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归案

时谨言一行人赶到药房时,法医已经提前到了现场。

死者正是药房的老板,一名法医走过来,对时谨言道:“队长,死者的死亡时间大概是一小时前。所以,凶手应还没有走远。”

“不惜一切代价,今天之内抓到他!”时谨言命令道。

“是!”众人齐声回答。

很快,警方加大搜捕速度和范围,徐强见大街上到处都是抓他的便衣,一向冷静的他心里不禁有些发慌。

即便如此,他还是躲开了大部分警员的追捕,来到了实验一小的附近。

原本他是打算在进监狱前再看看徐杰,不料在学校附近听到了关于沐柔的言论。

那是几名刚刚送孩子上学的家长,其中一名家长向林嘉皓妈妈确认道:“真的吗?沐柔真的威胁你?不在班群道歉的话就去法院告你?”

林嘉皓妈妈回答:“是啊!你说咱们这些做父母的,谁不担心孩子的老师是什么样的水平。这时间只有往前走的份儿,万一是个不合格的,那我孩子的人生不就开错头了嘛!”

那家长啧啧两声:“确实是这样,她确实小题大做了,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忍不住事儿。”

接着,另外一名家长穿着的男人走过来,对两人道:“不过我听说沐柔身体不太好,今天又去医院了,你说这三天两头地请假,孩子的学业可怎么办啊……”

“啊?真的吗?又去医院了?”林嘉皓妈妈惊讶。

男人点了点头,目光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某处。

听完几人的对话,徐强立即赶往医院。

沐柔啊沐柔,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女人,一天同时和几个男人在一起,真是不配我弟弟的喜欢!既然如此,那我就在我死之前,再拉你一起垫背吧!

见徐强离开,家长模样的男人自然地拉了一下衣领,低声道:“队长,目标已经上钩。”

“好,收到。”时谨言说完,立即通知蹲守在医院附近的警员做好准备。

一旁的蒋正谨听了,忍不住问时谨言:“你怎么就能确定,他会去见徐杰呢?又怎么会那么巧听到关于沐柔的言论?”

时谨言道:“这只是我做的几个假设中的一个,其中一个实现了而已。”

蒋正谨啧啧两声,这就是他佩服时谨言的地方,从来不会只假设一种情况,他会考虑得十分周到,把能想到的可能全都准备好,以备不时之需。

徐强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医院。他记得沐柔的样子,很快,他就找到了沐柔所在地病房。

病房门是虚掩着的,徐强隔着玻璃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女人,确定是沐柔之后,便悄无声息地将兜里的水果刀掏出来。

这样不三不四的女人,不配当老师,更不配他弟弟的喜欢。

他推开门,屏住呼吸,一点点朝沐柔靠近。

就在他举起刀,准备捅向沐柔时,床上的沈秋一个反手,钳制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掰,水果刀应声而落。

徐强在心里大骂一声该死,上当了!

沈秋很快占了上风,徐强索性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态,跟她真刀真枪地扭打起来,嘴里还不忘说出一些污秽之词:“你这妞还挺烈的哈!比那什么姓沐的贱人好多了……要是我今天能走得了,我一定带你去见个人,他肯定会特别喜欢你……”

沈秋看着他恶心至极的脸,听着他那满口污秽,内心只想快点结束这场战斗。

当真是女生的力气没有男生强,约摸五分钟后,沈秋渐渐地落了下风。

徐强扭着胳膊,一个猛推,将沈秋按压在病床上。

“该死!放开!”沈秋恼怒。

徐强笑嘻嘻的,“这么漂亮的美人儿,谁会舍得放?”

沈秋不想继续跟他这般牵扯,她扭头,看到枕头上的床铃。

“靠!怎么忘了这茬!”她奋力起身,抓住床铃,用力一按。

很快,警方的人赶到病房,将徐强成功抓捕。

……

审讯室。

医生正在给徐强做一个简单的包扎。一旁的警员看到原本被徐强缠在脸上的纱布都粘着皮肉了,心里一阵犯呕。

而徐强自始至终没有哼出一声。这让在坐的警员纷纷咋舌。

时谨言和蒋正谨站在门外,淡定地看着里面的一切。

包扎好后,医生很快离开,岳强和池也开始对徐强进行讯问。

“说说吧,为什么要杀害聂小雨、凌梅、秦秦?”池也问徐强。

聂小雨、凌梅、秦秦是遇害的三位女教师。

徐强淡淡地回道:“因为他们不听话,我生气了,一失手,就……”

“你们之前认识吗?”池也又问。

“不认识。”

“都不认识?”

“都不认识。”

“说说她们都是怎么不听你话的?”池也问。

徐强听了,手指下意识地摩挲起来。

“想找他们谈恋爱,她们不答应。”徐强回答。

“两个星期,你喜欢了三个女生?”池也对此感到有些诧异。

徐强冲他笑了笑,“不可以吗?警官?现在是快节奏时代,我想谈恋爱,很正常吧?”

作为单身狗的池也和岳强听了,纷纷在心里暗叹了一声不争气。

“沐柔,你认不认识?”池也问。

门外的时谨言听到此,不禁皱起眉头。

他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徐强会总抓着沐柔不放。

“认识啊!实验一小的那个美女老师嘛!可惜,是个贱女人。”徐强嘿嘿一笑,“原本打算让她给我垫垫背的,谁知道这么不巧,遇到你们了。”

时谨言紧了紧拳头,想揍他。

“你们怎么认识的?”

“一见钟情,可不可以?”徐强突然往桌前一凑,笑嘻嘻地对池也和岳强说道。

池也有些吃瘪,能不能换个人来问啊……

这时,时谨言推开审讯室的门,对池也道:“我来吧。”

“好。”池也一脸巴不得的样子。

徐强见时谨言坐下,顿时心底泛起一丝心虚。

“你和徐杰是什么关系?”

听到徐杰的名字,徐强的表情顿时变了。

“他是你弟弟吧?”时谨言淡淡地问。

徐强立即摇头,“怎么可能,我是孤儿。”

“你还不知道吧?徐杰现在还在警局呢!你们是什么关系,他早就已经告诉我了。所以,你还打算装吗?”

徐强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激动地站起身,因为手铐脚镣的牵制,他的身体不住地往前倾了一下。

“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时谨言依旧淡淡开口:“没怎么样,就是关了几天。”

“他又没犯罪!”

“是吗?他不是你的同伙吗?”时谨言抬眼,“包庇罪犯、隐瞒罪犯的行踪,请问,这些罪名还不能够他蹲几天警局?”

“杀人的是我!杀人的是我!住在他家里也是我威胁的他!所有的事情都跟他无关!你们赶紧把人给我放了!”

徐杰从小都是在他和母亲的庇护下长大的,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徐强的思维已经不受他控制了,在座位上疯狂嘶吼。

“啧!还是队长的手段高明。”门外的一名新来的警员不禁叹道。

“那说说吧,为什么杀人。”时谨言对徐强最开始回答的问题都不满意,于是自己又问了一遍。

徐强一怔,终于安静下来,他缓缓地坐到座位上,一言不发。

时谨言也没有催促他,一时间,审讯室内安静得针落可闻。

“警官,你的家庭生活美满吗?”徐强问道,“父母感情恩爱吗?爸爸喝不喝酒?喝完酒之后,打不打你啊?”

门外的蒋正谨听了,有些担心地看向时谨言。

时谨言没有回答,继续作出倾听的姿态。

“我们家呢!情况特殊,从小,我就被我父亲扔在孤儿院门口,母亲想着,反正家里也没有多的吃的,我在福利院,或许还会好一些……

但是留在家里的弟弟就不那么幸运了,虽然,他跟在母亲身边,也有饭吃,但每一次吃饭,他都是提心吊胆的。我的父亲常年酗酒,每次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酒喝,喝醉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人打……而被打的,除了幸运去到孤儿院的我,就只有母亲和弟弟……

母亲从小就跟我说,我是哥哥,我要保护好弟弟,咱们家苦,至少要让一个人幸福一点吧……

后来,弟弟就代替我去了孤儿院,我在家里……替他挨打……不过,这些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母亲的忍气吞声,父亲的无休止的打骂,我越来越感到庆幸,庆幸不是弟弟在家里……

他在孤儿院过得很好,除了见不到母亲之外,孤独一点之外,他还算争气,成绩很好,后来考上大学,我们拿不出钱,我才丢下母亲,一个人去城里打工,给弟弟赚学费……

弟弟真的很争气,大学毕业就找到了一个这么好的工作,我和母亲,也算是完成了当年的心愿……”

“所以为了让他开心,你就出去给他物色女人?”时谨言问。

徐强抬头:“他真的很可怜,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女生,我这做哥哥的,难道不应该帮帮他吗?”

“你所谓的帮,就是强制性地将对方带去给你的弟弟?你有没有想过你弟弟愿不愿意呢?”岳强忍不住问。

林一四月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