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1:小剧场

陆惊宴每年公司都会有个大团建,长达十天的那种。

这次陆惊宴选了海南,靠海边,气候适宜,比较休闲。

其实陆惊宴对团建没什么太大的期待性,说是团建,其实就是换个地方开各种总结会,公司接下来的发展会,从早开到晚,也挺头疼的。

不过自从有了盛羡这位男朋友,陆惊宴还是挺期待偶尔出个差和男朋友两地分居几天。

主要是……她想睡个好觉。

这次要出差十天,陆惊宴提前三天,就揉着发酸的腰开始迫不及待整理行李。

大概是她这点小心思被盛教授看穿了,她出差的头一天晚上,几乎没能怎么睡。

第二天在飞机上,她一路昏睡到海南的,办好入住,公司所有的人都去餐厅吃午饭了,唯独她在床上一觉睡到了晚上。

十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第九天中午结束了会议,陆惊宴有点在海南呆不住了,让秘书改签了飞机,当天下午飞回了BJ。

结果碰上北方天气不好,飞机被迫折回落在了其他地方,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才又重新飞回BJ。

本来下午五点钟可以到BJ,这么一折腾,陆惊宴出了机场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

她想要给盛羡一个惊喜,提前没来得及给他打招呼,从机场出来,她拦了辆车直接去了盛羡家。

他还在加班,人不在,在飞机里呆了将近八个小时的她,丢下行李箱,第一件事就是泡澡!

盛羡下班,看到门口的鞋,就知道是女朋友提前回来了,他刷开房门,以为迎接自己的会是小女朋友扑上来的抱抱,哪知家里很安静,没有人理他,他绕着房子找了一圈,在浴室找到了正泡澡的女朋友。

女朋友看到进来,第一动作是拿着浴袍裹住身体。

盛羡:“……”生分了。

女朋友的第二个反应是:“帮我把水温调高点。”

“……”

“再高点。”

“……”

“我喜欢烫一点儿的。”

女朋友泡完澡,就直接倒在床上睡了。

听女朋友控诉了半天回家艰难经历的盛羡,贴心的给女朋友拉了拉被子,去书房忙最近新接的案子。

一直到凌晨三点钟,盛羡才回房间。

女朋友睡的很沉,他没打扰她,其实很累了,大概是因为分开了一段时间,有点躁,他不是特别能睡得着。

最后是怎么睡着的,他也不是特别清楚,就记得睡了没多久,人被女朋友吵醒了。

没睡够的他,忍着头疼,掀开眼皮看向在旁边又是刷手机,又是时不时踢他一下喊他起床的女朋友。

暂且睡是不可能再睡了,他无奈般的叹了口气,抬手把她手机抽走,放在一边,“既然睡够了,那就醒醒神吧。”

说着,他抓住她的手往下移。

她手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下,却被他抢先按住,他贴着她的耳垂,压低嗓音说:“躲什么躲?不是喜欢烫一点儿的吗?”

叶非夜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