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6月初,全球被不知名的黑色物质所笼罩。

人类感染了未知名病毒,土地水源也被污染。

连天的倾盆大雨,连续三个月不停歇。

爆虐的洪水冲毁村庄,侵入城市,也造成了未知名病毒的加速传播。

十月气温急转直下,大雪纷飞,白雪覆盖全球,地球进入小冰川时代。

种花国西南地区,曾经的某盆地,满目白色。

城南的地下安置点,几堆明明灭灭的火堆,映照着灾民愁眉苦脸,神色不明的脸色。

老妪李小玉裹着厚厚的棉被,瑟瑟发抖的缩在角落,眼神凄苦……

“咔嚓……咔嚓……”

惊天的霹雳声,肉眼可见的冷空气来袭。

“滋滋……嚓嚓……”

所过之处,迅速冻结。

地下室入口眼见的被冻上,惊恐声,尖叫声,哭喊声,奔跑声……

片刻后,地下安置点归于死寂。

床上小小的一团动了动,被子里伸出两只瘦瘦的小手。

露出一个满头黄毛,头发稀少的小脑袋。

睁开迷茫的双眼,愣愣的看着头顶,抬手揉揉双眼,再使劲的揉揉。

发黄的帐顶,两边是灰灰的账子。

猛地一个翻身站在床上,翻身爬下床,光着脚站在地上。

冰凉的触感,让李小玉惊讶地看着自己的脚。

小小的,瘦瘦的,只有五六岁小孩子的大小。

再看看自己伸出来的手,同样又小又瘦。

眼望处是泥土夯实的,坑洼不平的泥土地,墙是黄泥夯实的泥土墙,房顶是麦秸杆铺的,屋顶还吊着些许蜘蛛网。

眼前所见有那么一丝熟悉,似乎见过,李小玉急切地打开房门。

光着脚跑到院中,左右看看,茅草顶的三间正房,宽屋檐下两根又高又大的石柱。

东边一个水缸,正对着一个窗口,紧挨着的是李小玉刚出来的房间。

西边是一排的茅草屋,有四间。

与正屋相对的院门靠西边,有一间厨房,一间猪圈,和茅房。

靠东边,是一间猪圈和茅房一间。

李小玉急急忙忙地跑上正房,四处瞅瞅,推开所有的门,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又风一样的跑出院门,一片竹林掩映下有几处茅草屋。

眼前是一片平坦的稻田,绿油油的禾苗正茁壮成长。

李小玉沿着村道跑上跑下,再狠狠的掐自己一把。

这不是儿时的老家吗?

她这是从末世重生回来了,太神奇了吧!

李小玉看看自己的小手,这么小,不会是六岁时候吧?

那现在不就是五六年,怎么穿成这时候啊!

“哈~哈~哈……

哇~哇~哇……”

李小玉一屁股坐在地上,又笑又哭,状若疯癫。

“小妹,你在哭啥?谁欺负你啦?”一声清脆的少女音响起。

李小玉抬头看着出声的人,身高约150厘米左右。

身材纤细,椭圆脸色瘦黄,五官清秀,弯弯地柳叶眉,清澈的杏眼。

小巧高挺的鼻梁,樱桃小嘴,两条粗粗的麻花辫,搭在两侧肩头。

上身穿粗布印花上衣,袖子有几个补丁,宽大的粗布裤子,膝盖上也有几个补丁。

手里拿着一把镰刀和一束红红的刺泡。

(一种带刺的藤蔓上长的小果子,成熟后,红红的,酸甜味,是小孩的最爱,一般长在山坡上。)

锅盖小玉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