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认父

一行人穿花拂柳而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宽袍大袖的少年郎,那少年郎腿长而腰细,肌肤白净,挺鼻薄唇,目光明澈含情。他脚踩木履,施施然而来。随着他走动,那宽袍大袖随着初春的风飘然而动,颇有一种乘风而来的飘逸之感。真真是骨骼清奇,玉树临风!

在少年郎身后,还有三个年纪与他相仿的少年。那些少年虽然也是长袍广袖,也是衣带当风,有一个甚至脸上还敷了粉,可不管从神韵还是五官,都与走在最前面的少年相去甚远。

看到那少年靠近,阿绿一张脸直是红透了,她刚刚低下头,却又迅速地抬起头,一双大眼不不时瞟向那走了最前面的少年,每看一眼,她的眼睛就亮上一分。

见到她痴痴呆呆,颇有点不知今夕何夕的痴呆样,张绮伸肘朝她捅了捅,然后屈膝一福,轻声唤道:“见过郎君。”她的声音一落,阿绿也回过神来,当下慌慌张张地行礼道:“婢子见过郎君。”

那走在最前面的少年,饶有兴趣地瞟了一眼阿绿,眼睛一转,瞟过张绮。

刚刚一眼瞟过,不知怎地,他又向张绮细细盯来。

这时的张绮,低眉敛目,厚厚的额发覆住了半边脸,哪有半点可观之处?可那少年郎,直是盯了又盯,瞧了又瞧。

见他盯着张绮发呆,一个皮肤微黑的少年走上前来,他朝着张绮看了一眼,嘻笑道:“怎地,倾倒建康的萧郎喜欢这个小姑子?”

说出这句话,他自己觉得颇为滑稽,当下哈哈大笑起来。

那萧郎回头瞟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不知怎么的,又忍不住向张绮看来。对上依然低眉敛目的她,他不禁有些失望。

刚才他从树林中走出时,恰好看到这个小姑子展颜一笑,明明只是很普通的小姑,可不知怎么的,那一笑,颇有明月流辉,山水清幽之美。只是一转眼那笑容便消失了,而他现在看了又看,她也只是一个极为寻常的小姑子,仿佛刚才所见,是他的一个错觉。

另一个少年也朗朗笑道:“这等小姑子怎么了?二十七弟你还太小,怎么会明白这种月上梢头,豆蔻初发之美?再说,那个小婢也是个逗趣的憨货。”说到这里,他朝萧郎好一阵挤眉弄眼,“阿莫,你说是不是?”

萧莫苦笑着,他正准备回话,只听得一阵脚步声从身后传来。紧接着,一个中年人爽朗的笑声传来,“这一转眼你们便失去了踪影,害得我一顿好找,却原来聚在这里!”

中年人的声音一传来,二个少年同时回头行礼,“见过十二叔。”

听到这里,阿绿终于从美色中清醒过来,她捅了捅张绮,低声说道:“阿绮,这就是你父亲呢,快叫他!”

想到好友认亲的重要,阿绿已完全把萧莫抛到了一旁,“你还愣着干什么,上前啊。”说到后面,阿绿的声音都带上了几分紧张和焦急。

她比自己还要急呢。

张绮好笑地瞟了阿绿一眼,终于抬起头,认真地看向她的父亲。

在她曾经的记忆中,似乎有这么一个父亲,可关于他的长相和性格,也已模糊。

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三十出头,长方脸型,皮肤白皙五官俊秀得有点女气,他笑起来很温厚,目光也很温和。

看着看着,张绮有点恍惚起来。明明都是两世为人了,可此时此刻,看着自己这副躯壳的生身之父,她竟然涌出一种隐隐地期盼。

就在张绮看着她父亲发呆时,张十二郎已走了过来,他目光扫过众少年,便向张绮和阿绿两人看来。看了一眼,他便笑道:“便是这么两个婢子,居然逗停了张萧两府的琳琅美玉?”

众少年一笑中,他右手一摆,“诸君,府中众人侯之久矣,走罢。”说罢,他率先转身,准备离去。

阿绿站在张绮的旁边,急得直顿足。眼看张绮只顾着冲着自己的父亲发呆,她再也按捺不住了。当下大声叫道:“你,你是十二郎吧?”张十二郎脚步一顿,与众少年同时转头。

不等他们开口,害怕自己的话会被打断的阿绿,已结结巴巴地指着张绮叫道:“她,她是你女儿,你不记得了?”

众人齐刷刷看来。

面对众人的目光,阿绿脸孔红得要滴出血来,她唇哆嗦着,想说什么,却一个字也吐不出了。

张绮见状,连忙伸手握着她的手。

把阿绿的手心捏了捏,令得她平静下来后,张绮松开她,碎步上前,朝着张十二郎屈膝一福,脆生生地唤道:“女儿张绮,见过父亲。”

“张绮?”张十二郎有点讶异,转眼,他恍然说道:“是了,你是阿绮,是我的女儿。”

他终于记起了,自己三个月前,曾经派人接回这个女儿的。

一明白过来,他便是一笑,转头向着几位少年说道:“这孩子的母亲是乡下的,我前不久知道有她后,便把这孩子接来了。”

一句话,便点明了张绮私生女的身份。

众少年嘴皮扯了扯,对张绮没有半点兴趣:不过是个私生女。

张十二郎的兴致也只有这么高,他朝着张绮点了点头,温和地说道:“来了就好,这样吧,老利。”

回过头,他对着一个佝偻着身子的黑瘦汉子说道:“这孩子是我的骨血,你给安排一下。”

“是。”

“把此事告知夫人。”

“是。”

交待到这里,张十二郎转向张绮,漫不经心地问道:“绮儿,你可有什么要求?”

%¥

欠一更,明天一并送来。

林家成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