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娃娃亲来退婚了

“现在是新时代了,包办婚姻属于封建残余。

我作为新时代的新青年,不会继续接受这份婚约的。

再说我现在也算是半个城里人了,早跟你家林棠不是一路人了。

趁早解除婚约对谁都好……”

他马上就要从食品厂的临时工转为正式工了。

就算林棠家里哥哥多,自己又是个高中生,都配不上他了。

这桩婚事还是趁早解决了好。

他也好找一个城里媳妇儿。

李秀丽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着,咬牙问道:“你真要悔婚?”

她气极怒极!

只一想到,闺女满头是血,气若游丝地被村人送回来。

人还没醒过来,准女婿刘国辉就来退婚。

李秀丽气得嘴唇都打颤了。

也不知道退婚这事,是刘家的想法,还是这个瘪犊子的想法。

不管是什么,她闺女不能白白受这侮辱!

刘国辉听见‘悔婚’二字,脸色微微一变。

“什么悔婚?我是跟着组织走的进步青年,坚决不向包办婚姻低头。

这有错吗?这没错吧!

李婶子你也别上纲上线,就干脆利落地同意退婚吧!”

李秀丽没忍住拳头硬了。

她还没说话,林棠房间的门‘咯吱’开了。

“娘,既然他要退婚,就退了吧!”

林棠看都没看刘国辉一眼,定定地望着李母,心里掀起一阵狂风暴雨。

娘,你不知道我有多想回家。

想到夜夜都能梦见爹娘的背影,想到看见老人就心酸到落泪,想到不敢再回忆这里的任何记忆……

有段日子,她甚至以为双山大队,林禄、李秀丽、林青山……这些人都是她臆想中的,其实根本不存在。

能回来,能再次见到娘,真好啊!

刘国辉看到林棠出来,脸色微微有些不自在。

在听到她说的话,脸都青了,是气的。

他本来对林棠还是喜欢的。

因为她好看得不像村里人。

要不是她太呆,连拉手、亲一下都不行。

他也不会这么干脆地退婚。

“林棠!你当你是谁啊还瞧不起我,我马上要端上铁饭碗了,你呢?

你个村里刨地的,有啥资格说这种话?”

“就算你是个高中生,可你连个临时工都找不到。

你就是个废人,老子再咋样都比你强多了。”

他眼神带着隐晦的得意,直接当做林棠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林棠看着刘国辉,差点儿没被恶心得吐出酸水来。

就因为这么个男人,前世的她从小被王招娣针对欺负,“??”

呕……

恶心!

“行吧,你厉害!”林棠不想再跟眼前这个男人掰扯了,摆摆手,跟赶苍蝇一样。

“我同意退婚了,你赶紧滚……咳……离开我家!”

求求了,别搁这儿磕碜人了。

有这时间她去抽奖不香么?

刘国辉心里一堵,觉得很不得劲儿。

在他看来,自己这么优秀,要跟林棠退婚,林棠痛哭流涕才是正确的反应。

至少不是像现在这样平静到掀不起丝毫波澜的样子,甚至还有点儿……嫌弃?

刘国辉看向林棠。

只见小姑娘苍白着一张脸,头上包着一圈白布。

那张粉白的脸上有一道指甲划痕,看得人心疼不已。

她头发凌乱,编好的麻花辫散开了,看起来微卷。

双眼如翦水秋瞳,带着一层惺忪水意,看人时让人不觉心头轻颤。

这是个娇贵的人儿,不像村姑,像被千娇百宠的小仙女儿。

刘国辉心里有一瞬犹豫。

只是一想到自己前方的康庄大道,他重新坚定了起来。

他肯定不会后悔的!

“行,你也答应了,我们的婚约作废,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说完,刘国辉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李秀丽见闺女同意了退婚,叹了一口气,觉得她和孩子她爹都瞎了。

怎么给闺女定了这么个未婚夫。

不过现在退婚了也好。

这要是两人结婚了,更恶心人。

“闺女啊,别伤心,娘和你爹以后给你找个更好的,臭的不去香的不来,没啥的……”李秀丽安慰道。

心里却想着,这年头退婚不算好事,怕是村里的八婆肯定会嚼舌根。

林棠还没说话,右侧墙头冒出一个猪头脸,是王招娣。

“咯咯咯,真好笑,林棠你居然被退婚了,笑死个人了。”

她咯咯直笑,声音嘲笑味道很浓,带着十足的欠扁。

只见那张脸又红又肿,偷笑时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王招娣,你还敢来挑事儿!”

都把她闺女的脑袋开了瓢,现在还来幸灾乐祸?

这是人干的事吗?!

李秀丽眉头狠狠一拧,一抹袖子,从茅房门口拿来尿桶。

‘哗啦’一扬,把里面的臭水泼到了王招娣头上。

“滚!再不滚老娘再请你喝一桶尿。”

乡下人家房间里没个上厕所的,院子也没灯,大家都会备上一个尿桶。

桶上一层淡淡的黄色,不算臭,但是味道绝对不好闻。

王招娣简直快被熏晕过去了。

“……啊啊啊……”

她气的直跺脚,脚上踩得圆桶一滑。

下一秒,‘咚’一声从隔壁院子传来,接着是一声哀嚎。

“啊!我的腰。”

李秀丽朝墙那边‘呸’了一声,暗骂隔壁丫头记吃不记打,连忙去洗手了。

“棠棠,你赶紧回屋吧!头上的伤别又严重了,饿了吧?娘等下给你把饭端进去。”

林棠头确实有点儿疼,应了一声就回屋了。

临走前,她淡淡扫了一眼院墙,眼底闪过淡淡冷光。

前世要不是这人,她就不会死,也不会一个人孤孤单单过二十多年了。

以至于现在她都有些不知该如何与家人亲近了……

林棠刚坐回床上,系统吱声了。

“宿主获得新手礼包,是否现在抽取?”

林棠一副期待的样子,“抽!”

说着,朝眼前的透明光幕上一点,一脸期待。

圆盘哗啦啦转,指针停在角落的一个小扇子里。

“……叮……恭喜宿主获得洗精伐髓一次……”系统说道。

它的话刚落,林棠感觉有股暖意袭向身体的四肢百骸。

浑身都有力气了,就连那刺疼的后脑勺都好了些。

牛逼啊!

副作用是,她更饿了!!

南飞一客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