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碍眼

没错,她确实也是想吃冰激凌了。

本来还好好的,顾易未这么一提,慕南笙的心当即就对冰激凌充满了无限的渴望。

可能想的太过出神,慕南笙都没有注意到她家那位的目光。

顾景琛自然是了解她的,只一眼就看出慕南笙这丫头在想些什么。

轻咳一声,顾景琛敲了敲桌角,友情提醒一句:“顾太太,你的苹果派再不吃就要凉了。”

“哦哦。”

蒙的回过神以后,依依不舍的将看向厨房的目光收了回来,慕南笙略微有些遗憾道:“我也好想吃冰激凌啊。”

顾景琛:“…………”

此时不只是顾景琛头疼,就连顾白两位夫人也跟着头疼起来。

没办法,谁让慕南笙娇贵呢,顾夫人拍拍她的肩膀:“南笙啊,那就先吃你的苹果派,好不好?”

慕南笙心下稍稍有些不情愿,胆大问道:“妈,我要是吃一点冰激凌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闻言顾夫人有些哭笑不得:“南笙啊,虽然妈以前也做过孕妇,但是怀景琛和他弟弟的时候,我也没咋吃过,这我也不确定啊。”

“不过有一点我确定的是,凡事都要以孕妇的情绪为第一。”

慕南笙:“!!!!”

“妈,您说的真是太有道理了。”

“那是,说到底啊,只要孕妇高兴,什么都可以。”

“那吃冰激凌……”

“可以。”

顾夫人点头应允:“只是吃一两口的话,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闻言,慕南笙心中狂喜。

竖起大拇指,慕南笙就这么噼里啪啦的夸了那么一通后,顾夫人都要被她给绕弯了,甚至是亲自要给慕南笙拿冰激凌的时候,顾景琛及时出手制止。

“妈,南笙今晚已经不能再吃冰激凌了。”

慕南笙:“囧~”

“这…………”

顾景琛这么一提醒过后,顾夫人脸上也稍稍露出了一丝尴尬的表情。

“也是。”

嗔怪一句,顾夫人拍拍慕南笙的手:“哎呀,你这丫头,刚才我都要被你绕晕过去了。”

慕南笙:“…………”

心虚的吐了吐舌头,慕南笙小声争辩道:“妈,刚才您不还是说要以孕妇的情绪为主嘛!”

“话虽如此,但是你还是要多注意些。”

“哦。”

不甘心的点了点头,注意到顾易未一手端着苹果派,一手端着冰激凌过来的时候,慕南笙是实打实的羡慕住了。

“哎,你们大家在聊啥呢?”

偏偏顾易未还傻乎乎的凑了过去:“聊啥呢你们?”

慕南笙艳羡的看了一眼他手里的冰激凌,慢吞吞的说道:“开心果碎的是不是?”

“啊?”

稍稍一愣,顾易未点头:“是啊,这味道老好吃了。”

“嫂子你要不要吃点,我给你拿?”

慕南笙:“………………”

“不用了。”

满脸都写着不情愿,低头瞅了一眼自己的苹果派,慕南笙端起盘子:“我还是去客厅吃吧。”

顾景琛弯了弯唇,倒是没拦着,接过盘子,陪着她一起去了客厅。

两个孩子像跟屁虫似的也快速跟了过去。

顾白两位夫人自然也是要一起过去的,留下顾易未满脸懵逼。

“对了。”

顾夫人扬了扬手,漫不经心的使唤顾易未:“你吃完再过来,别碍眼。”

顾易未:“…………”

怎么办,好像是更有些心塞了。

叹气,顾易未老老实实的点头:“好的妈,我一定吃完再过去。”

“嗯。”

哼了一声,顾夫人继续道:“算你识相。”

说完这话以后,顾夫人又笑眯眯的去了客厅,而顾易未只能一口冰激凌一口苹果派的吃着,满脸都写着郁闷。

…………………………

与其乐融融的顾家不同,此时的江家更是鸡飞狗跳。

“少爷,老爷已经被押去录口供了,已经很长时间了,咱们要不要去打点一下?”

“这是自然。”

江北嘉忙的不得了,因为江父被带去了局子,他正忙着拉拢公司剩下的那几位股东。

警察把他父亲带走的消息一传出来,公司已经有好几位董事离开,如今只有两位董事还没有离开,江北嘉自然是要挽留住的。

此外郑家也已经和他们家断了往来,这一天江北嘉已经给郑家千金郑云儿打了无数通电话,发了无数消息,只是一直到现在郑云儿都还没有理他。

江郑两家的联姻无比重要,如今到嘴的鸭子就这么跑了,江北嘉自然是不甘心的。

他自己还要忙着应付安雅芝和安雅茹姐妹俩的闹剧,哪里还顾得了其他?

只是这一忙就忙到现在,除了这两件事,江北嘉还要忙着应付外面数也数不清的记者媒体,自然也就忘记了他的父亲还在水深火热之中。

如今管家这么一提醒,江北嘉一拍脑袋,满脸都写着焦急:“你怎么不早说,还不快点找关系啊。”

“这…………”

管家也没有意料到江北嘉的脾气会这么大,只得弯腰解释道:“少爷,我这就去办,您稍等片刻,一有消息的话我就赶紧回话。”

“嗯。”

应了一声,江北嘉急的不住在客厅转圈圈,同时不忘抬头看了一眼楼上,拉住了一旁的佣人:“我母亲还没醒吗?”

“是的,少爷。”

佣人低着头,支支吾吾的说道:“夫人一时受不了刺激,醒了晕,晕了又醒的,医生正陪着。”

“行。”

烦躁的摆了摆手,江北嘉吩咐道:“你们把她的手机收起来吧,不要让她再看到外界的消息,以免气坏了。”

“少爷,这不行啊。”

佣人顿时犯了难:“夫人的性子您是知道的,如果收了她的手机,她一定会跟我们闹脾气的。”

闻言,江北嘉情绪顿时暴躁起来:“一帮废物,让你收你就收,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是……是!”

佣人害怕的缩了缩脖子,江北嘉此时已经气红了眼睛,他们这些做佣人的自然也不敢多言,只能一一照办。

几乎是踉踉跄跄的上了楼,佣人吓得头都不敢回。

年糕不糟糕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