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鱼饵

时谨言心底泛起层层涟漪,她这是,在跟自己解释吗?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有没有可能……

沐柔没有去持续关注时谨言的情绪变化,而是转而拨通了林嘉皓妈妈的电话:“喂,家长你好,我是沐柔,关于刚才在班群里发生的事情……我想我有必要对你保留起诉你侵犯我名誉权的权利……”

沐柔的不卑不亢,让另外一边听筒前的林嘉皓妈妈有些心虚。

“我就是想看看带我儿子的老师人品如何,你也应该能理解我的心情……”林嘉皓妈妈开始打感情牌。

“你想看看我的为人如何,大可以的大大方方地来问我,或者直接去校长办公室调查,没有必要用这种跟踪人偷拍别人的卑鄙手段。你是做妈妈的人,我想你也希望自己在孩子面前树立榜样,更不想你的孩子在若干年之后,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沐柔语气严肃,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

这是时谨言第一次感觉到,沐柔作为老师的气场,那种和平日里的温柔完全不一样的她……这女孩身上所具备的,到底还有哪些是他不知道的?

一时间,时谨言充满了好奇,他更不知道的是,如今的自己,早已被沐柔吸引……

“是,我知道,我用错了方法,我给沐老师你道歉。”林嘉皓妈妈嘴上说着道歉,但语气还是一味的不服。

时谨言以为沐柔听到这就会答应,没料到下一秒就听她道:“不好意思,我想你在班群里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比较好。”

言外之意,当着全班同学的家长道歉。

时谨言听了,忍不住唇角一勾。

沐柔见他笑,再次跟林嘉皓妈妈表明立场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时警官,你笑什么啊?”沐柔问,“是不是觉得我这样,太咄咄逼人了?”

时谨言摇头,“没有,你做得很好。”

沐柔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明明自己可以帅气地解决,却还是向他求救,说能不能帮帮她。时谨言愈发觉得,沐柔可能对自己有一些特别的心思。

最后,林嘉皓妈妈抵挡不住沐柔的追击,不情不愿地在班群里给沐柔道了歉。

林嘉皓妈妈:[沐老师,对不起,是我太过唐突,误会了您,给您摸了黑,在这里,我真诚地跟您道歉。@沐柔]

沐柔看了,没有搭理。

那些跟风的家长见了,也纷纷在班群里给沐柔道歉。

“谢谢你了,时警官。”沐柔真诚地对时谨言说道。

她知道,要不是时谨言的那通电话,可能她一直会找不到突破口去反驳林嘉皓的妈妈。

她虽生性温柔,但也不是好欺负的人。

“应该的,人民公仆嘛!”时谨言开着蹩脚的玩笑,说道。

沐柔见他一本正经地说着幽默的话,低笑起来:“时警官,你是不是不太会开玩笑啊?”

时谨言一愣,“你怎么知道?”

沐柔回道:“如果是开的其他玩笑,这估计就应该叫冷笑话了,但是时警官你刚才说的,是很正经的道理。”

时谨言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就早些休息吧!”

沐柔问:“你明天也要上班吗?”

明天周六,按理来说,是休假的时间。

时谨言点头:“徐强还没有归案。”

沐柔表示知道了,她忍不住问:“那我可以带哈哈和立正出去走走吗?”

以前米诺在家的时候,沐柔的周末时光几乎都是在她店里度过的。到饭点的时候就享受米诺做的美食,闲暇时候就看看书,喝喝茶,写写……

想到这儿,沐柔立马改了话语:“啊不用了!”

时谨言:“嗯?怎么了?”

“我还没写教案。”沐柔皱了皱眉头,像个临到开学要交作业却一个字没写的小学生。

见她脸蛋都愁的跟苦瓜一样了,时谨言笑出声来:“那就写吧。”

可沐柔想出去玩啊!

紧接着,时谨言又说道:“每一次办完案子,我也要写很多报告。”

时谨言是在安慰她,仿佛在告诉沐柔,其实我跟你一样惨,你看我周末还要加班,所以,应该是我比你更惨。

沐柔听了这话,心里果然好受一些。她认命似的点了点头:“看来,美好的周末只能用来写教案了啊!”

“不过也要劳逸结合,写累了就带哈哈出去走走也可以。它很聪明,可以保护你的。”时谨言说道。

远处,半梦半醒的二哈听到时谨言的表扬顿时站立起来,兴奋地朝时谨言和沐柔奔去。

二哈一头扑进沐柔的怀里,使得沐柔的身子猝不及防地往后仰。

毛茸茸的大可爱很能治愈人的阴郁心情,二哈激动地在沐柔怀里乱蹭,惹得沐柔咯咯直笑。

“睡觉去!”时谨言冷冷地对它说了一句。

二哈顿时安静下来,自闭又委屈地盯着时谨言。仿佛在说:你凶我!

时谨言没有理会它,正想要再催促,就听到旁边的沐柔说道:“哈哈,去睡觉吧,很晚了。”

二哈这才重现微笑,冲沐柔轻轻地汪了一声,扭头朝自己的窝跑去。

沐柔对时谨言道:“时警官不要老是这么严肃啊。”

时谨言问她:“我很严肃吗?”

沐柔点头:“你没看到立正和哈哈都怕你吗?”

时谨言听了,有些小心地问她:“你也觉得我很严肃吗?”

沐柔想了想,道:“也不是每时每刻都在严肃的。”

“比如?”

“比如那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时警官就表现得很随和。”沐柔如实说道。

时谨言轻笑:“好了,睡觉吧!”

沐柔继续说道:“比如现在,时警官就很随和。时警官晚安。”

……

第二天,沐柔睡了个懒觉醒来,一看时间,竟发现已经十点了。她赶忙爬起来,简单洗漱后,去卧室找蒋立正。

蒋立正已经在书桌旁认真地学习了,沐柔不禁有些无地自容。瞧这,她还当老师呢,还没有一年级的小朋友自律。

察觉到门口的动静,蒋立正抬起头来,对上沐柔的视线。他咧嘴一笑:“沐老师,早上好啊!”

“早上好。”沐柔违心地说了一句,问,“立正,你吃早饭了吗?饿不饿啊?”

蒋立正点头:“沐老师,厨房有热着的早餐,是干爹早上起来做的。他叫我提醒你记得吃。”

沐柔来到厨房,锅里,果然有时谨言准备的早餐,还是热的。

她不禁联想起时谨言的整个职业生活:每天忙着查案子、加班、熬夜、掉头发,但还不忘一日三餐准时准点吃,啧,这个人,比小朋友还自律。

将盘子端上桌,沐柔喜滋滋地享受着丰盛而美味的早餐。

饭后,她拿出教案本,准备开写。

“10:48呢!刷会儿手机再写吧,十一点准时开工。”沐柔在心里这样决定道。

手机里,热点新闻一条接着一条推送,其中,最让沐柔感兴趣的是时谨言负责的连环杀人案。听时谨言只言片语的提起,她知道,凶手至今还没有落网,这个消息也被透露在外,如今,整个A市上下,皆是人心惶惶。

网友A:“天呐!听说被杀的那几个女孩子都是学校的年轻教师,到底是什么样的变态,忍心对祖国辛勤的园丁痛下杀手!”

网友B:“就是!听说凶手到现在都还没被抓到,不是说咱们A市的刑警大队一向是办事效率高抓捕罪犯快吗?怎么都这么久了,还没有传来凶手被抓的消息啊?”

网友C:“凶手已经杀了四位女教师了,我也是教师,今晚加班,我现在慌得一批……”

网友A@网友C:“姐妹儿,别咒自己啊……你说得我好心慌……”

网友D:“听说第四个受害者是实验一小的教师,就在我们隔壁学校。(裂开)”

“啊!”沐柔低叫一声,“怎么十一点半了!”她赶紧关掉手机,翻开教案和教材,抓起笔开始写。

网上,大家聊着第四位受害者遇害的经过,而第四位受害者此时正伏在时警官家的茶几上疯狂地赶教案!

“队长,你确定这样好使吗?”池也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时谨言敲了敲桌子,“嗯。”

既如此,众人便依照时谨言的安排,展开抓捕计划。

根据徐杰的证词,警方掌握了徐强的大致活动场所。他喜欢在晚上出行,因此警方便加大力度在各大营业厅酒吧蹲点,再加上他的脸受伤了,肯定会去医务室拿药,而医药房,也是警方重点关注的地点。

经过24小时关押后的徐杰,不禁再次怀疑徐强毁掉脸的真正动机。他是真的不想连累他吗?还是为了让他给徐强顶罪,一时糊弄他的?

焦急难耐的徐杰顶不住内心的煎熬,于是告诉警方,他毁掉脸,有可能是想逃避抓捕,让警方找不到他……

不得不说,的确有这样的可能,因此,时谨言加派了人手。

其次,时谨言认为,徐强的最终目标是沐柔,这么多天她一直被警方保护得很好,完全没有给徐强下手的机会,他很有可能再去寻找新的女孩泄愤,抓到这一点,警方就可以等着鱼饵上钩了。

“队长,我出发了……”

林一四月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