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乔念是被耳边低低的抽泣声给哭醒的。

感觉到浑身泛软无力,头晕脑胀,意识缓缓抽回,隐隐感觉到耳边的哭声很熟悉。

怎么回事?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

海州地震了,自己住的地方是老旧小区,楼房瞬间坍塌,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覆灭而死。

缓缓睁眼,眼前出现了时隔多年未见熟悉的面孔。

“娘”乔念目光茫然的望着母亲,缱绻的呢喃着,眼眶瞬间红了一圈:“你哭什么呀?”说着,情绪止不住,声音哽涩起来,眼泪也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李桂兰粗糙的手紧紧的拽住她,捶胸顿足哭的浑身发抖:“是娘对不起你啊,娘没用,很没用啊。”

乔念看着眼前就算哭也不敢大声哭的母亲,目光惊愕的扫视着这间昏暗窄小的屋子,木桩窗口,以及那一个粘着伟大***日历的柜子。

这是自己生活了十八年的房子。

李桂兰看她一副失神落魄的模样,愈发的愧疚悲戚,忍不住“呜呜”的又哭了起来:“他们一家真不是东西,欺负咱们孤儿寡母没人撑腰,不得好死啊。”

乔念失神的看着贴在柜子上面的大日历表,1985年4月16号。

往事如同电影幕布缓缓的放映着曾经发生过的画面。

朦胧的记忆也在这一刻瞬间清晰起来。

当年,陆家还没有落魄的时候,自己的堂姐看中了村里上了学有文化并且长得很俊的男生。

为了能跟他在一起,不惜自导自演一出戏,撕开自己的衣服扑在陆梵身上,把周边的人吸引过来,自毁清白,目的就是为了让陆家那边上门定亲。

目的达到了,在82年,陆家长辈上门给了六百的订婚彩礼钱,两家人就这样定下来。

但始料未及的是陆家翻天了,陆梵的父亲被诬陷背锅,进了局子,从此家里的条件一落千丈,在村里的名声也变得不好。

乔岚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她心眼高,不愿意嫁进去吃苦。

可是订婚彩礼钱都收了,如果这个时候提出退婚,也没钱退回去,会遭村里人说过河拆桥,拎着这件事,一辈子都会被戳着脊梁骨。

爷爷奶奶都偏心大房,看到乔岚为这件事绝食,心疼起来,转身就打起了没了丈夫死了爹的孤儿寡母乔念主意。

替嫁。

只要有人嫁过去,这边就不算毁约,也不用退钱,家里还能少一张吃闲饭的嘴。

当年自己被通知替姐嫁到陆家这个消息,没有半点排斥,内心甚至还隐隐窃喜。

自己喜欢陆梵很多年了,可那个时候他跟乔岚的事情风风火火的传开之后,自己难受了好一阵子,把内心的情感给狠狠的抑制住,平日里看到他,只低着头步子快速匆匆的走过,不敢与他有半点眼神交流。

这次机会主动落到自己身上了,自然值得开心,那个时候,自己走路都轻快起来。

可老天爷偏生喜欢跟自己作对,在河堤边洗衣服时,感觉到被人用力的推了一把,跌了下去。

山茶花儿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