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3章临阵

世界上,有些实情往往是最令人伤感和无奈的。

一屋子与会人员,听着现况,久久无言。到底,己方太弱了。

大家对老苏的解释,也能理解。

罗丛柏还算沉得住气,想了想,道:“若是孩子不哭的话,这一路能走吗?”

老苏点头,肯定道:“只要不哭闹引来特别巡查,一路上我都有打点,肯定能安全走出去。”

老苏说出了方法,总算叫大家觉得他靠谱了一次。

罗丛柏松口气的模样,更加叫大家安心。

萧首长眯了眼罗丛柏,笑问道:“看来你有想法。”

罗丛柏也不瞒着,“嗯,陆医生医术高明,说不定能叫孩子不哭。”

这什么话,萧首长严肃道:“你小子可别乱来,孩子小,用不得那些药的。”

罗丛柏点头,“首长放心,我省的。”

知道他是个有分寸的,萧首长安心了。

有了具体的法子,众人也不耽搁,直接散会,分头行动了。

事情急,罗丛柏踩着月色,顾不得避讳,直接往邵韵诗这边来了。

邵韵诗也没真歇下,她等着开会结果呢。

罗丛柏一进来,她立马就道:“可是要我帮忙。”

这是肯定句而非疑问。

罗丛柏赞许骄傲,“嗯,孩子们即刻就得走,不过,有个婴儿得能叫他在路上睡着,不然哭闹起来的话,必定要引来巡查,你看?”

罗丛柏看似询问,实则就是来求救的。

要是以往,邵韵诗少不得要同他笑闹番。

今儿,她知道事情紧急,倒也不拖沓,直接道:“那孩子我看过,身体有些弱,用药怕是不妥,不过,可以针灸睡穴。”

能有法子就好,罗丛柏面露喜色,“针灸我会,只是深浅得你教一教。”

邵韵诗点头,“是不是现在就得去?”

罗丛柏想了想,“你等着,我去跨院一趟。”

这是还要商议了,邵韵诗了然地点了点头。

事情急,又有了解决的方案,很快,大家一致地通过了决议。

不过,这期间,也有些小的龃龉。

会议室内。

“分开走?那我跟着首长。”小肖队医一脸坚持地对罗丛柏道。

罗丛柏皱眉,“这是命令,你必须随同孩子们一道转移。”

小肖队医犟着头,“我接到的命令是照顾好首长们,照顾孩子只是额外的。”

“小肖,别争了,跟着队伍先转移,我和其他俩位的身体都很好。”萧首长扶着小赵的手走了过来。

罗丛柏一见了他,忙皱眉道:“小赵,你可真胡闹,怎么能叫首长下床。”

小赵还没回话,萧首长倒先瞪了眼,“还不是你小子处置不妥当,这都什么时候,还在这墨迹。”

这话看似教训罗丛柏,实则暗怪小肖队医不懂事了。

小肖队医也确实听了出来,红着眼睛道:“首长,照顾您的身体是上头交代的任务,我不能违反命令。”

“俗话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小肖,你该听现在领导的。”萧首长对女孩子还是颇为客气的。

小赵对她有些不耐烦,“就是,咱们首长有陆医生在,哪里能不安全了。”

这话听的小肖队医眼眸一暗,“那正好叫陆医生跟着孩子们好了。”

“小肖同志!你的组织纪律性呢。”罗丛柏实在是没想到小肖队医居然如此任性。

萧首长也皱眉不已,“小肖同志,陆医生只是来帮忙的,你觉得叫人家跟着去护送,合适吗?”

小赵不便多话,可对小肖那真是一点也看不上了,别说前儿首长差点被她害了,就来前的这一路,若不是她拖后腿,这一行人哪里能如此狼狈。

说不定,行迹暴露,不是内奸,而是小肖队医的折腾。

小肖队医并不知道大家对她早就忍让过度了。被说,她犹自委屈地道:“我又不是保育员。”

罗丛柏已经不想听她的理由了,直接命令道:“这事已经汇报给了上级首长,你赶紧去收拾行李,跟着一道出发。”

这就是命令了。

小肖队医还是知道不能抗命的,再不敢多话,憋着嘴,楚楚可怜地看了眼罗丛柏,低头就走。

她这样,是个人都知道点了意思,除非那人是个瞎的。

萧首长很不客气地指着罗丛柏,“看来是你小子惹着人了。”

他这话,叫罗丛柏气的半死,自家媳妇可还在这呢,若是叫瞒姑误会可如何是好?

对罪魁祸首的小肖队医,他如今不仅仅不满了,更是想有多远就离多远了,只可惜还得大局为重。

小赵低着头,不敢看木队长黑着的脸了。

萧首长自然也知道罗丛柏的事,刚才不过是开个玩笑,不过,这会子他倒是认真了起来,想交代几句。

小赵扶着人,早就发现首长有些站不住了。

他一下拦住要说话的首长,道:“有什么话,首长还是和木队长回屋说话的好。”

罗丛柏也发现了首长的勉力,顾不得别的了,忙跟着小赵,一道扶住了萧首长。

萧首长也确实有些累,顺势点了头,边走边道:“这次你留下,重新安排个人,跟着孩子们走。”

“不行,我得将孩子们送到了地头,不然不安心。”罗丛柏直接否决了。

萧首长暗叹了声,“你跟着走,本来是一道决定的,可如今你也看见了,就小肖队医这拎不清的模样,你跟着合适吗?”

涉及到大家的安全,小赵也敢冒头了,“木队长,我看您还是听首长的吧,咱们队伍里也不是只您一个人能护送。”

这话可够直白的,换一个人还当他讽刺呢。

萧首长听了,道:“对,我看二生就不错,让他跟着,绝对不成问题。”

二生是侦察兵出身,为人处事也圆滑,配合工作确实不错。

罗丛柏也是烦了小肖队医的麻烦劲,想想送孩子比之护卫首长他们确实危险小些,便点头道:“那行,就安排二生跟着。”

两人都是这支临时组合的最高领导,他们定了,也就算是经过组织决议了。

罗丛柏定下二生跟着,还得去寻邵韵诗,另外解决孩子哭的问题。

出了首长的病房,罗丛柏瞧着黑黢黢的廊道,烦躁地撸了把头发。

早春花开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