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女战神重生

“宝仓,打死这个不会下蛋的老母鸡,娘再给你娶大姑娘,打苏青进咱家就没得好,她就是个扫帚星。”

农舍中,穿着粗布罗衫,长着三白眼,高颧骨,面容刻薄的孙氏单手叉腰,指着地上骑在女子身上暴揍的儿子叫嚣。

打人的男人叫刘宝仓,五短身材,长的和他娘几乎一模一样,正凶神恶煞的挥拳狂揍地上没有反抗能力的瘦弱媳妇,可怜的女人像个破布偶一样被他捶打,没有一点反应。

刘宝仓却是越打越兴奋,咧着满口大黄牙笑,拳头像雨点一样朝着媳妇头上砸,直到累的精疲力尽才停手。

这次打的可真尽兴,他变态的心理得到极大满足。

“起来,做饭去,别装死。”

见儿子停手了,孙氏也看过瘾了,插着腰走过来踹了地上的女子一脚。

她家的童养媳,只要有口气就得给他家干活。

孙氏很得意,当年拐来这丫头时才三岁,长的水灵灵白净净,看身上的穿戴像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她脖子上挂着的金锁,手腕上套着的金镯子可是给刘家带来几年的好日子呢!

可那又怎么样?就算她是大小姐进了刘家的门,还不是任凭自己打骂?

喂猪,种地,收拾茅厕,给自己洗月事穿的内裤,她哪样活敢不干?

苏青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任凭婆婆踢踹也没有半点反应。

孙氏觉得不对劲,弯腰把手指放在儿媳妇鼻子前试探,没有一点热气,孙氏吓得收回手,朝着儿子喊起来:

“死了?”

“刘宝仓,你咋下这么重的手?死丫头没了谁给咱家干活?”

刘宝仓听到媳妇死了也懵了,他今天打的特别尽兴,手下就没注意轻重,臭娘们以前不是很抗揍吗?怎么这次打几下就没气了?

短暂的错愕后,刘宝仓眼神凶狠的朝苏青的尸体走去,抓着她的胳膊在地上拖着走,嘴里还骂骂吱吱:

“臭娘们,死了别弄脏我家的地方。”

苏青是被疼醒的,睁开眼的一瞬间那双美丽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冻人的寒光,没有被控制的左手快速出击抓住刘宝仓的手腕用力一拧,骨头碎裂的声音格外清晰,刘宝仓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松开了苏青。

苏青一经脱离桎梏就从地上跳了起来,两腿同时踹出,把刘宝仓踹的飞了起来重重撞向土墙,年久失修的土房因为这大力的一撞坍塌了,把刘宝仓埋在底下,苏青却是以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快速,孙氏都没等看清楚咋回事房子就塌了,她也没来得及跑出去,跟儿子一样被埋在了下面。

一片灰土扬尘,苏青冷漠的站在坍塌的土房前,看着那对母子在废墟中挣扎呼救,原本嚣张的两个人浑身是土满面血污,看到苏青时眼神惊惧,像是看到了鬼一样。

苏青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就像是看一对蝼蚁。

她是声名赫赫的女战神,岂容这两个无耻小人欺辱?

头一阵剧痛,不属于她的记忆猛的灌入脑海中,一个可怜的小姑娘悲惨又短暂的一生在她脑袋里过了一遍。

她蹙了下眉低头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补丁摞补丁的粗布长裙,根本不是自己常年穿着的战服,想起来自己在一片硝烟战火中被手下叛徒暗算,炸的尸骨无存,她不得不接受自己这是借尸还魂了。

现在所在的国度叫大夏国,是历史上没有记载的小国家,皇帝无能,大臣贪腐成风,连着两年干旱朝廷的苛捐杂税却一样都不少,已经到了民不聊生的地步。

都这样艰难度日了,这对狗母子还如此虐待原主,真真是罪不可恕。

刘宝仓和孙氏看到苏青眼中的杀意,娘俩吓坏了,嘴里一个劲的求饶。

冷漠的苏青走过去踩在刘宝仓头上,把刘宝仓脸皮踩在废墟里,刘宝仓吓得发出杀猪一样的求饶声:

“苏青,夫妻一场别杀我,别杀我。”

“苏青,苏青,娘知道你死的不甘心,你安心去吧,娘给你烧纸,多多的烧纸。”

孙氏吓得一个劲的磕头,她根本就没认为苏青是活人,以为她死后诈尸,不然以前那么逆来顺受的性格,咋可能一下子变得这么凶残?

苏青懒得听她的声音,一脚踹晕她,目光冰冷的看着刘宝仓沉声命令:

“按我的命令做,不然要你狗命。”

“行,行,只要你饶我不死,让我干啥都行!”

刘宝仓贪生怕死,哭的鼻涕眼泪糊满脸,这会儿他对这个以前是小白兔任打任骂,现在是母老虎,一不小心就得被她咬断脖子的女人怕到骨头里。

苏青把他从废墟中拽出来,也不管会不会伤到他,动作粗鲁劲爆,把刘宝仓疼的啊啊的惨叫,左手废了两条腿也被大梁砸断,他现在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像条死狗一样被苏青拖着在布满土块的院子里行走。

苏青凭着原主的记忆把刘宝仓拖到刘家老二刘宝柱的房间里,刘宝柱单独住在西屋,所以并不是刚刚倒塌的正房。

刘宝柱是刘家的文化人,考上秀才后一直在县里读书,老刘家的钱大半都花在他身上。

用孙氏的话说,以后老刘家光宗耀祖都要靠二儿子宝柱,她也想混一个官奶奶当当。

可惜,刘宝柱也就考到了秀才,就再也爬不上去了,不过他还是不肯回家种地,坚持赖在祁县学馆里,孙氏为了供他节衣缩食,变卖田产。

苏青把刘宝仓扔到地上,在书案上找到刘宝柱留在家里的一套纸墨笔砚拿出来,往砚台上倒了点水开始磨墨。

刘宝仓以一个极其不舒服的姿势卷缩在地上,断骨的剧痛疼得他不住的呻吟,看到苏青的举动他直发懵,弄不懂她想干什么?但他不敢问,怕这姑奶奶一怒之下把他杀了。

苏青磨完墨回头冷冷的看了一眼刘宝仓,大夏天的刘宝仓愣是被她这沉冷无温的目光吓得头皮发麻,赶忙坐直身体,哆哆嗦嗦的看着苏青,像是要被杀的狗临死时求饶的眼神。

醉妃儿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