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想我去接你?

“有证据吗?”时谨言继续追问。

“有,在家里,我可以拿来给你们过目。”

“许先生,那你现在想不想找到自己的养父母呢?”蒋正谨问,“或许他们也在找你,你看你现在这么成功,说不动会为你感到骄傲。”

许家林想了想,道:“不了吧,或许他们早就有了属于自己的生活,我再突然出现,会打扰到他们的生活的。”

看口吻语气,许家林都有着属于成功企业家的气度。

“所以二位今天来找我,不是为了孔俊先的案子,而是为了帮我寻找家人?”

蒋正谨还没有回答,许家林就继续道:“什么时候人民公仆还兼职做这事儿啊?”

说完,他顿了顿,道:“再说了,可能他们也不会想要找回我吧……”

能忍心将孩子的日记撕毁,就已经说明他们不是很想记住许家林,而也不想让许家林记住他们。

.......

下午,沐柔临下班时,听小道消息说他们小区旁不远处的一家面馆很好吃,于是决定去试试。犹豫不知道时谨言什么时候回来,打包不是很方便,于是便发微信问时谨言。

沐柔:[你今天什么时候回去呢?]

时谨言:[还有一会儿。]发过去之后,又想了想,道:[怎么了?想我去接你?]

沐柔脸颊一热,连忙回道:[听说小区附近有一家面馆很好吃,想去试试。如果时间可以的话,咱们就一起去,我就懒得给你打包啦!]

时谨言握着手机轻笑:[要不你先回去,我快到家了的时候再叫你下来?]

沐柔觉得这个提议好,于是回复了一个可爱的微笑表情包。

“队长,什么事情啊,这么开心?”小曾抱着一沓资料过来,问。

时谨言敛起笑意,“没什么。”

小曾下意识地被冷一哆嗦,赶紧抱着资料离开。

......

晚上,时谨言处理完了手里的工作,便急匆匆地去了车库,骑上摩托车往家里赶。

“哎?干爹!你怎么回来了?”小立正露出与时谨言久别重逢的惊喜之色,仰着小脸问道,随后又拧了拧眉毛,问:“干爹,你今天又打坏人了吗?怎么身上到处都是灰?”

“嗯,打坏人了。”

一旁的丁甜甜正打算问时谨言,紧接着,时谨言道:“你家假正经应该还堵在高速上的。”

丁甜甜瘪嘴,心里暗骂一声为什么人家时谨言什么车都会开,就她家假正经,连个摩托车都学不会!每次都比时谨言回家晚。

正想着待会儿假正经回来之后好好教训他一顿,时谨言就拿出手机给沐柔发微信。

时谨言:[你出门吧,我在楼下等你。]

小立正好久都没见到干爹了,于是想伸手去牵时谨言的手。

时谨言感觉到软软糯糯的小手伸进掌心,心里竟有一丝前所未有的柔软。

真的很奇怪,他不是很讨厌小孩子吗?虽然对蒋立正讨厌不起来,但也说不上喜欢。如今,竟有一种想多看他两眼的冲动。

想着前端是将蒋立正和沐柔同时住在家里的时候,他们三人和二哈相处得像是亲生的一家子般。爸爸严肃,妈妈温柔,小孩可爱,狗子活泼......

思绪,又不禁飘到了多年以后,如果他真的能和沐柔在一起,会不会也有这样的生活场景?

原来,他也有憧憬生活的那一刻。

“叮~”

电梯门缓缓打开,蒋立正摇了摇时谨言的手臂,问:“干爹,沐老师还在你家吗?”

“怎么了?”时谨言警惕地问道。

“我有题不会,可不可以下来找沐老师啊?”小家伙一脸诚恳。

时谨言当然不想啊!他道:“问你爸妈去,你沐老师要休息了。”

“噢~”

见儿子的表情有些失落,一直没有出声的丁甜甜在一旁忍不住笑了,她蹲下身来,耐心地地对蒋立正道:“沐老师每天给你们上课都很辛苦,所以我们回家问妈妈,好不好呀?”

“嗯!”蒋立正乖巧地点了点头。

其实他不是不会,是因为想去找沐老师玩。他们每天都离得这么近,实在是个大好的机会。

干爹说得对,沐老师每天都太辛苦了。他本就在沐老师的班里,深知沐老师的无奈与辛苦。有的小朋友真的好过分,沐老师批评他们很多次都不听,一点也不乖。

沐老师那么好,为什么要惹沐老师生气呢?

小家伙怀揣着愁苦的心思进了电梯,也没注意到时谨言没有进来。

丁甜甜见了,问:“你不上去?”

“我等她出来吃饭。”时谨言示意他们先走。

丁甜甜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行,那不打扰你们啦!”

等两人走后,时谨言才在脑海里蹦出一个想法:还是不要憧憬一家三口了吧,就他和沐沐一起,挺好的。

噢!算上二哈也不错。

不一会儿,随着电梯“叮”的一声响,沐柔出现在时谨言的视线中。

她穿着一件针织高领打底衫,一条休闲的家居裤,外套一件浅色的外套,头发随意挽在后脑勺,看上去清新又温柔。

时谨言看了看自己的穿着,实在是有些不雅。

“怕你等得急,所以就穿得随意了些......”沐柔有点尴尬地说道。

时谨言摇头道:“怎么舒服就怎么穿,不用在意别人的看法。”

沐柔莞尔一笑,甚是温柔:“走吧,我都期待好久了。”

时谨言心里一阵愧疚,怪他回来得太晚了,让她久等了。

“你怎么会知道那家面馆啊?”时谨言问。

因为自己常年住在这儿,加上时谨言经常去那家面馆吃,所以对周围的环境很熟悉。可面馆地理位置很偏僻,所以一般人是不会这么快知道的。

“小道消息,也不知道靠不靠谱。”沐柔说得好像是和他结伴一起去探险的,“要是踩雷了,正好也避避雷。”

时谨言笑着点头,“那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那家面馆的面,还不错。”

沐柔听了,惊喜之余,苦恼得眉头一皱:“你怎么剧透呢?一点也不讲武德。”

见女孩似乎有些生气了,时谨言赶紧道歉:“不好意思。”

谁料,沐柔下一秒就笑出声来,拉着他的手腕就往面馆的方向冲,“那还不快点!”

时谨言愣了好久,眼神一直停留在被沐柔牵着的手腕上,受宠若惊。

两人抵达目的地,沐柔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是有多冒失。她连忙松开手,对时谨言道:“不好意思啊......”

时谨言倒显得淡定一些:“没事,吃饭吧,看你都饿坏了。”

这时,面馆的老板看到时谨言,笑吟吟地走出来:“小言啊,好久都没见你过来吃过面了,是最近很忙吗?”

时谨言摇头:“没有很忙,跟以前差不多。”

面馆老板笑着点了点头,注意到他身边的姑娘,立马明白了为什么这么久不来光顾生意的原因了。

“看样子是有好消息了?”老板问得很隐晦。

时谨言听了下意识地看向沐柔,见她的视线已经在墙壁张贴的菜单上流转,便知道她此刻是一门心思放在待会儿吃什么的身上的。于是对老板点了点头,小声透露:“正在努力中。”

“可以啊,你小子!我还以为你会一辈子打光棍呢!”他拍了拍时谨言的肩,“好好加油,成功后叔请你们吃面。”

“时先生,有什么推荐吗?”沐柔转过身来,摊着两只手,一脸纠结。

也不知道是不是时谨言剧透的原因,看菜单上的名字,感觉个个都是美味。

时谨言被她的动作可爱到,说:“香菇肥肠面,你想不想试试?”

沐柔听了,点头。

两人来到一处空桌前坐下,沐柔闲来无聊,便拿出手机刷起了论坛。上面是最近无头尸案的相关话题讨论。

沐柔津津有味地看着,时谨言也津津有味地看着......

“哎!作为本案的中心负责人,请问你对网友的猜测作何看法?”沐柔忍不住问时谨言。

时谨言瞥了一眼上面的评论,有资深爱好者对此案件给出了很“专业”的推理,比如说,情杀、入室抢劫、激情杀人......

“看似小作文一篇,实则一句在理的都没有。”时谨言言简意赅道。

沐柔双手撑着下巴,好似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时谨言暗道不愧是老师,连学生上课听讲的神态都拿捏得这么精准。

“首先,被害人确实有一名追求者,经过查证,并无作案嫌疑,第二,被害人屋内没有任何财产损失,说明凶手不是奔着钱财来的,第三,据警方掌握的线索来看,被害人在遇害之前,是没有精力去刺激凶手的,因为他当时已经被打成了重伤。所以,三种可能全部排除。”

沐柔听了,问:“那你觉得,应该是哪种可能呢?”

时谨言示意她看第二条热评:“我比较认同这个人的看法。”

那是一位名叫Q的网友,评论是:“仇杀......”

这时,热气腾腾的面条端上桌,打断两人的对话。

沐柔迫不及待地吃面,无意间看到了时谨言额头上被碎发挡住的伤口......

她起身往外走,“你等我一下,我去买个东西......”

林一四月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