下头,嗓音很轻:“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

慕景沉嗤笑了两声,眸光冷冽,笑自己竟然在这种问题上浪费时间。

他换了套衣服,扣好最后一粒扣子,拿起一旁的车钥匙转身要走。

他从来不会在这里过夜。

屋外响起一道惊雷,大雨倾盆而至。

慕景沉的手机铃声响了。

是独属于沈念欢的来电铃声。

他接通电话,一边往外走。

沈之喃听不到那头的声音,只能听到慕景沉温声道:“别怕。”

“你想吃哪家的?”

“嗯,我买了送过来。”

“……”

是沈之喃可望不可求的温柔。

她的手伸进裤兜里,摸到折起来的检测单边角,站起身追过去。

她喊了一声:“景沉哥……”

慕景沉脚步一顿,站在楼梯口,回头看她,满目温情瞬间爬满了不耐。

沈之喃朝他走近,离他几步远的地方,仰头问:“我病了,你明天有时间能陪我去医院一趟吗?”

慕景沉挂了电话,一只手漫不经心的抄在裤兜里,“你病了?”

她点了点头,鼻头微涩。

蓦然,心里升腾一丝卑微的期许。

期许着,也许他知道她胃癌晚期了,就会施舍一点点温暖给她。

她不贪心啊,一点点就够了。

她看着慕景沉一步一步朝自己过来,距离近的几乎她能嗅到他身上熟悉的淡淡薄荷香。

沈之喃抿紧的嘴角缓缓勾起,眼角的笑意还未来得及扩大,耳畔是他的呼吸声和冷沉的嗓音。

“沈之喃,你病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的声音很轻,声音附在她耳畔时,他上半身微微往下压,极具压迫的姿势。

说完,他缓缓直起身,掐着她的下颚,“不如哪天你要死了,再来告诉我?”

慕景沉说话的语气很淡,不在意的像是在说着“今天天气真好”一般。

沈之喃如同被一盆冰水从头淋到脚。

冷,真冷。

她浑身止不住的发颤。

死吗?

她好像确实会死的。

她掏出医院的检测单,声音哽咽:“景沉哥,我胃癌晚期了,可不可以……”

慕景沉扯过那张纸看了眼,嘲讽的睨着她,打断了她的话:“沈之喃,挺有能耐啊,学会拿这种假的东西装可怜了?”

沈之喃那句可不可以别对我这么狠心,后半句没有机会再说。

她手足无措的解释:“景沉哥,这不是假的。”

“沈之喃,你是真把我当傻子,还是太高估你自己的演技,嗯?”慕景沉眸光戾气乍现,冷声道:“就算是要死,也离我远点。沈之喃,你恶毒的这张脸只会让我恶心,明白吗?”

秋二喵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