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卖身葬母

“想到下一秒要见到你,心里小鹿无限欢喜。OhLaLa,OhLaLaYeah!”

耳机里传来欢快甜美的歌声,清脆悦耳,又元气满满。

这是当下内娱最火女团TakeOne的最新单曲。选秀出道半年以来,已经是巡演片约不断,专辑更是突破千万销量。

林娅熙,第三名出道成团,实力舞担。在韩国兜兜转转,做了四年的练习生。

终于,在二十岁这一年圆了自己的女团梦!

每每午夜梦回,她都恨不能笑出声来。只可惜日日连轴转地工作,营业,没有什么机会睡觉罢了。

此刻,夜深,林娅熙正从北市机场贵宾通道疲惫地走出来,黑超墨镜后是能掉到地上的黑眼圈。

她刚刚结束为期两天的米兰时装周之旅,受邀看了场法国新锐设计师的秀。连衣服都是在机场贵宾室里匆匆换下来的,就直接搭上回国航班,准备参加第二天的电台打歌活动。

远远的,林娅熙已经能看到出口那边拥搡着的几十名追星少女了。

前面几个是她混到脸熟的站姐,选秀前就把宝押在她身上的。

“算她们有眼光。”林娅熙在心里得意地嘀咕。

还有几个是她的忠实妈粉,手中举着“熙熙,妈妈爱你”的手幅。

再来是三五个面无表情的代拍,正等得不耐烦。

哎,谁叫自己业务能力出色,可盐可甜,撒娇撩妹都不在话下呢?

人群后,有好事的路人阿姨问,“你们等的是明星啊?”

“对的,阿姨!”

一名合格的粉头小姐姐,秉着抓住一切可利用机会的原则,立马安利。

“您听说过林娅熙吗?就是前一阵子,在地铁7号线小电视上出现过的。最近还代言了一帘幽梦家的粉底液呢。”

阿姨眼前一亮。“哦~我知道她。”

“阿姨,你好时髦呀。”

“就那个林什么的嘛,高高瘦瘦,之前还坠过马的。叫林什么来着?”

小姐姐一噎,高涨的热情瞬间瘪了下去。“那是林志玲啦。”

“出来了,出来了!”

人群骚动,打破了二人的沟通障碍。

只见,林娅熙修长的指轻轻拨了拨她海藻般,浓密亮泽的浅茶色卷发,背着粉丝送的香奈儿最新季手袋,简单的露腰紧身白T,下着嘻哈风格的链条背带裤。

咔嚓咔嚓嚓嚓......

一溜长枪短炮对着她就是一顿猛拍。

林娅熙不慌不忙,面上露出标准的女爱豆微笑。心里再怎么不耐烦,爱豆该有的自觉她还是有的。

毕竟,面前可是自己的“衣食父母”。没了粉丝,还走什么狗屁花路?

林娅熙这个年龄,已经算得上是女团里的大龄少女了。练习生的日子有多苦,她自己最清楚。

在保安前后左右的包围圈里,她和助理终于挪动到了由公司安排,正停在路边的商务车上。

回头又冲着粉丝摆摆手,附送一个甜甜的侧头浅笑。关上车门,她才再次闭上了疲惫干涩的眼。

夜色下,黑色商务车朝着回市郊公寓的方向,缓缓驶去。

迷迷糊糊间,林娅熙听到前排司机骂了一句。“该死的,遇到私生了。”

没多想,她又继续假寐。

私生嘛,所谓的饭圈毒瘤,有时候真让人恨的牙痒痒。

但像林娅熙这种懂得感恩,又糊怕了的新人,也只能是心字头上一把刀,忍了。

突然,她觉得身下的车子左右晃动了起来。

“怎么了?”她有些不耐地问。

北市傍晚才下过大雨,此时路上还是湿漉漉的滑。再加上私生雇的车紧追不舍,司机也急得出了汗。

“林小姐,我们可能要改道一下。我试着从前面出口下高速,甩掉后面的车。”

“嗯。”

林娅熙此刻睡意全无,朝着车窗外看去,就见旁边的超车道上,急速赶来一辆休闲越野车。

一边靠近自己所在的车,一边紧接着是几道高频而刺眼的相机闪光,一时晃得她看不清。

不只是她,司机也被吓了一跳。大脑一空,握着方向盘正要转弯的手瞬间不受控制,脚下也不觉加重了力道。

本就是一个需要提前减速的急转弯出口,却见黑色商务车以二倍于限速的速度,直直撞向护栏。

砰!!!

一声撞击巨响,车头霎时凹了进去。白色的烟从发动机处不停呲呲往外冒......

--

林娅熙现在只感觉头剧烈的疼,像是有人拿着斧子在劈,心肝脾肺也如同撕裂一般要被人扯走。

她刚想睁开眼喊救命,就听到身旁一阵嘈杂。

“真可怜呐。”

“是啊。小小年纪的,就要卖身葬母。实乃孝女啊,难得。”

她有些懵。什么卖身葬母,自己可是炙手可热的新晋女团TakeOne成员啊。虽然还没领到多少工钱吧,但不也是迟早的事嘛。

林娅熙喉咙艰涩,缓缓睁开眼,却是被眼前的人事物惊呆了。

这会,她面前围了一圈儿男女老少,穿的都是灰灰黑黑的粗布麻衣,皮肤也晒得黝黑发红。

但最重要的是,每一个人都绾着长发。

再看看四周的建筑,她简直要咬到自己的舌头了。

满目皆是古色古香,青砖碧瓦,飞檐翘角。

远处不停传来小贩吆喝叫卖的声音,空气中也时不时有几缕柳絮,飘飘荡荡。

他大爷的!林娅熙炸毛了,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是谁在自己受重伤的时候还有心思开这种玩笑?竟然把她撂到了什么古装剧的片场了。

看看这逼真的还原程度,还是个良心大制作。和她刚拍完的三流网剧比,压根不在一个档次上。

只是这群临演会不会太尽职了点?自己都这样了,他们还演得下去?

女团再怎么勾心斗角,也不可能这么丧心病狂啊。

不,这一定是梦。

对,是梦!

林娅熙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啊,痛痛痛。

闭了闭眼,再睁开,还是一样的场景。

心中不禁哭喊咆哮,这他么到底怎么回事啊?

这时,旁边一位好心的中年汉子开口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我......我是谁?我在哪?”

林娅熙发出了灵魂拷问。

“姑娘啊,你方才中了暑气,晕倒了。你看你旁边写的牌子,是要卖身葬母的呀。”

林娅熙揉着突突跳的太阳穴。“大伯,请问现在什么时代?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众人有些不解,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

“当今是明顺朝十三年。这里是天元国的都城龙淮城啊,姑娘。”

林娅熙忽然觉得自己一个头五个大。

所以,她这是穿越了?!天雷滚滚。阿西,心态要崩了。

一个人在韩国摸爬滚打,不知受了多少非议和白眼。好不容易混出点名堂来,老天爷竟是就要硬生生夺走了吗?

我恨!

穿越小说她之前无聊时也看过几本。可她一个小透明,又不是什么顶尖特工,神医妙手。穿过来,怎么斗得过渣男恶母啊?

哦,不对。她看的都是爽文,啪啪打脸的那种。而她现在根本连斗的资格都没有,惨兮兮的,还得卖身葬母呢。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正在林娅熙心下慌乱之时,人群中走来一个矮胖的女人。和周围一众枯瘦百姓不同,这人看起来平时伙食应该还不错。

待她一走近,一干人都不自觉地退开了些,而后窸窸窣窣议论起来。

那婆子对着林娅熙上下打量了两眼,嗓音尖细,嫌弃道,“你想要多少银子?”

“我,我不知道。我生病了,很多事情......不记得了。”

“不想饿死,那就跟我走吧。”

“那她......”

林娅熙指了指旁边,已经开始发出腐臭味道的尸体。

李婆子支起发福的双下巴,从鼻孔里哼哼。“我会叫人把她埋了的。你就不用管了。”

清浅漪梦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