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不会逃婚的

“快快,动作都麻利点,换好了衣服就赶紧梳头,头花别忘了戴上……”

云茉被耳边嘈杂的说话声吵醒,一睁眼,映入眼帘的便是镜子里面一张娇美而精致的脸。

这是她的脸,可又不像是她。

从镜子里看,她就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被几个小姑娘摆弄来摆弄去。

一身大红的衣裳,头发挽成髻,别着红艳又俗气的头花,脸颊抹得胭脂就像猴子屁股一样。

这一切都在预示着她似乎可能或许是个即将迈入结婚礼堂的新娘子。

可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她不是车祸死了吗?

难道到了阴间被阎王爷抓去做鬼新娘了吗?

“都收拾好了吗?”

门外走进来一名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年轻女人,对着佣人询问道。

“差不多了。”有人小声回。

透过镜子见云茉望着自己发呆,云瑶勾唇一笑,“小茉,迎亲的队伍马上就到了,准备准备出门吧。”

“等一下!”

眼见有人拿了红布盖头要给自己盖上,云茉连忙出声阻止,眼神狐疑的瞪着屋里人。

“你们是什么人?什么迎亲,你们这是做什么?”

对云茉的异样佣人们见怪不怪,纷纷看向云瑶,静候差遣。

云瑶不慌不忙的走到云茉面前,脸上透着浓浓的讥诮,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云茉,别白费心机了,你就算装疯卖傻也没有用,婚期已定,爸说了,今天就算是绑也要把你绑到凌家去完成婚礼。”

说完,便不再给云茉开口的机会,直接让佣人拿帕子把云茉的嘴堵了。

十分钟后,迎亲队伍抵达云家小洋房的大门口。

两名膀大腰圆的中年婆子架着被强行盖上红盖头的云茉,跟着云瑶走向迎亲队伍。

“快看快看,这就是云茉要嫁的那个泥腿子丈夫,长得好像也还不错嘛。”

“脸长得好那有什么用,没钱没势还没文化,住在老街那种贫民窟,听说成分还不好,连当兵都不收,只能做一些低贱的工作讨饭吃,嫁进了那种家庭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啊,怪不得云茉死也不肯嫁呢……”

豪门圈子一向捧高踩低,云茉以前行事张扬,又长得漂亮,暗中嫉妒她的人不在少数。

如今跌落到泥里,大家自然迫不及街待的想看她笑话。

听着周围的奚落声,再看着新郎官推着的半新不旧的二八大杠自行车,云瑶脸上的笑意不由得加深。

谁会想到,曾经江城人人羡慕的云家大小姐,居然是个鸠占鹊巢的假千金,如今被打回原形不说,还只能嫁给一个在社会底层打滚讨饭吃的穷糙汉呢?

云茉,你的苦日子还在后头。

见凌川皱眉盯着还在不断扭动挣扎的云茉,云瑶轻声细语的解释道:“小茉这会还在闹别扭呢,不过没关系,婚礼不能耽误,为了防止出什么意外,就让小茉坐我的车出发吧,你们走前面,我让司机跟着。”

凌川黑眸沉了沉,随后一言不发的推着自行车调了头。

云瑶转头示意两个大婶把云茉塞进她的红色皇冠汽车的后座里。

周围围观的千金小姐也纷纷钻进了自己或好姐妹的车上,打算继续跟着去看云茉的笑话。

关上车门后,云瑶揭开云茉头上的红盖头。

“云茉,你最好老实一点,不然我就让人把你敲晕,她们下手没轻没重的,会不会敲破你的脑袋我就不知道了。”

云茉看了看一左一右夹着她的婆子,慢慢停止了挣扎。

凭直觉,眼前这个对她充满敌意的女人绝对能干得出这种事。

见她老实了,云瑶满意的拿走了她嘴里的手帕,脸上不无嘲讽和得意。

“我知道你看不上凌川,可爸为了让他心甘情愿娶你还花费了不少力气,你要是不嫁他,下次搞不好就只能嫁给老男人,或者嫁给那些身患隐疾的老光棍……”

云瑶嘴巴一张一合的威胁着,可云茉却仿佛被雷劈一样,脑中轰然作响。

云茉,凌川。

这不是她之前看过的一本年代文小说里面的恶毒女配和她老公的名字吗?

忽然,一股潮水般的记忆涌入大脑。

几分钟后,云茉终于搞明白了现在的处境。

原来她穿书了,穿进了一本名叫《重生八零盛世宠婚》的年代文小说。

糟心的是,她并没有穿成书里的女主,而是书里面一个同名同姓又作又坏的炮灰女配。

原主是被抱错的假千金,身世大白后,死赖在养父母家不走,还处处与真千金女主对着干,做尽了蠢事,败光了养父母的怜悯和恩情后,被养父母强行嫁给了家住贫民窟的糙汉子凌川。

婚后的原主也不安份,嫌弃糙汉老公没文化,只顾外出赚钱常年不着家,婚后没几年就耐不住寂寞,出轨被人捉奸在床,最后落得夫离子散,穷困潦倒而死。

只是原主不知道的是,她看不上的糙汉老公,在她死后没几年就创办了自己的公司,成了闻名一方的商界大佬。

理清思绪后,云茉定了定心神,望着好整以暇看她笑话的云瑶,莞尔笑道:“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凌川虽然穷了点,但长得高大英俊,为人踏实稳重,还肯吃苦,嫁给这样的男人我很满意。”

云茉的这番话,云瑶自然是不信的。

“云茉,我奉劝你别打什么歪主意,你要是敢逃婚,我就让爸把你的户籍迁回农村!你要知道,农村户口想要迁回城里比登天还难,而且就算迁回来了也是非农户,享受不了城市户口的好处和便利。”

“你放心,我不会逃的。我身无分文,能往哪里跑?”

这倒是。

云茉做惯了千金大小姐,不懂任何的谋生技能,身上也没钱,跑到外面连生存都困难。

收到云瑶的示意,两名婆子松开了钳制云茉的手。

云茉一边揉着被大婶们捏痛的手骨,一边好奇的看向车窗外。

不管是建筑、交通、市民的穿着等等方面,都能看出这个时代的经济发展有多落后。

虽然莫名其妙成了另一个人,但能活着总归是件好事,云茉安下心来,决定见机行事。

七女王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