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它叫哈哈

......

出院这天,是时谨言亲自来接的她。

两人同上一辆出租车,直达时谨言所在的小区悦府江南。

“叮!”

时谨言将沐柔的行李换到左手,拿出手机看微信信息。

沐柔注意到他指节分明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不禁又联想起漫画里的男主角来。

拥有完美的脸蛋,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菲薄的双唇,流畅的下颌线。身材完好,手指修长白皙,双腿笔直......

“沐柔你在想什么呢?”她猛地摇了摇头,默不作声地拍了拍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

担心时谨言会注意到自己的糗状,沐柔小心翼翼地抬眼瞥了瞥,见对方认真地看着手机屏幕,认真地回着信息,才放松下来。

假正经:[到家了没?]

时谨言:[?]

假正经:[不要太感谢我,我只是出了一个十分完美的建议。]

时谨言:[......]

假正经:[为了避免你俩尴尬,我特地给你安排了气氛活跃王,不要太感谢我。]

时谨言:[小屁孩?]

还没有等来对方的回复,两人就已经到家门口了。

熟稔地输入密码后,就听见门后传来一声“汪汪”。

沐柔有些意外,问道:“你养小狗啦?”

时谨言点头:“忘记提前跟你说了,你、要是介意,我把它送到我朋友家......”

“没有,我喜欢小动物。”沐柔对他温和一笑。

时谨言心里微地抽动了一下。

“干爹!”屋内,听到动静的小不点兴奋得来不及穿上拖鞋,噔噔噔地朝外面奔来......沐柔口中的“小狗”见小主人出来,也兴奋地跟上去,一人一狗,皆朝二人扑来......

那是一只体型硕大的哈士奇,奔跑时,黑白相间的毛发随着跑步的动作一抖一抖,可爱又威风。小男孩穿着小黄鸭睡衣,跑起来一晃一晃的,很是可爱。

眼看小家伙就要抱住时谨言的大腿了,谁料,时谨言一个瞄准,抵住他疯狂想要冲上来抱抱的身体,冷不丁地道:“去穿拖鞋。”

哈士奇也及时刹住了车,坐在两人面前,吐着粉红色的舌头,看上去心情不错。

小家伙没有懊恼,立定站好,仰头朝时谨言笑,小虎牙瞬间暴露在外。

注意到身边的漂亮姐姐,小家伙的注意力被立刻转移,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亮了又亮:“咦?漂亮姐姐?干爹,这是干妈吗?好漂亮啊~”

沐柔被夸萌娃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刚要解释,就听时谨言再次冷冷地道:“不是,去穿拖鞋。”

“噢!”小家伙有些丧气了,转身去卧室穿鞋。

他有些懊恼了,这么漂亮的姐姐,居然不是自己的干妈,好难过。

“抱歉,家里没有女士拖鞋,你先穿我的吧,都是新的。”时谨言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没有穿过的男士拖鞋给沐柔。

沐柔接过,“谢谢。”

换好拖鞋,沐柔跟着时谨言进了屋,房子是普通的三居室,装修的主要色调是黑白灰,气质偏冷。

时谨言转身去给沐柔倒水,沐柔则顺势坐在沙发上,和哈士奇打招呼。

“你叫什么名字啊?”女生温柔的声音很是悦耳,时谨言接水的动作顿了顿。

他暗笑一声,没想到,有一天,他的房子里还会有女孩子的声音出现......

“姐姐,我叫它哈哈。”穿好拖鞋的小不点出来,帮狗子回答。

之所以叫它“哈哈”,是因为时谨言没有时间正式地去给它起一个名字。

蒋立正提议:狗狗是哈士奇,那就叫它“哈哈”吧!干爹不爱笑,叫“哈哈”的话,每次叫它就等于干爹笑了一次。

“干爹,我的提议怎么样?”小家伙一脸求夸奖的表情凑到时谨言面前。

谁知时谨言依旧是冷不丁地回他一句:“不好听。”

小家伙有些泄气,赌气地问他:“那叫什么啊?”

我倒要看看你会给它起什么好听的名字。

时谨言起身往厨房走:“哈哈。”

原本还在难过的小家伙一听,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蹦跶蹦跶地追上去:“干爹,你笑啦?”

“没有。”时谨言从橱柜里拿出两颗土豆。

小家伙哪是记仇的人呢?干爹这举动,明明就是认可了他的提议。

干爹还是喜欢他的吧?

“干爹,今天可以不吃土豆丝吗?我想吃番茄牛腩。”小家伙“得寸进尺”地撒娇道。

时谨言停住手上的动作,瞥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说:“真麻烦。”他将土豆放回橱柜,转身去冰箱里拿番茄和牛腩。

小家伙心里美滋滋的,小尾巴都翘上天去了。要是厨房里有第三个人的话,他一定会得意洋洋地对他说:“看吧,干爹真的是喜欢我的!”

......

沐柔见可爱的小不点,朝他招招手:“你又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蒋立正,姐姐你好~”

蒋立正是蒋正谨的孩子,因为父母工作繁忙,所以经常会住到独居的干爹时谨言家里。两家住在同一栋楼,所以出入也十分的方便,在蒋立正看来,时谨言这里早就成为自己的第二个家了!

沐柔回想起,自己的学生名单上也有一个名字叫蒋立正的,难不成,在这儿遇到自己学生了吧?

因为受伤,昨天的开学工作是表哥帮忙完成的,所以她现在都还没有和自己的学生们见过面。

沐柔在想,她可能是第一个开学第一天就请假的老师。

“姐姐,你叫什么啊?”蒋立正问。

“我叫沐柔。”

“好好听的名字~”

沐柔被小家伙逗笑了,暗暗猜想他是不是吃了糖,小嘴儿这么甜。

“蒋立正。”身后,时谨言喊了声。

蒋立正立马转身,礼貌地回答:“干爹~”

“你妈又出差了?”他没好气地问。

蒋正谨最近很忙他知道,所以只问了他母亲。

蒋立正点了点头,“是的,妈妈又出差了。所以干爹,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儿上,你就收留收留我呗?”他眨了眨眼,作出可怜状。

撒娇是小孩子天生就会的技能,加上他软萌可爱的外形,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一旁的沐柔早就被他软化了。

时谨言看上去似乎毫无波澜,问,“今晚想吃什么?”

林一四月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