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前言

一九三二年,扬城的冬日,银装素裹。

邵家园林式的宅子,被这冷冬,装扮的煞是好看。

院子中,一位妙龄女子更是精致妍丽,半点不逊色于这座古典的园子。

只见她,手中挚着药方,一边看,还一边嗅着刚刚研磨出来的药粉。

大概是药粉不对,她轻叹了声,“唉,又失败了,难道是药方有问题?”

她这轻蹙眉头的模样,惹人又怜又爱,可惜,此处只她一个。

少女也不是旁个,正是这座宅院的嫡出大小姐,邵韵诗,小名瞒姑。

大概是再看不出药方中的问题,邵大小姐无奈地又叹了声,“难道是我记忆出了问题?”

她呢喃出这句,人不由地又有些怔愣起来。

想起了自己的前世,那是充满了离乱和心酸。

明末扬城时,她作为巡抚家的嫡长女,城破后,再睁眼已然是近代的邵家嫡出长女,邵韵诗。

这女孩子命不好,落水身亡后成就了明末而来的她。

好在,当时只有五岁的原身是没有什么记忆的。

且,因着小女孩有个和离的娘,性子有些孤拐,倒也没叫她露了馅。

这么一换,她一路磕磕绊绊下来,日子也过了十几年。

如今,已然是民二十一年了。

自打五岁落水,差点身亡后,她就时常被接到苏州的老姑奶奶跟前教养。

被老人家细心慈爱的对待后,她的性子渐渐倒是放开了些。

甚至,前世那些乱而压抑的画面,也淡忘了不少。

不过,自从知道这个时代,也是离乱频发的时期,她一下子收起了懵懂,专研起了一切能保命的手段。

研磨药方就是其中一项。

‘吱嘎’一声响,打断了邵大小姐的思绪,炼药室的门被从外面推开了。

邵大小姐微侧了头,见着来人,问道:“东西送去了,可见着了人?”

回话的是她的伴当小师妹,杨晓冬。

只见,晓冬微有些沮丧地道:“没见着正主,只守门的庚叔在,东西已经叫他收好了。”

邵大小姐放下手中的药方,顺手将茶盏推到晓冬跟前,道:“庚叔可知道,罗大哥几时能回来?”

罗大哥,罗丛柏是大明寺济圆和尚的俗家弟子。

因邵老爷子和济圆和尚交好,遂,罗丛柏和邵大小姐也算是自幼相识,颇有些青梅竹马的意思。

“庚叔没说罗大哥几时能回来。”晓冬想起今儿在街面上听来的消息,眼眸一转,“对了,师姐,你说罗大哥会不会也去沪上了?”

“嗯?你这是什么话?”邵韵诗索性认真地看向,一脸我有证据的晓冬。

晓冬见师姐看过来,忙坐正了身体,压着声音道:“一早我出去,就听卖报的报童喊什么,沪上各界爱心人士纷纷解囊,以资抗挣,等等。”

“你帮我买了今日早报了吗?”听的这话,邵韵诗忙看向晓冬的手上。

晓冬听了脸一红,讪笑道:“我急着听消息,将这事忘了。”

“你……”

眼见着师姐要训,晓冬忙道:“唉,也不能说忘了,今早买报纸的人忒多,我就迟了一会,那报纸就卖完了。”

邵韵诗听的这话,很是无奈地瞪了晓冬一眼,早知道就叫喜妹出去买了。

前世,她就时常随着父亲爷爷哥哥们看朝廷的邸报,也常听长辈们给她分析朝政大势。

到了这世,比之以往更加便捷,不仅官府才有邸报,街面上随处就有报童卖报。

看报已经成了她每日必做的事,今儿没有,还真有些不习惯。

晓冬知道,自己今儿算是办砸了事,忙讨好地道:“要不然,我去印书馆看一看,说不定还有打板的底稿在。”

邵韵诗摇头,“不必了,这些日子的报纸,大多内容差不多,也没什么新闻。”

这?晓冬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可师姐不是一直收集报纸吗,若是断了一天,怕是不好吧?”

邵韵诗每日看报,都将有用的信息留下,以便分析如今的态势。

还别说,不论是邵家还是苏州老姑姑闫家,甚至青岛的外祖陆家,都因为她这个好习惯,避开过几次祸事。

邵韵诗瞧着晓冬结巴的样,摆手,“如今沪上态势已成,打已然是势在必行了。”

“这?”晓冬心头鼓跳,“师姐,要不还是买张报纸来吧,再不济,我去捡人家看过的。”

邵韵诗摇头,“不用了,这仗如何打,普通的报纸是不会刊出的。如此,缺一天报纸,也没什么不行的。”

听着师姐的分析,晓冬也就放下了,转脸道:“罗大哥前些时候,急订了那么多的外伤药,肯定就是送往沪上的。”

这丫头今儿还真是追根究底了。

邵韵诗无奈地点了点她的脑袋,道:“你罗大哥的事,你还是少问为妙。”

晓冬心虚,吐了吐舌头,“我这不是在家同你说嘛。”

“这也不行。”邵韵诗白了晓冬一眼,“你在外头,若是遇上你罗大哥,也不可贸然相认。”

晓冬时常随师姐,看报纸,读一些先进的书籍,对来去神秘的罗大哥到底在做什么,多少有些底。

“师姐放心,我省的。”想了想,她忙又压着声音道:“我今儿上街,还听人说什么,又有人被抓了。”

邵韵诗沉着脸,叹道:“外辱当前,这些人还只想着自己,这还有救吗?”

想起前世父兄抗清时遇到的各种掣肘,邵韵诗只觉得一口气堵的难受。

晓冬瞧着师姐难受,心里也是憋屈。

她时常接触最底层的平民们,更知生活的甘苦。

遂,她当即道:“如今,大家活的就够苦了,若是,万一叫那倭打了进来,那日子可怎生是好。”

可不是这话,邵韵诗想起前世扬城破,清兵的作恶,不觉胆寒。

虽说,那时候父亲早一步被调往了别处,可惨状还是透过人们的悲伤,传了过来。

想到此,邵韵诗眉心紧皱,一时心烦意乱,扬城离沪上并不远。

晓冬一时又想起庚叔的事,忙道:“对了,庚叔说,庚婶的身体已经有了起色,想问师姐,可有时间去复诊?”

早春花开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