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刚穿越就被卖

神州大陆,共分四国。

青月,宸日,风赤,雷轩。

距离四国上一次混战,已经过去百年有余。

近百年内,四国很有默契的都没有主动挑起战乱。

除却偶尔会有的山匪马贼做乱之外,百姓们几乎听不到战乱的消息。

没有战乱,百姓们就能安居乐业。

但,在一些边境处,还是会有人穷的连饭都吃不上。

青月和宸日交接的某处大山里,就有一个这样的村落。

此地名唤落日山,山里有个百十户人家的村落。

破旧的木屋子里,一个面色枯黄的女孩儿躺在杂乱的床上。

女孩儿是这家的幺女,乃是一个哑巴,为着父亲要把她卖给一个丑八怪当媳妇撞了柱子。

胡星儿醒来的时候,旁边围着好几个人。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去问这些人是谁,就听一个女人乐呵的笑了起来。

“醒了,太好了,她醒了!”

女人约摸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一脸的兴奋。

胡星儿有点懵,她刚才不是还在开车的吗?

哦~~想起来了,她出车祸了,撞到了个大卡车上面。

因为出车祸,所以被送到医院里来了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眼前这几个人又是谁呢,她一个也不认识啊。

微微扭动了一下头,就感觉的额头上传来剧烈的疼痛。

感觉像是谁拿着锤子,往她头上狠狠的砸了一下一样。

胡星儿张开嘴,想要问这些人是谁。

可是张开嘴巴,愣是没发出半点声音。

伸出手,摸摸自己的喉咙,她有些惊慌。

莫非是因为车祸的原因,她伤到喉咙了?

“醒了就好,人家一会儿就来接亲了。

我告诉你,我已经收了人家的钱,你就是死,也得给我死到他家里去。”

一个男人蹲在角落,恶狠狠的说道。

这户人也是姓胡,说话的,就是一家之主,胡奎。

胡奎膝下一共三女一子,对于这三个女儿,他是嫌弃了一辈子。

别看胡奎看重儿子,他可不是因为什么家里有万贯家财需要继承。

只是根深蒂固的无子就是无后的观念,才会让他看轻女儿。

“爹,小妹都这样了,你还逼她。”

方才的女人开口,语气里有些不甘。

她便是胡奎的长女,没有正经的名字,胡奎夫妇都管她叫大丫。

“你个嫁出去的赔钱货,我家的事不用你操心。

你也不看看人家给了多少银子,你们两姐妹的聘金加起来都没有他给的多。”

蹲在角落的胡奎站起身来,朝床边的几个人瞪眼到。

那人可是给了十两银子求娶自家的小女儿,胡奎当然不会不同意。

“大丫啊,你爹说的对。

那人可是给了十两银子呢,咱家什么时候见过那么多的银子啊。”

胡奎的妻子苏氏在一旁附和道,说着还把大丫往旁边推了推。

“爹,娘,那个人长成那样,还住在山上,你这样什么都不管,就要把小妹嫁过去。

说白了,你这是嫁闺女吗,你这是卖闺女!”

大丫站在胡星儿的床头,大声说道。

“卖和嫁有什么区别,左右嫁出去了也是别人家的人。

大丫,我跟你说了你别管这些事,滚回你自己家去。”

胡奎见她还在反驳自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胡星儿躺在床上,只觉得额头上钻心的疼。

伸手想摸摸那疼的地方,却被另一个女人握住了手。

“小妹,伤口刚止住血,可不敢乱摸。”

说话的是胡星儿的二姐,胡奎夫妇都管她叫二丫,她的声音要温柔一些。

看了看屋子里争吵的四个人,胡星儿更懵了。

这是在干嘛?拍古代乡村苦情戏?

这破旧脏乱的小木屋,又是从哪里找来的场景?

可是她不是出了车祸吗,怎么莫名的到了这片场呢?

心中有万千的疑问,奈何说不出一个字。

胡星儿比划了半天,也没有一个人理她。

被忽略的她半躺在床上,四下看了看这屋子里的陈设。

时不时有寒风钻进来的木板墙发了霉,桌上东倒西歪的躺着两个黄到包浆的杯子。

她在心里暗暗感叹了一下,是什么样的人家才会过成这样。

之前大声吼的胡奎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棉衣,上面打着数不清多少层的补丁。

尽管是黑色的布料,却还是能看到衣袖处和胸口处有些发亮的油污。

旁边的苏氏也是穿着一身大红色的棉衣,同样的打满了补丁。

只是相较于胡奎的那身衣服,她的要干净一些。

“爹,娘,接小哑巴的人来了。”

胡奎唯一的儿子胡胜跌跌撞撞的跑进来,对屋子里的人喊道。

“快,把红盖头给她盖上。”

一听接亲的人来了,胡奎立刻招呼自己的妻子。

苏氏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红盖头,一把盖到胡星儿的头上。

还在状况外的胡星儿眼前一黑,就被人从床上拉了起来。

“爹,娘,你们不能这么对小妹。”

大丫想要护住自己的妹妹,奈何父母和小弟齐齐上阵,她根本奈何不得他们。

“二丫,你快来帮忙啊。”

见自己一个人护不住小妹,大丫急急的喊着二妹也来帮忙。

“大姐,你都是嫁出去的人了,这么插手娘家的事不合适吧。”

胡胜拉着大丫,不让她阻拦胡星儿出门。

胡星儿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身上竟然一点力气也没有。

心里想着要反抗,却只能任由胡奎夫妇推着她往前走。

厚重的红盖头盖在她的头上,她根本连路都看不到。

只在盖头下看到一双裹满了泥的黑靴,单看脚的话,此人应该是个十分高大的人。

“贤婿啊,人你领走吧,往后她就是你的人了。”

盖头下的胡星儿听到胡奎如是说道,语气里带着万分的谄媚。

那人冷冷哼了一声,一手牵着胡星儿的手就准备离开。

“爹,这人长的这么凶,你怎么能把小妹就这么给他。”

大丫还在后面大声的阻止着,却根本不起什么作用。

无论是胡奎还是苏氏,心里都只想着那沉甸甸的十两银子。

一双铁一般的手掌钳着胡星儿细小的胳膊,让她没有一点挣脱的机会。

胡星儿被牵着往前走着,脚步虚浮到似乎下一刻就要跌倒。

“爹,你不能这么对小妹,你这是卖女儿,我要去官府告你。”

大丫一心想要护住自己的小妹,却根本没有用。

胡星儿听到一下响亮的巴掌声,伴随着胡奎的怒喝。

“滚回你自己家里去,我家的事轮不到你管。”

“大丫,你在说什么胡话啊。

你还要去官府告你爹,你莫不是忘记你爹的巴掌打人有多痛了。”

苏氏长叹一口气,也跟着训斥道。

之后的声音胡星儿就听不到了,她被那脚穿着泥靴的人拉着走的越来越远。

一颗糖Y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