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加载上一章

01 反手就是两巴掌

一年初春,沉睡了一冬的双青山,渐渐苏醒了过来。

山脚下的迎春花和杏花,都竞相吐出花蕊,一片生机与活力。

林棠有意识的时候,感觉头皮疼得厉害,似乎有人正抓着她头发,像拔萝卜一样地将她从地上拔起。

迷糊中,她睁开眼,一个面目扭曲的年轻姑娘正满脸嫉妒恨意地薅着她的头发往前拖着。

“……呸,狐狸精,就知道勾搭人!”这人狠狠挠了林棠一把,又恨又得意地说道。

手指撂下去,林棠白皙的脸上就出现了一道指甲印。

王招娣只一想到昨天自己喜欢的刘国辉多看了林棠这个狐媚子两眼,心都快气废了。

狐媚子,仗着一张脸到处勾勾搭搭!

林棠清醒过来,头皮一阵火辣辣的疼。

还没完全反应过来,胳膊又被掐了一下。

她眼中闪过一道冷光,一抬手直接掀翻了那个正扯着她头发的人。

下一秒——

‘咚……’的一声响。

王招娣摔得四脚朝天,干巴巴的身体撞在了一旁的树干上。

“哎呦!”

“林棠你找死!”她扶着腰坐起来,气急败坏地恨声道。

林棠没搭理王招娣,她巡视一眼周围,脸上出现一抹震惊。

她这是……穿回来了?

她不是正在实验室做实验吗?!

爹,娘,哥哥们,嫂子,还有狗蛋,臭蛋……

我真的回来了?

林棠看着远处的山景,神色难以置信又夹杂着无法自抑的欢喜。

过了好一会儿,她突然畅快的笑了起来,嘴里喃喃道:

“……我回来了,我终于回来了……”

王招娣觉得林棠有些怪怪的,想上前继续教训她,可是腰被撞到了,一动就疼得厉害。

于是,暂时断了想继续教训林棠的想法,恨声道:

“喂,臭书呆子,我让你离刘国辉远点儿,你听见了没有?”

林棠并没搭理她。

“林棠!”王招娣咬牙切齿,“你是傻了还是聋了?我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

她声音特别尖利,音色都劈叉了,刺得林棠耳朵一阵嗡嗡叫。

而且,这是王招娣?

王招娣刚刚是在……撕扯她头发,还掐了她?

林棠岑凉的目光落在王招娣身上,上前一步,扬起手掌,一巴掌扇在她脸上。

‘啪!’

一巴掌下去,王招娣人都懵了。

“就凭你也配命令我?”林棠脸上笑意很冷,“这一巴掌给你个警告,以后离我远点儿,否则你会知道死字怎么写!”

说完,摸着刺疼的头皮,娘的,也太狠了!

头皮都快被薅下来了。

一个没忍住又甩过去一巴掌。

王招娣脸上皮肤很黑,林棠两巴掌扇下去,两个红印子都没有。

王招娣被打懵了,接着爆出一声声怒不可遏的咒骂。

“林棠,你这个小贱.人,你敢打我!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声音中都是怒火,惊得睡着的鸟儿都飞走了。

林棠暂时没空搭理她。

因为饿得身体发虚,林棠脑袋传来一阵巨疼,那些她二十多年来碰也不敢碰的记忆疯狂涌来。

两个世界的记忆交缠在一起,很混乱……

头痛欲裂,身体踉跄了一下。

王招娣见林棠一个眼神都没给她,觉得自己被小看了。

气得平整如柏油路的胸口一起一伏的。

气怒之下,她捡起一块石头,趁林棠不备,狠狠砸向她的后脑勺。

石头尖利无比,这一下下去,林棠脑袋后面出现一片黏稠。

头发都被染上了红色,人也跟着倒了下去。

王招娣回过神来,立马慌了。

她,她杀人了?!

无比慌乱中,她连腰上的疼都忘了,连忙往山下跑。

-

林棠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

她躺在一间不大的泥房里,屋顶是木头桩子,土墙扑啦啦掉着灰。

空空荡荡的!

是老鼠都不想光顾那种屋子。

林棠连忙坐起身,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房间,眼泪倾泻而下。

二十多年了,她真的回来了!!

她一直记得她是双山大队老林家的林棠,被从小欺负自己的王招娣失手杀了,然后她穿到了二十三世纪,成了一个孤儿。

那是一个陌生的世界,她孤孤单单的,一个亲人也没有。

幸好脑子好使,一路靠着好心人资助,考中名校,顺利进了医药研究院。

她最后的记忆是实验室爆炸了。

林棠花了些时间整理记忆,如今似乎刚过了饥荒。

人人吃不饱穿不暖,什么都要票……

正是物资极其缺乏的时候。

林棠刚理清记忆。

突然,脑海中传来一声,“叮……”

那突兀的硬邦邦的机械音,让她愣住了。

幻听?

“系统绑定成功!”系统似乎知道她在怀疑人生,于是再次冒泡了。

“系统?”林棠眨了眨眼睛。

作为一个二十三世纪的优秀人才,什么情况没见识过。

她都穿越两次了,再有个系统也不为奇了。

恰好这时肚子传来咕咕咕的叫声,实在是饿的扛不住了,林棠开口问道,“系统,你有吃的吗?”

她捂着饿得发烧的胃。

“系统积分不足,兑换功能异常。”那道声音说道。

林棠皱了皱鼻子,“这么菜?”

人家的系统不是都牛逼哄哄的吗?

系统似是察觉到自己被嫌弃了,急忙说道:“恭喜宿主获得新手礼包,是否要现在抽取?”

还有抽奖?

林棠眼睛一亮。

当然得抽,必须抽,有吃的就再好不过了。

她眼前出现一个转盘,转盘中间几乎占了大半面积的地方写着‘谢谢惠顾’四个大字。

其他扇形上写着清晰小字,饼干,牙刷,热暖水瓶,钢笔……等物品。

在这年头,可都是些稀罕东西。

林棠盯着那个饼干字样儿,没忍住吞了吞口水,轻轻握爪。

还没说出那个‘抽’字,院子传出一阵吵闹声。

“刘国辉!你把话再说一遍!”李秀丽厉声道,干瘦的脸上都是冷意。

刘国辉对上她快吃人的眼睛,心里慌慌的。

可他知道机会难得,于是压下心头怯意,梗着脖子说道:“再说一遍就再说一遍,我要跟林棠退婚,反正也没啥信物,刚好少了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