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线索

他本就是个不发朋友圈的人,再次因为沐柔而破了例。

时谨言慎行一条一条地翻看着沐柔的朋友圈,发现里面的内容大都是和三个人吃吃喝喝的记录。其中一个他见过,正是沐柔的闺蜜米诺,另外两个是男生。

在最近更新的那条朋友圈中,沐柔坐在一名男子身边,亲昵地挽着他的胳膊,文案还配着一个爱心。这让时谨言不得不乱想。

……

一夜无眠,早晨,时谨言起来的时候,沐柔已经准备出门去上班了。见时谨言一脸疲惫,以为他是昨晚又加班了的缘故。

“时先生,你这是又熬夜加班了?”

时谨言很想问她关于朋友圈的事情,但想了想,还是没有问出口。

“嗯。今天走这么早?”

沐柔瘪了瘪嘴:“第一次上公开课,紧张。”

时谨言听了,瞬间回想起学生时代一大群老师端着塑料凳到教室后面听课的场景,不由得替沐柔紧张起来。

“我先走啦,时先生,给你叫了外卖,应该很快就到了。”沐柔朝他招了招手,开门离开。

以前沐柔起得晚的时候,时谨言都会将她的那份早餐做好,然后温在微波炉里。今天她要起得早些,所以就给时谨言点了外卖。

时谨言心里一暖,忍不住去想沐柔有没有给那个男人点过早餐。

“好,再见。”

……

公开课以一股热烈的掌声结束,沐柔站在讲台上,静静地等待评委团老师们的评课。

她的性格本就温柔,加上姣好的仪态,让不少人觉得,她光是站在那里,就很喜舒服。

“沐老师你好,我是二年级三班的语文老师,我姓夏。刚刚听了你的课,我很想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舒服。真的,太舒服了。声音温柔,表情到位,框架严谨,教态端正,就是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唯一的不足在于,有两次卡壳。可能第一次上公开课有些紧张,忘词了。这都是小问题,以后可以慢慢改正,总之,在你身上,我看到了未来祖国的希望。就是这样,谢谢。”

夏老师说完,有不少老师附和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夏老师的观点。

这时,评委席中一位戴着黑色眼镜的女老师犀利地扫视着眼前的一切,她没有附和夏老师的观点,而是神情严肃地接过话筒,准备评课。

其他老师见了,纷纷安静下来,心里也不由得替沐柔捏把汗。

沐柔也察觉到气氛的异样,当看到刘老师拿起话筒的那一刻,她整个人的心里都是虚的。

此人正是一年级语文组的备课组长刘晓莉,同时也是小学语文组的教研组长。拥有三十年教龄的她不仅为人严谨,做事也是雷厉风行,剑走偏锋。每一位新老师入实验一小,都会或多或少地在她的手底下进行磨课,然后听她评课。

每一个被她评过课的老师,都会在潜意识里对她产生一种惧怕之意。因为她从来不会给任何热留情面,每一堂课,不管主讲老师讲得有多好,她都会挑出别人挑不出的毛病。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老师成长快的原因之一。

“沐老师你好,我想我就不用跟你做过多的自我介绍了吧……”刘老师一开口,整个空间的气氛瞬间凝固。

沐柔莞尔一笑,大方地对她微鞠一躬:“刘老师好。”

“我先说几点:首先,整堂课的气氛完全都是死板的。你上课的语气永远都是在一个调上,没有抑扬顿挫的感觉,所以导致整堂课如同一潭死水;

其次,对于在课堂上没有专心听讲的同学,没有用对方法去制止他。如果每个老师都像你一样走过去轻轻地敲一下他的桌子,那那些学生是不会对你这个老师有畏惧之心的。碍于今天是公开课,不需要用太暴力耽误课堂的方法去制止,起码也要发半分钟去使劲儿批评他,让他在全班同学面前丢脸。这样才会起到效果。不然你的孩子到了高年级,说不定还会蹦起来打你一拳。

最后,再回到本堂课中,我承认你的专业知识牢固,但在落实教学目标,尤其是重难点的落实上,我没有看到任何亮点,你就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完成任务。我说过这样的态度是不行的,还有……算了,我们待会儿再下来跟你说。”

说完,似乎是气不打一处来,刘老师将话筒递给旁边的老师,骛地坐到椅子上。

远处,没有坐在刘老师视线范围内的老师们纷纷吐舌头,吐槽道:“又是这样又是这样又是这样,她评每个人的课都是这样感觉被气得要死,真不知道学校为什么老是让她来评课。”

“不要这么说,虽然严厉得一批,但是确实是指出了一些问题。”

“她这样居然没有被投诉,也是厉害。”那位老师显然也是今年来学校的新老师,还没有见识过刘老师的厉害,于是将心里的恐慌都转化为了对她的吐槽。

“其实刘老师人挺好的。”

“比如呢?”

“额。”

“你看你都说不上来。”

那人只好苦笑。

“谢谢刘老师的点评,在以后的教学工作中我会多注意的。”沐柔言辞十分有礼,一点都不像是失了态。

结束后,沐柔收拾好东西,准备去刘老师的办公室找她。一位和她同进学校的新老师文老师拉住她问:“你真的要去找刘老师啊?”

沐柔点头:“不是刘老师说让我后面去找她吗?”

文老师道:“我都打听了,不用去。她就说说而已的。”

“不太好吧?”

文老师见她有点执拗道:“反正小道消息我已经传达给你额,如果你要去的话,那就在你啰。”

最后,沐柔还是去办公室找了刘老师。

见她是这么久以来第一个真的主动来找自己的新人,刘晓莉的心里不禁对眼前的年轻人产生一丝好感来。

“来了?坐。”刘晓莉道。

沐柔点了点头,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

“你今天的问题有很多,我先一一跟你……”

“刘老师。”沐柔打断她,“我可以先说说我自己的看法吗?”

刘晓莉一愣,随即双手环胸,躺到椅子上,想听听她到底想说什么。

“刘老师,非常感谢您指出我的课堂问题,但有一点我不赞同。”

“说说看。”

“之前就听说过您的教育方式,我承认,以前很崇尚棍棒教育,学生一听到老师这两个字都有可能瑟瑟发抖,但是棍棒教育就一定对吗?或许在您看来是对的,是有效的,但是别人不一定也这样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教育方式,或点到为止,或严厉批评,都是结合当下的学生情况以及当时所发生的事情来决定的。不是所有的情况都适合棍棒。所以您刚刚说我提醒那些没有认真听讲的学生的方法不对,我自己并不这么认为。我有认真观察,他们在我提醒之后并没有再犯,说明我点到为止的方法也是可行的。”

刘晓莉听了,忍不住笑了,他问:“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黄金棍子出好人,不打不成人?”

沐柔点头:“听过,但我并不赞同。”

“这样吧,要不咱们来比比,你用你的方法,我有我的方法,一个月之后,我们来见分晓?”

沐柔听了,点头:“可以。”

“到时候可别来找我哭哦。”刘晓莉满脸自信地说道。

“不会。”

根据以往的经验,和刘晓莉PK的新老师都被她的棍棒教育折服了,即便不是全盘赞同刘晓莉的棍棒教育,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天真地认为,只要充满爱心地去教育学生,学生一定会感动。

回到办公室的沐柔给时谨言发微信:【时先生,今晚有事,晚点回家。】

……

忙碌了一天的时谨言终于有时间坐下来休息了,看到沐柔一个小时前发的微信,嘴角忍不住浮起淡淡的笑意。

远处的岳强和池也见了,纷纷吐槽。

岳强:“真是见鬼了,没拿手机出来的时候像是吃了火药一样,现在笑得跟个傻子一样。”

今天出警的时候,所有人都能感觉到时谨言的气场不太对,因此每个人都提着百分之一百二的精气神,不放过每一个线索。因为他们见过时谨言生气时候的样子,感觉稍有不慎就会撞上他的枪口。

也因此,走这一趟没有白费。

“有线索了。”法医温行之拿着检验报告出来,递给时谨言。

时谨言放下手机,恢复到之前严肃的神情。

“我们从死者的手指甲里提取到了其他人的皮肤组织,经过比对,确定是丁媛的。”

时谨言看了眼报告,问:“丁媛和死者生前有过争执?”

“是的,从死者和丁媛的身高体重来看,我不认为她会凭自己一个人杀害孔俊先,除非有帮凶。”温行之道。

“如果不是另有隐情,丁媛为什么不在之前告诉我们,她和孔俊先的争执?难道她真的想隐瞒什么?”沈秋道。

时谨言把玩着手机,想了想,道:“去丁媛家。”

此时已经是晚上,城市的夜生活渐渐拉开了序幕。

时谨言一行人走在街上,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沐老师?她那是跟谁在一起啊?”

林一四月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