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团聚

“山上猎户死了,你见着没?”

“我刚去看,啧,死得可真干脆。村里男人都说,是被比他还凶还壮的汉子一下扭断脖子。要我说,活该。”

贫寒山村,两个妇人望着半山腰上人进出的地方嘀咕。

方脸盘的说:“可不是活该,前头两个婆娘都是被他硬生生打死的,现世报。没了这个恶人,全村都松口气。要我说,这人猎杀得心都黑了,每次进村那眼神看着吓人。要杀人似的。可死了,不用提心吊胆。”

宽鼻子的接口:“可不是嘛,不过我记得他不是又带回两个人来?”

方脸盘就道:“就那一大一小两个小女子,瘦得麻杆似的,不定已经被他打死喂了狼。谁还操心这个,村长说了,不怕私仇杀人,就怕那比猎户还要凶狠的凶手会对村里人下手。这会子都安排巡查了。”

宽鼻子:“那可了不得,我得让我男人把门窗院墙修一修。”

两人嘴里一提而过、比猎户还要凶狠的凶手正背着孩子急速走在山路上。

五岁的扈暖时时向后张望:“妈妈,咱都走一晚上加半天了,他们追不上,你放我下来,快歇歇。”

扈轻不停脚:“妈妈还有力气,再走一会儿。”

扈暖在她肩头蹭了蹭柔软的小鼻子:“妈妈,你是不是砍怪物才长的力气?”

步子一乱,扈轻干脆停住脚,双腿弯曲,让小人儿从她背上滑下来,自己顺势往地上一坐,和小人儿眼对眼:“你能看到?”

扈轻很诧异,末世来临后,自己看不到女儿女儿能看到自己?

扈暖点头:“闭上眼就能看见。”又说:“现在什么也看不见了。”

扈轻更加诧异。侧耳倾听,没听到任何人声,听到了潺潺水声,她牵着小人儿往水声传来处去,找到石间一股清流,挽水洗了把脸,撕下裙裾洗干净了给扈暖擦过手脸,喂过水,才有功夫对信息。

扈暖才五岁,身量比现代孩子的标准略矮一些,也瘦一些。以前还算肉嘟嘟的小脸现在也瘦了一大圈,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倒显大,让人瞧着更加心疼。

两人母女的关系有些奇特。说来这是一段只有神可以解释的奇遇。

当年扈轻只是现代世界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心中充满的仇恨也只是普普通通的父母辈的爱恨情仇。因为当爸的不做人,害得她妈和她妈的爸妈一家三口不幸离世,扈轻把生命和生活全放在报仇上。

现在往回看,那时就是一个中二患者病入膏肓。

突然有一天,扈轻睡梦中魂穿。落在某位小官后院正在生产的小妾身上。

小妾正在生孩子。不足月,早产。小妾怕疼更怕死,不生了。眼看孩子被她憋死在腹中,扈轻空降,当机立断,配合着产婆把孩子生下来。

一个可怜的猫崽一样的小女娃,就是扈暖。

扈轻以为自己回不去了,仇没报可有了女儿,干枯的生命被另一种情感滋润,她带着扈暖低调生活了半年,突然又穿了回去。

现实世界的时间还在那一晚。

以为是一个真实得过分的梦。

扈轻把梦封存,继续报仇。过了一段时间她又穿了,穿过去的时候小妾正把一岁的扈暖往满是水的盆子里按。

谋杀。

扈轻怒了,热气上头的她毁了小妾的容,让她再不能拿扈暖争宠,只能指望这个看不上的女儿。

而变故也在这之后发生。

扈轻救下扈暖,当即被这个世界弹了出去,可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扈暖可以入梦了。

准确的说,两人在各自的现实中都入睡的话,她们会出现在第三世界。

一个平行于扈轻现实世界的第三世界。在那里,扈轻带着扈暖过着二十一世纪的生活,直到——扈轻的现实世界末世降临。

“你跟妈妈分开后,过去多久了?”扈轻问扈暖。

扈暖伸出三根手指头:“三十天。”

扈轻惊喜:“妈妈的暖暖会数日子了。”

扈暖:“还是四十天?”

扈轻:“...”

孩子才五岁,出生多舛,能说出三十四十就很厉害了。反正是一个月左右嘛,女儿个头没变,幸好这里时间过得慢。不然自己过来看到女儿儿孙绕膝才刺激。

“那家人怎么了?你怎么到山窝窝里来?”

扈暖:“我记着别人的话。他们说,是抄家。”

扈轻了然:“贪官,迟早的事。”

扈暖:“所有人都被卖了。”

扈轻:“咱俩多少钱?”

这个扈暖也知道,伸出一只手,再带一根手指头:“六两。”

扈轻把她举着的那只手按下中间三根手指头,再按下另一只手:“六。”自己对着她六六六。

扈暖瞧自己的六,给扈轻瞧:“六。”

扈轻点点头:“所以,那个凶巴巴的坏人买了咱,带咱到了山窝窝里,打我,还打你。”

扈暖小鸡仔一样点头不停:“妈妈我害怕。”眼一红,扑在扈轻怀里。

扈轻心疼得不行,心道早知道死一死就能过来,老娘早该死。

“不怕不怕,妈妈打死——你害不害怕?妈妈杀人了。”

扈暖正处于吸纳学习一切的好年纪,在她怀里摇头:“不怕,和妈妈分开后我闭上眼睛看见很多次,妈妈杀了很多怪物,还有人。”

扈轻脸皮一抽,这教育有点过了。

扈暖天真的说:“他们都是坏人。”

扈轻抱住她:“对,他们都是坏人。”

她在末世杀的每一个人,都是要害她的,死有余辜。不杀他们,难道要她死?不可能。扈轻冷漠的想。

她说:“走,妈妈背着你。幸好妈妈有远见,知道那家早晚要出事,以前偷偷藏了些东西。拿到东西,妈妈带你远走高飞,过好日子。”

扈暖笑:“那妈妈以后不跟我分开了?”

“嗯,不分开。”

临海有青山,山上有一道观,山不陡,路不峭,观不高,香火很旺盛。

深夜,扈轻带着扈暖从墙下排水口里钻进来。这个排水口比别的都要大,大概是山里的小动物常用,石头边边没那么割人。

她爬在前头,一钻过墙,手底按上一团毛,不知是狗毛猫毛还是狐狸毛。毛团不少,顺手往旁边拨了拨,别飞到女儿鼻子里打喷嚏惊动人。

彩虹鱼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