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前世今生

霍瑛死了。

大婚前一夜,当朝太子,她的未婚夫婿,敲着窗户喊她,“阿鱼阿鱼,我从头到脚都裹得严严实实的,不算见面,不会不吉利的,你开下窗,我说几句话就走”。

隆隆寒冬,他尚在变声期的嘶哑声音绷得很紧,有种青涩的紧张与期待。

她打开了窗户,看到了从头包到脚宛如做贼的太子殿下,也看到了电闪般横劈而来的刀芒。

她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却看到自己的头颅从脖颈上飞了出去。

她甚至看到了自己的头落到了一只满是刀茧的大手上和那双手上方阴狠兴奋的眼。

“阿鱼!”

凄厉至极的痛呼声回音般在耳边震荡着,脖颈处被束缚的窒息感传来,她有些迷糊,伸手去抓那束缚她的东西。

是麻绳。

她更迷糊了,几乎怀疑自己在做梦,只窒息感太过真实而痛苦,她本能地双手猛地用力,想扯断那索命的麻绳。

只她再迷糊也知道,以她的力气,别说麻绳,就是绣线,她也扯不断。

不想她的身体却极轻盈,她这么一用力,竟就轻飘飘飘了起来,额头狠狠撞上了横梁。

“嘭——”

“砰——”

箭袖玄衣的年轻男子猛地踹开门,看到的就是十四五岁的少女玩杂耍般双手撑着麻绳在半空晃荡,绣花鞋尖缀着的珍珠在阳光下盈着七彩的虹光。

他默默看了一眼,沉默退了出去,避到一边。

落后他几步的宁河长公主大跨步挤进门,厉声喝道,“孽障,你今天就是死了,你的尸体也要抬进福广王府——”

宁河长公主的声音在看到玩杂耍的少女后戛然而止,愤怒的表情空白了片刻,猛地咳了一声,才将憋在心口的那口气喷了出来。

搀扶着宁河长公主的蔡柔儿震惊下喃喃念了声什么,又猛地回过神来,喊道,“快来人,扶二妹妹下来!”

因为霍瑛吊得太高,丫鬟婆子们搬凳子搬桌子的折腾了半天,也只能堪堪抱到霍瑛的膝盖处。

霍瑛又吊上瘾了似地紧紧抓着麻绳不撒手,竟是怎么都弄不下来。

宁河长公主刚下去一点的火气再次“嘭”地炸裂开来,“阿戟,给本宫把她弄下来!”

一个身形壮硕的胖丫鬟哎了一声,利用体型的优势硬是将忙乱成一团的众丫鬟婆子挤了开去,右手猛地一甩,闪着寒光的匕首飞旋着割断了两指粗的麻绳,“咚”地一声钉在了屋梁上。

霍瑛应声掉了下来,胖丫鬟肥厚的双臂高高举起,恰恰接了个满怀。

宁河长公主,“……”

眼疼!

她也不要蔡柔儿扶了,甩腿就往外走,直走到院子口处才猛地想起来好像忘了什么,回过头去。

院里高大的栗子树下,箭袖玄衣的年轻男子正默然看着她,没有表情的俊脸莫名有些委屈巴巴的味道。

宁河长公主,“……”

眼更疼了!

……

……

蔡柔儿顾不上去追宁河长公主,指挥着丫鬟婆子将霍瑛搀去床上靠着,亲拧了帕子给她擦脸,又喂她喝了一盏玫瑰露。

霍瑛一直面无表情地任她动作,她莫名有些心虚,命丫鬟婆子都退出去,凑到霍瑛身边压低声音问道,“二妹妹,你刚才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等我找祖母和福广王来救你?”

霍瑛还不聚焦的眼珠转了转,“福广王?”

蔡柔儿有点把不准她的意思,疑惑点头,“不是二妹妹你说宁愿死也不会嫁给福广王,我们才想出那个主意的,本来都快成功了——”

蔡柔儿说到这顿住声音,明显是怪她临时改变主意,又不肯死了。

霍瑛没接她的话头,再次重复,“福广王,霍延之?”

蔡柔儿以为她是像往常一样不许她尊称霍延之为王爷,只觉那个熟悉的华平乐又回来了,提着的心落了下去,语气中又带上了三分平日的不屑和居高临下。

“二妹妹,祖母叮嘱很多遍了,福广王可是咱大萧收复燕云十六州的大英雄,大将军,更是咱们华家的大恩人,不能直呼名讳的,不恭敬!”

霍瑛垂头看向自己布满茧子的指腹,福广王,霍延之,竟然都已经可以娶妻了——

“今年是哪一年?”

蔡柔儿嗤了一声,语气更加不屑,她这个名义上的二妹妹还真是不学无术,“政和二十三年,二妹妹,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霍瑛转了转眼珠,直直看向她。

政和二十三年——

明明上一刻,还是政和八年的冬天,她正忐忑又怀着淡淡期待地准备入主东宫,承担起保护霍延之平安长大的重任和太皇太后的厚望。

这一刻,却到了政和二十三年,霍延之已经长大成人,而她则成了霍延之的未婚妻……

蔡柔儿被她直愣愣的眼神看得心慌,又试探叫了声二妹妹。

霍瑛转了转眼珠,用力清了清嗓子方说出了话,“刚才疼得狠了,我没忍住。

你去帮我跟祖母说,这次我是假寻死,下次就不一定了,我死也不会嫁到福广王府”。

蔡柔儿本能觉得有些不对,想了又想却实在找不到不对在哪。

明明跟之前她和华平乐约定的一样啊!

她左想右想都没能想出来哪里不对,只好安抚了几句往外院去了。

……

……

外院的客厅中,宁河长公主和年轻男子都已经灌下了一肚子的茶。

微苦的茶水将宁河长公主满腔的愤怒慢慢浇成了涩重的绝望,客座的年轻男子却还是不动声色的面无表情。

蔡柔儿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一眼扫见那年轻男子就微微红了脸。

福广王真是俊俏,比苏掌院俊多了,也就华二那个蠢的为了个苏掌院将这么好的未婚夫往外推!

倒是成全了她!

她想到这神色越发地温柔乖巧了,俯身行礼,“祖母,二妹妹没事,只受了点惊,只二妹妹说,说——”

宁河长公主眼神猛地一厉,看着蔡柔儿的目光多了几分审视,“她还说了什么!”

这丫头平日伶俐,今天却在她见霍延之时冒冒失失地冲进来喊什么二丫头说死也不肯嫁给福广王,她怕二丫头真的做傻事,请她过去主持大局。

现在又故意吞吞吐吐地,就算二丫头的确犯了大错,这丫头也清白不了!

果然,蔡柔儿欲言又止地扫了霍延之一眼。

宁河长公主冷哼,只那场闹剧霍延之亲眼目睹,现在藏着掖着也没有意义,倒不如说个明白,遂厉声喝道,“说!我倒是要瞧瞧她能说出什么混账话来!”

蔡柔儿将霍瑛的话重复了一遍,本以为宁河长公主定然勃然大怒,不想宁河长公主已对她起了疑心,只一味沉默。

在她的沉默中,蔡柔儿心头的窃喜慢慢化作了惶恐,忍不住叫了声祖母。

宁河长公主沉沉扫了她一眼,起身行礼,“皇叔恕罪!二丫头她,她实在是——

皇叔也知道,这孩子自小没了爹娘,我不免偏疼了些,没想到竟养左了性子,实在是无颜面见皇叔啊!”

当今皇帝以皇孙之身承位,霍延之是先孝鼎帝的遗腹子,因此年纪虽小,却是皇帝嫡亲的皇叔。

宁河长公主是皇帝的嫡长姐,也是要唤他一声皇叔的。

先孝鼎帝临崩前降旨,按民间保小儿平安长大的做法,让霍延之给母舅做干儿子,随舅家的姓,姓霍。

因此,他算是霍家的人,与宁河长公主结亲却是不碍的。

霍延之仿佛没有看到宁河长公主的愧疚,起身道,“无妨,也算是扯平了”。

宁河长公主愣住,扯平了?这是什么意思?

蔡柔儿猛地抬起头,不敢置信看向霍延之,这都能忍得下去?

难道他也和那些俗人一样,都只看家世,其他什么都不管了吗?

不对不对,他那般英雄了得,又那般高贵英俊,定然不会那般媚俗!

他定然是有苦衷的,她要做的就是解决他的后顾之忧!

她这般想着又不自觉偷眼看向霍延之,眼中除了狂热又多了七分的坚定。

自从第一次见到他,她就坚定了要嫁给他的心!

而且她不但有坚定的心,还有娇美的容貌,还有聪明的头脑和手段,还有华府做靠山,她一定能如愿嫁进福广王府!

然而,霍延之却没有看到她娇美的容貌,也没有看到她的狂热和坚定,摆手免了宁河长公主相送,转身离开。

朱衣公子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