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被熊孩子扔下树

宋府管事宋全一看她这架势,眉头捏出个川字,朝两边府中家丁使了个眼色,立刻有家丁上来就要将春姨娘往外拖,可春姨娘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两个家丁一时间竟然没将她制服,有几个带刀侍卫暗骂一声废物,上前一脚将吵吵嚷嚷的春姨娘踹翻在地,厉声呵斥:“你吵什么!惊扰了贵人你担当得起么!”

春姨娘被踹得在地上滚了一圈,宋清月被她护在怀里,也滚了一圈。姨娘的裙子上沾了灰尘,嘴里还在絮絮叨叨地念着:“可是,可是,让奴婢见见老爷,让奴婢见见他,三姐儿会说了,真的会说话了呀……”

侍卫见这女人纠缠不休,手放在刀把上,就要抽出刀来。

“慢着!”

正在这时从墙头跳下个锦衣华服的小郎君,一脚踢在那侍卫手背上,将抽出半截的钢刀又踢回刀鞘里。

“什么毛病,动不动就踹人!”他身量不高,自己还是个孩子呢,背着手训斥起侍卫来架子却十足,弯下腰细细看被春姨娘抱在怀里的奶娃娃,两个人,两对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相互瞪着。

小郎君伸手指戳了戳奶娃娃粉嘟嘟的小脸蛋,手感真好啊!他龇牙一笑:“嘿嘿,你几岁了?会说话了?”

春姨娘立刻爬起来,对着这位小少爷跪下磕头:“回,回小少爷,我们姐儿三岁。”

“三岁才刚会说话?”小少爷惊讶道,“本公子三岁的时候三字经都会背了!你怎么这么蠢呢?”

“你才蠢!”

奶娃娃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把管事宋全还有一干赶来的丫鬟婆子吓了一大跳。

少年郎身后有个面白秀气的清瘦小伙子尖声细气地斥道:“你放肆!”一看就知道是个小黄门。

被锦衣小郎君嫌弃无比地挥手示意他一边呆着去,还回头瞪了那人一眼:“万福你闭嘴,朝个三岁的小娃娃凶什么?”

小奶娃娃在一旁赞同的点头,小林公公委委屈屈地瘪瘪嘴,退到一边去。

小郎君又伸手捏了捏奶娃娃的脸,手劲贼大,捏得宋清月痛死了,真是个熊孩子,下手没个轻重,她叫道:“你轻点!”声音脆亮,口齿清晰。

周围宋府的下人们都惊呆了,周围发出嗡嗡的议论声。

小郎君乐得哈哈大笑,蹲在春姨娘跟前,抬起头问宋全:“她以前从没说过话?”

宋全恭敬地弯下腰回话:“回世子,三姐儿到现在也没说过一句话,咱们都以为是个哑巴呢!”

“嗯——是么。”小郎君摸着下巴,盯着奶娃娃的眼睛瞧,只觉得这奶娃娃的眼神格外灵动,像是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似的,他伸出手要求道:“给我抱抱。”

春姨娘迟疑,宋全立刻帮她做了决定,将宋清月从她怀里抽出来,放到小郎君怀里。

“嘿嘿,小家伙,叫声哥哥听听。”小郎君抱着她站起来,一双漂亮的眸子里仿若闪着星辰光辉。

“……”

宋清月叫不出口,这个熊崽子,还是个小学生吧,抱稳一点啊,别把她摔了喂!

“小屁孩。”她低声吐槽了一句,她以为自己声音够低,说得够不清楚的,没想到小郎君听懂了,高高挑起眉毛。

“谁教你说这话的?”眸中威胁之意十分明显。

别!别摔着我!宋清月秒怂,从善如流、毫无灵魂地喊了一句:“哥哥。”

“欸,这才对。哥哥带你玩好不好。”

小郎君面如白玉,剑眉星目,笑起来如四月春风,长得像个天使,长大以后定是要祸害不少女孩子的,宋清月想。

不过,很快她就气得只想骂娘了!他根本就不是天使,是个恶魔,彻底的恶魔!

小郎君见她懒懒的,似乎不想搭理自己的样子,又听宋家管事方才说这孩子生下来居然没哭过!

这怎么行?他戳她脸上、手上的肉肉,揉乱她的头发,还tm把她抛着玩!

要命,要了老命了,随着周围丫鬟婆子的惊呼,宋清月被他夹在腋下,带上了三米高的老槐树上!

“怎么样,高不高?怕不怕?”小郎君见她一张皱成包子的小脸,愤怒地憋红了脸,可一双眼睛居然一点泪意都没有!

难不成是真的不会哭?他心想,还要不要再玩点更刺激的?

这时,树下有人怒斥:“逆子,给本王滚下来!”

诶哟,老爹喊他了,他朝下看了一眼,龇牙一笑,突然双手一松,随着奶娃娃以及周围丫鬟婆子家丁小厮的惊呼,宋清月被这熊孩子从三米高的树上直接扔了下去!

卧槽!!!!

一声国骂差点脱口而出。

春姨娘被直接吓晕了过去,倒在一个粗使婆子怀里。

好在,有惊无险,宋清月被树下那位怒斥小屁孩的健壮大帅哥稳稳接住。

宋清月的怒火在看到帅哥的一瞬间被那张俊美无俦的脸治愈了,这位大帅哥似乎有轻功,飞身而上,接得十分稳,宋清月一点没被伤到,紧接着,她就被大帅哥送到另一位帅哥怀里。

如果说刚才那位是英气勃发的肌肉型帅哥,这次这位就是儒雅如月光般的神仙人物。

啊,对了,这神仙人物是她亲爹,现年二十九岁的广州府知府,宋建鸣,宋四爷。

不要紧,这不影响她欣赏帅哥,之前爹都没抱过她,如此近距离看她这个儒雅的帅爸爸还是头一次呢!

另一边,英姿飒爽的健壮大帅哥轻功上树,揪着那熊孩子的后领将他拎下来,狠狠摔在地上,从腰间拔出马鞭就要抽他。那小郎君动作快得让人看不清楚,猴一样跳起来,窜出十几米去,一鞭子落空,在地面发出十分响亮的脆响。

英姿健壮大帅哥气得追上去,一边抽鞭子一边骂:“臭小子你找死,看本王今天不扒了你的皮!”

小郎君一边逃一边哇哇乱叫:“诶哟,父王饶命!诶哟抽死儿子了!诶哟!父王,你怎么这么狠心,痛死儿子了!……”

他叫得响,其实鞭子根本就没碰着他一根汗毛,啪啪声渐渐远去,这帮侍卫面无表情地见怪不怪,几位贴身黄门速度极快地跟过去,看样子也都是有功夫在身的。

宋建鸣抱着宋清月,一大一小,两脸无语地望着那对远去的父子,同时欸了一声。

“嗯?”宋建鸣听到怀里的奶娃娃也叹气,好笑地低头瞧她。

就见奶娃娃朝他翻了白眼,态度冷淡,声音却嗲得叫人浑身一麻:“宋大人好!”

鞋底红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