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真的好挤

烈日当空,太阳像火炉一样炙烤着大地,到处都热浪滚滚。

道路两旁的草丛像睡着了似的,个个弯着腰,垂头丧气的样子,炎热中,不断鸣叫的知了声更添了几分烦躁。

楚清芷擦了擦汗水,感觉自己要被晒化了,焉兮兮地坐在驴车上,被一个带着草帽的中年拉着往楚家村走去。

“爹,停一下,我想喝水。”楚清芷嗓子冒烟儿,实在忍不了了,看到那边有口井,她连忙喊停。

“好。”楚荣把驴车赶到树荫底下,“清芷,你等一会儿,爹马上去取水。”

说完就提着一个桶,又拿了一个盆向井边走去。

楚清芷跳下驴车跟了过去,她一刻都等不及了。

楚荣很快从井里取了水出来,他自己没喝一口,先拿给楚清芷,“喝吧。”剩下的水他拿去放到毛驴的面前,“喝吧,你肯定也口渴了。”

驴肯定不会客气,立马喝了起来。

楚清芷觉得自己像一条搁浅的鱼,喝了水之后,总算感觉活过来了。

盆里的水她喝了一半,正说倒了给楚荣……

“不要倒,把盆拿给爹。”

楚荣也不嫌弃,把盆端过来把剩下的水都喝了,喝完水,又等驴喝完,才又继续赶路了。

浅浅慢慢的滚轮声沿着道路响起,过了半炷香的时间,总算到楚家村了。

驴车停在一家青砖瓦房的院门前,楚荣把楚清芷扶下来,又把桶和盆拿下来给楚清芷拿着,然后扬声喊,“三叔,我来还驴车。”

三叔五十来岁,身体硬朗,听到声音连忙走出来,接过驴绳,目光落在楚清芷身上,“闺女接回来了?”

楚荣连忙对楚清芷道,“快喊三爷爷。”

楚清芷现在算是虎落平阳,龙搁浅滩,只能乖巧喊人,“三爷爷。”

三叔点点头,“楚荣,这天气热,你快带闺女回家,有什么话以后再说。”

楚荣恭敬道,“是,三叔。”

楚荣把楚清芷手里的桶和盆接过来,然后便急匆匆地带着楚清芷回家了。

这是几间简陋的茅草屋,外面带着一个小院子,收拾得很干净,角落里一棵上了年纪的芙蓉树,枝繁叶茂。

进入院子前,楚荣忽然说了句,“清芷,我们家不如你养父母家,你别嫌弃。”

楚清芷点点头。

听到楚荣的声音,房子里走出来一串的人。

分别是楚荣的妻子李氏,爹娘,还有八个孩子。

是的,没有数错,就是八个,加上楚清芷,就是九个娃了。

楚清芷,“……”

楚荣给楚清芷介绍,楚清芷乖巧地一一喊了人,然后大家一起进屋。

李氏把楚清芷拉到身边坐,眼圈儿红红的,“清芷,苦了你了,以后不管怎么样,爹娘都不会再把你送人了。”

楚清芷在楚家排行老五,今年十五岁,在出生那年,县城一位老爷来村里收粮食,看到楚荣这一家孩子多,而他儿子成亲多年没有孩子,就问楚荣愿不愿意送他家一个孩子。

当时家里实在太穷,楚荣和李氏就同意的。

他们并不想抛弃孩子,但是孩子去有钱人家生活比跟着他们好,这样也能减轻一点家里的负担,考量到这些,他们才同意的。

十五年过去,老爷的儿媳妇忽然怀孕生了一个儿子,就不想要楚清芷了。

其实那老爷的儿媳妇一点儿都不喜欢楚清芷。

她每每看到楚清芷,就觉得是公爹故意在提醒不能生的事实,久而久之,对楚清芷厌恶至极。

这会儿有了亲生的,立马就想把她送走,眼不见心不烦,老爷家里自然听儿媳妇的,于是就通知楚荣去接人。

楚荣第二天就去接人了。

于是有了刚才那一幕。

楚清芷特别不习惯,在心里默默演练了两遍,才说道,“娘,过去的事不提了,以后我们好好生活。”

李氏忍不住垂泪,“我们以后一家人永远在一起。”

楚荣的大儿子,楚一试探着亲近道,“五妹,我给你凉了糖水,你要喝吗?”

五妹一直跟他们分开,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一定要对五妹好,让她尽快有归属感。

糖是金贵东西,一钱银子一斤,许多人都买不起,家里的糖还是去年过年的时候买的,大家都舍不得吃。

楚清芷想拒绝,但是这算是新家给她示好,要是拒绝,就代表她不喜欢这里,于是她点点头,“谢谢大哥。”

楚一欢喜道,“我马上去给你拿。”这个妹妹好讲礼貌啊。

楚清芷一口气把糖水都喝了,“娘,我想睡会儿,有准备我的房间吗?”

李氏连忙道,“有,有,有,跟娘来,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楚二是个女儿,她连忙道,“五妹,家里房间不多,你跟二姐睡,要是不习惯,二姐可以打地铺。”

楚清芷看着不太富裕,但人口众多的的家庭,只有一个感觉……好挤,“不用打地铺,我们可以一起睡。”

楚二开心道,“二姐睡相很好,不会挤着你的。”

楚清芷点点头,“嗯。”

来到房间,楚清芷愣了愣,床只比单人床宽一点点,睡两个人,外面的人只能侧着身体睡了,说不定还会掉下床……真的好挤。

月上云外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