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嘉哥哥,我也不想和你分开。

“铃铃铃……铃铃铃……”

原本江北嘉还在气的上头,这一通电话顿时让他清醒不少。

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江北嘉顿时眼睛一亮,几乎迫不及待的接了电话。

“喂,云儿,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

电话那边的正是郑家的千金,郑云儿,也就是即将要和江家联姻的那位。

只可惜的是,郑家早已经对外公布不和江家联姻的消息。

“北嘉。”

电话那边,郑云儿心绪很是复杂。

“云儿,你听我说,我是真心爱你的。”

江北嘉着急解释,如今他已经把郑云儿当成了自己的救命稻草,自然是心急如焚想要证明自己的真心。

“网上的那些消息我都已经看到了,北嘉哥哥。”

郑家千金从小到大都是被娇惯养大的,再加上又是家中唯一的女儿,心性自然是天真些的。

“北嘉哥哥,你的家庭关系有些太复杂了,我没想到你的姨母竟然……竟然会是你的亲生母亲。”

江北嘉急得恨不得立即出现在她跟前,小心翼翼的捧着电话,弯腰哄着:“云儿,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

“那你怎么没有选择你的亲生母亲,妈妈说你没有选择你的亲生母亲,可想而知,你不是值得托付的……”

“云儿,于情于理,我都不能选择我姨妈。”

江北嘉开始哄骗她:“俗话说得好,养恩毕竟大过于天啊,我总不能因为我的亲生母亲就抛弃养我的亲人啊。”

这一点,郑云儿也确实是赞同的。

“北嘉哥哥,你说的也确实有些道理。”

郑云儿这么一赞同过后,江北嘉更是来劲了,继续道:“云儿,你相信我,我会好好安置我的亲生母亲的,以后我也会给她们两个尽孝的,我不是那种背心忘恩的人。”

“而且今天的这一出都是有人设计好的,我妈现在已经气病了,我也没想到我姨妈竟然会搞出这么一出。”

“云儿,我是真的爱你的,只是现在记者们全部都围在家门口,我一时半会儿也不能过去找你,不然的话,我肯定一早就过去了。”

“北嘉哥哥,我会和爸妈好好说说的。”

稍稍有些犹豫,郑云儿低着头:“北嘉哥哥,你还是先处理一下你家里和公司的事情吧,得空的话我会过来看望伯母的。”

“好,云儿,谢谢你还愿意相信我。”

“北嘉哥哥,我也不想和你分开。”

眼中多了一丝欣喜,江北嘉继续哄骗道:“那云儿,你可要帮我在伯父伯母面前多说点好话,等我处理完我这边的事情以后就亲自登门向伯父伯母道歉。”

“总之这一切都是误会,我很快就能处理好的,相信我!”

“好。”

“北嘉哥哥,我相信你。”

“云儿乖。”

……………………

挂断电话以后,江北嘉脸上明显露出了一丝得意。

这个郑家千金,倒也是个好骗的。

如今勉强安抚好了郑家,江北嘉的心情也算是好了不少。

处理完这件事以后,江北嘉便迫不及待的上楼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安雅茹。

“母亲,母亲。”

敲了敲门以后,江北嘉立即推门进来了。

房间内,佣人们正在给安雅茹按摩。

扶着脑袋,安雅茹勉强的睁开了眼睛:“北嘉。”

“母亲。”

恭恭敬敬的唤了一声过后,江北嘉关切的问道:“您身子好些了没有?”

“就那样吧。”

安雅茹心不在蔫的回了一句,同时不忘问道:“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外面那些记者们媒体还没有走吗?”

“没有。”

江北嘉声音带着一丝不甘:“不过我已经派人去打点了,很快就能解决了。”

“这次我们江家真的要迈不过去这个坎了。”

叹了一口气,安雅茹绝望道:“安雅芝这次是要彻底的毁了我们。”

“母亲,这件事情还有挽回的机会。”

“什么?”

闻言安雅茹看向江北嘉,眼中多了一丝光亮:“是有什么好消息吗?”

“有。”

江北嘉点头:“和郑家的联姻,现在还有一点机会。”

“什么?”

听到这话,安雅茹立即示意佣人们把她扶起来:“你说的是真的吗?这件事情还有些挽回的余地?”

“是的。”

江北嘉语调中难掩兴奋:“郑云儿是个好拿捏的,我三两句就让她相信了,现在恐怕她正在给我求情。”

“好,那就好。”

语调中难掩欣慰,安雅茹连连点头:“北嘉,就是要这样,好歹咱们能有人帮衬着,不然的话我们江家肯定是要被其他人分食殆尽。”

“母亲您放心。”

坚定的攥紧了拳头,江北嘉继续道:“我会保护好江家,不会让任何人有可乘之机。”

“嗯。”

安雅茹眼中多了一丝欣喜:“如今比起拉拢其他人,又或者是救你那个爸,你还是先拉拢好郑家,否则的话,咱们江家也不能安然渡过这次难关。”

“母亲,您的意思是……”

没有丝毫犹豫,安雅茹拉住了他的手,拍了拍:“北嘉,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也不会让你放弃你爸。”

“只是现在到了这种时候,我们必须要放弃他,不然的话,咱们大家都要跟着你爸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所以你先考虑清楚吧,北嘉。”

安雅茹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我知道,你这孩子比你那个爸更有能力和决心。”

“任何时候,到了要牺牲的时候你都要果敢,否则的话怎么能出人头地?”

“母亲,可是父亲他现在还在局子。”

“能救就救。”

安雅茹态度直接:“如果救不了,就算了。”

“到了那个时候,你就不是小江总了,北嘉,你要想清楚你要的是什么。”

“是。”

咬咬牙,虽然有短暂的犹豫,可那也只是片刻而已。

安雅茹的话也确实是提醒了江北嘉。

他已经做了太久太久的小江总了,如果错过这次机会,说不定他还要再等上许久。

“北嘉,相信母亲,母亲是不会害你的。”

年糕不糟糕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