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皇帝玄珀

太后皱眉:“什么问题?”

“皇上圣旨中写明是让‘嫡女’进宫,为此,父亲才千里迢迢把臣女接来!若回去换了姐姐来,到底算是我们家违抗圣旨,还是……皇上的圣旨可以朝令夕改?”

圣旨是皇权的象征,一旦下达,就不能更改,以立威于民,取信于民。

自古以来,天下列国,从无破例。

太后的脸色黑了下来,说:“若要认真论起来,当先问你爹的欺君之罪!温禄可从未说过他在老家还有一房元配!”

温凰:“太后娘娘,我父亲也从未说过老家没有元配……”

“你放肆!”一直很慈祥的太后突然就怒了。

宫女太监吓得跪了一地。

连刚刚管太后叫“姑母”的绿衣女子,也吓得一哆嗦,大气不敢出一声。

“不懂规矩的丫头!竟敢跟哀家顶嘴!”太后满脸怒色,“来人啊!把她给我——”

“母后。”突然,旁边传来一个低醇动听的声音。

温凰转头看去,就看到了皇帝玄珀。

民间有传闻,当今皇上,姿容绝世,有如谪仙。

此番一见……果然呀!

遥遥若高山之独立,美貌似白云之皎皎!

他坐在轮椅上,衣袍是白色的,领口和衣带上精致的淡橙赤眛花刺绣是唯一的颜色,漆黑的长发随意垂落在白衣之上,便有种说不出的华美神韵。

最令人见之动容的,是他的眼睛。

似皓月般明亮,却又仿佛在亘古黑暗中淬炼过,深不可测。

而且,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似的,似曾相识……

太后见了玄珀,立刻重新变得慈祥起来,起身迎上去:“不是说不过来了吗?怎么又来了?”

“担心母后累着,就过来看看。”玄珀自己伸手转动轮椅,往她们这边行来,“谁惹您生这么大的气?”

太后指着还跪在地上的温凰,说:“就是她!”

玄珀向温凰看过来。

被他那双眼一看,温凰一个激灵,忙中断“到底在哪里见过他”的思索,严阵以待。

“她是何人?”玄珀问太后。

“温禄送来的!”太后没好气地说,“温禄那个老滑头,让他送女儿入宫,他竟把扔在老家不要的那个女儿弄了来!

还钻字眼,说圣旨上让送‘嫡女’进宫,而这个,才是‘唯一’的嫡女!

敢情,过去他竟敢让区区的庶女与你定亲?这分明就是欺君之罪!”

玄珀淡淡笑了笑,说:“就这点事,也值得母后动怒?

圣旨让他送嫡女进宫,却并未说一定会给‘嫡女’位份。

母后若不喜欢她,朕再下一道圣旨,就说温丞相的嫡女性资愚钝,不听太后圣训,着令其领回,另送庶长女温羽进宫册封承恩便是。”

太后娘娘果然消了气,笑道:“也是!我都被这丫头给气糊涂了!”

她看向温凰:“你听到了吗?还不赶紧回家去!”

温凰却仍跪着不起,问:“皇上!您的圣旨,乃天下臣民之纲,难道竟可以编织罪名,弄虚作假吗?

夏虫语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