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夜铁想要拦住夜银,奈何夜银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

一行人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身材健硕、武力值超群的夜银对上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这结果完全没有悬念。

夜寒年不悦地蹙了蹙眉,扫了一眼夜银,垂在身侧的手指几不可察地动了一下。

夜银的五根手指头扣住了璃云的肩膀,用力扯了一下没扯动。

夜寒年也发现了不对劲,墨色的长眉缓缓松开,手不动声色地放进了裤兜里。

夜银又加大了几分力气。

面前的这个女人像是被钉在了座位上,一动不动,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

看着他的视线似嘲非嘲。

唇角弯起的弧度,张扬又邪魅。

璃云眼下那颗火红的泪痣,好像更加鲜艳的几分,折射出嗜血的暗芒。

夜银也收起了之前的漫不经心。

随着力气的不断加大,他的面色涨红,手背上青筋爆出。

他用了十成十的力气。

夜寒年双手插兜,见状,眸光闪了闪,眉宇间染上了几分兴味。

其他人开始不停地揉眼睛了。

特么,自己应该是眼花了吧。

“二哥!”夜铁急了。

璃云不紧不慢地换了个坐姿,慵懒又随性,肩膀耸动了两下。

“嘭”的一声响。

是肌肉撞击到机舱地面的声音。

夜银狼狈地摔在了地上,双脚朝天,标准的狗吃屎的姿势。

这道沉闷的声音像是一道惊雷,跟在夜寒年身后的一行人,神情骇然。

夜银的武力值是他们当中,除了老大以外,最强的一个!

现在夜银痛苦地趴在了地上,而面前的这个女人连面色都没有变化一下,冷漠又平静。

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璃云像是无所察觉,又好像是习惯了,她缓慢地抬起头,视线紧紧盯着夜寒年。

清冷的眸子中空无一物。

“借我搭个飞机,机票钱我会给你的。”

夜铁、夜银、其他人:“……”

这特么是机票钱的问题吗!

“你是去萧城的?”夜寒年敛着眸,问她。

璃云:“嗯。”

夜寒年的语调轻描淡写,看着璃云的清眸里一片坦然,“那是顺路,正好可以一起走。”

他的这一番举动实在是出人意料,飞机上的其他人愣愣地站着。

总感觉,大脑有些懵。

“谢谢。”璃云抿着唇,轻笑。

那双勾人的桃花眼,更加潋滟了几分,眸底深处的冷意散了不少。

这个男人还算是懂事。

懂事的男人·夜寒年,在璃云身侧坐了下来。

一道清雅的淡香钻入了璃云的鼻尖,夹着若有若无的尼古丁的味道。

不令人讨厌,反而有一种安心的气息。

其他人则缩着脑袋坐到了后面。

女人和老大不是绝缘体吗?

老大今天真的是太反常了。

难道是地球的磁场变了吗?

“你不嫌挤得慌吗?”璃云神色不冷不淡,看着夜寒年道。

头顶的空调轻轻地吹着,撩起她耳边的碎发,打了个卷儿,落在了夜寒年的胳膊上。

夜寒年垂眸看了一眼,发丝隐隐扫着他胳膊上的皮肤,有一种酥麻的痒意。

他心神微微一动,顿了几秒,才开腔:“不挤。”

璃云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有些困了,也不管什么挤不挤了,索性闭上了眼睛。

夜寒年注意到,璃云睡觉的时候双手环胸,这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姿势。

转眸之间,他的视线落在了璃云的手上,不如一般女人手指的娇嫩,她的指腹上有一层薄薄的茧子。

看样子是练家子。

也难怪夜银用了十成的力气,都奈何不了她。

机舱后面几排,坐着和夜寒年一道来的几个人。

夜银眸中有一丝丝晦暗的阴霾,他刚刚竟然输在了一个女人的手里。

他甩了甩酸痛的右手,指尖僵硬,握成拳的时候骨节都有些无力。

“二哥,这个女人看上去不一般,挺厉害。”夜铁看了夜银的手一眼,不由得惊叹道。

夜银冷哼一声,语气不屑,“她也就是有几分蛮力,算不得厉害。”

溪侧风回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