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加载上一章

第1章老苏家终于生闺女了

1961年,京海重型机械厂职工宿舍,筒子楼。

楼道两侧堆积着纸箱、水桶、扫把等各类杂物,一家一个灶台垒在门口,过道阴暗逼仄。

几个妇女围着两个年纪不到十岁的小男孩,“你妈妈真给你们生了个妹妹?”

“当然!那还能有假的?”

苏小四仰着头,一脸得意洋洋。

他大名叫苏浩杰,今年七岁,一脸机灵相,因为在几兄弟中排行第四,从小就被叫苏小四。

“我妹妹白白胖胖,可漂亮了!”他说得眉飞色舞,“长大肯定是咱们楼里最漂亮的女孩子!”

“真稀罕!你爸不是说你们老苏家几代人都只生得出儿子吗?怎么你妈这回能生个闺女?”

妇女们七嘴八舌,说苏家接连生了五个儿子,不相信这第六个会是女儿。

苏小四听着她们的质疑声,气得红透了脸,梗着脖子说:“就是妹妹!爸爸抱妹妹给我看了,妹妹可水灵了……”

他邻居家刘大姨哈哈笑道:“我家二狗子刚生出来也水灵着呢,看是弟弟还是妹妹,得看下面带不带把,别是你爸爸骗你的。”

“带……不带的,我妹妹才不带把呢!”

一旁十岁的男孩儿拉了拉四弟弟,“爸让咱们回来拿脸盆毛巾去卫生院的,你别说了。”

苏小四一听,这才想起正事儿,朝一堆姨婶们又强调了一句“我妹妹不带把”,然后赶忙和他三哥跑回家,拿了几件生活用品。

市卫生院,病房。

刚生完孩子的白露面容憔悴。

她后背靠在枕头上,怀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婴儿,脸上笑容慈爱,“女孩儿就是乖巧。”

她怀里的小奶娃闭着眼睛睡得香甜,时不时努努嘴,长长的睫毛卷卷翘翘,像两把小刷子一样。

“真是啊,也不哭闹,不像那几个臭小子,成天鬼哭狼嚎的,吵得人耳朵疼。”

苏爸爸弯腰盯着闺女,嘴边挂着傻笑,仿佛怎么看也看不够。

“建民,闺女该起个啥名字好呢?”

八个月前,得知老婆怀孕后,苏建民笃定她肚子里头这个肯定又又又又又是儿子,想到家里又要添一张嘴,烦都烦死了,根本没心思想名字。

如今听她这么一问,他用力一拍脑门,“对对,得赶紧给咱们宝贝闺女取一个好名字!”

苏建民是他村子里出来的唯一一个大学生,有文凭有学历,但是对取名不在行,前四个儿子都是他老婆取的名字。

后来生老五的时候,苏建民一心以为会生个女儿。

得知又是儿子,他实在太失望了,冲动之下决定给老五取名叫“苏招妹”。

白露怕儿子受到社会无情的嘲笑,抱着小儿子哭了好几天,苏建民才放弃用“苏招妹”这名字给老五上户口,随便取了一个“苏小武”。

前两年饥荒,一家人吃了上顿没下顿,一个小小的窝头要掰成七份吃。

眼看孩子们都快饿死了,苏建民出于无奈,将最小的苏小武送到了农村奶奶家里。

想到老五的事,白露不由得一阵心酸。

“建民你可千万别再把女儿送乡下去了。”她抱紧女儿。

“不可能!我就算把那四个小子全送回老家,也不可能让我闺女离开我身边!”

苏建民从老婆怀里抱过熟睡的女儿,刚毅的国字脸变得无限柔软。

“男孩子养糙一点没事,我女儿可得富着养,将来一辈子锦衣玉食才行啊。”

这么说着,苏建民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咱们闺女叫苏锦怎么样?小名就叫锦宝!”

“苏锦……锦宝,”白露细细回味了一下,笑着点点头,“好,这个名字好听。”

“那就这么定了!”

苏建民大咧咧地笑开了花儿,抱着小锦宝,一直唤她名字。

“锦宝,小苏锦,我是你爸爸……”

谁在叫我名字?小家伙睁开圆溜溜的大眼睛。

入目是一个朝自己呵呵傻笑的男人……

“老婆,女儿醒了,她看我了!”苏爸爸激动道,“锦宝眼睛好漂亮啊!滴溜溜的,像水晶玻璃珠子,哎呀,太好看了我闺女!”

苏锦想开口说话,却发现出声竟是一阵阵不成语调的奶糯孺语。

她吓得立马闭嘴,抬眼看向朝自己一个劲儿笑的两张大脸,又看了看自己粉团子般的小手。

难不成……她重生成小婴儿了?

太过震惊,她骨碌碌转了转剔透的鹿眸,见周围陈设老旧复古,挂历上印着一个大大的“1961”,不由皱了皱小眉头。

苏建民注意到女儿脸上的表情,惊奇道:“老婆,咱们闺女皱眉了!”

“说什么呢?刚出生的孩子就会吃和睡,皱什么眉啊?”

“真……真皱眉了。”

这时门被人从外头推开,苏小四怀里抱着一个颜色泛黄的热水瓶,风风火火跑了进来,“爸爸,爸爸……”

“吵什么吵?”

苏建民回头看见儿子,脸上柔和的表情消失无踪,立刻变回一贯的严肃冷硬。

苏小四一脸委屈,“刘大姨怀疑妹妹是带把的弟弟,说妈妈这回生的又是弟弟,可欺负人了!”

他把热水瓶放在地上,又继续控诉着,“还有王大婶,徐大娘,好多人都在说!”

“真的?”苏建民问的不是小四,而是后一步进来的三儿子苏文年,“老三,你说。”

苏文年是苏家几个孩子中长得最秀气的一个,唇红齿白,有一点儿像女孩子,文质彬彬的。

没生下锦宝前,苏建民看到这些个上蹿下跳的猴小子们就烦,唯独看老三比较顺眼。

苏锦这会儿目光也移到了苏文年的身上,见他衣服破旧,打了好几个补丁,但却干干净净。

相比之下,另一个身上脏兮兮的,脸上也脏,头发不知道多久没洗了,全都是头油……

咦,这个四哥哥好邋遢!

趁着爸爸和三哥说话的时候,苏小四凑到小锦宝身边,垫着脚尖,小声问:“你到底是小妹妹还是小弟弟啊?”

小锦宝撇撇嘴。

这个四哥哥好像一个傻子!

“如果是弟弟,我就不带你玩了,我只带妹妹去玩,”苏小四说,“弟弟带出去丢人……”

喂喂!苏锦在心里说:这位小同志,你也是男孩子呀,你怎么能这么重女轻男呢?这是不对哒!

“去去去,”苏建民推开苏小四,“多少天没洗澡了?臭死了,离妹妹远一点,别熏着她!”

苏小四“哼”了一声,高高撅着嘴说:“爸爸你更臭,妹妹都快被你熏死了。”

“你个臭小子……”

“我是臭小子,你就是臭小子的爹,是臭中之臭,最会放屁的臭屁王苏建民。”

苏建民听得火冒三丈,恨不得把苏浩杰这个兔崽子给丢出去。

他正要发怒,怀里的小奶娃突然“咯咯咯”笑了起来,笑得像风铃一样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