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安逸

第二更

##

张绮转过身,朝着自己的几走回。

看着她走来,众庶女虽然不敢发作,却也一个个目光不善地盯着她。

一堂课很快便结束了。

此时,上午的课业已经结束,下午是众女的自由活动时间,要在家练习书画绣功,不必来学堂。

看到袁教习终于走了,张缥与另外三个庶女相互使了一个眼色,快步朝着一侧树林走去。

当张绮走过一条林荫道时,四女突然钻了出来,挡住了她的过路。

张绮抬起头来。

对上这四个脸色不善地瞪着自己的小姑,张绮安静地退后半步,然后向她们福了福。

不等众女发作,张绮已清清脆脆地说道:“姐姐们可是为了刚才之事而来?”声音一出,张缥怒道:“原来你还是个有眼睛的啊?”都看到了,竟然不装着绊倒,让自己等人乐上一乐?

张绮没有回答,她只是静静地抬起头,一双黑白分明得宛如春光在流动的眸子,宁澈地看着四女,然后,再一次,在她们开口之前,轻轻柔柔地说道:“四位姐姐,袁教习深得府中各位叔伯地尊重……现在姐姐们与我在一起,若是有心人往袁教习那里一说,教习说不定就恼了,他一恼,叔伯们就会知道的。

若是因这等小事,因阿绮这个不起眼的人,伤了姐姐们与各房叔伯的感情,那阿绮真是罪过大了。”

她的声音宛如春水,清秀的脸上,也满是温柔和诚挚,很难不让人产生好感。

四个少女被她说得一怔,同时看向张缥。

张缥咬了咬唇。

她想起了刚才袁教习在学堂上,瞟向自己的目光。那眼神是如此高高在上,如此轻蔑。

想着想着,张缥恨恨地瞪了张绮一眼,咬唇道:“你老实一些。”说罢,她转身便冲了出去,另外三个少女连忙提步跟了上去。

望着她们远去的背影,张绮笑了笑,她捧着文房四宝,继续朝自己的房中走去。

回到房中,张绮继续刺绣。阿绿忙活了一阵后,坐在塌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张绮聊起天来,“阿绮,你知道吗?五姑子房里的阿秀,今天脸都被打肿了,阿云更是被打得起不了塌。”阿绿嘀咕道:“五姑子只是心情不好,便这般发作下面的人。”

低着头的张绮,用贝齿咬断绣线,头也不回地点头说道:“恩。所以比起她们来,你跟的主子虽然地位差了点,吃用少了点,可那日子过得舒心,是也不是?”她眼睛眯成月牙儿地笑道:“每次你一听到各房姑子的事,都会来这么一句。我都听烦了。”

阿绿不满了,她重重一哼,把脸扭过去说道:“我这是在夸赞你人好,你别不识相。”

张绮笑眯眯地点头道:“好,我识相,我识相,你继续夸!”

“没了!”

“真没了?”

“哼!”

“既然真没了,那你讲讲别的,如府里的郎主和夫人们都发生了什么事。”

明晃晃的阳光照在草地上,主仆两人清脆娇嫩的声音混合在春风中,是如此的安逸。

第二天转眼便到了。

今天上午学的是玄学和诗赋。

这是属于丈夫们的课业,张氏给姑子们开这门课,只是让她们听得懂,并学会欣赏。当然,要是她们学了,能做得出精彩的诗赋,能辩得清深奥的玄理,家族更是喜欢的。

如张氏这样的大家族,特别注重传承,注重从里到外的学识修养。各大贵族之家,身份低贱的婢仆都要识几个字,若是有客人到来时,有婢仆能说出很有修养的话,甚至连作得出一句诗来,那主人会感到大有面子,而那婢仆,不但会被奖赏,说不定还能跟着主人姓,成为主人的义子或义女。义子和义女虽然不能一下子改变他们低贱的地位,但至少,能高出同等身份的婢仆一个头。而随着年深日久,他们的后代若是有了极出息的,说不定还可以冒充主人的血脉,说自己也是大氏族之后。

也许是昨天张绮的警告起了作用,张缥等女一个上午都没有理会她。而张绮,也没有遇到如袁教习这样允她用几的人。

转眼下午到了。

张绮刚刚归家,阿绿便冲了上前,高兴地扯着她的袖子摇道:“阿绮阿绮,萧郎又来了,他来了呢!”

她双眼发光,脸孔晕红,一脸痴慕地说道:“刚才我在路上看到他时,他还向我看了一眼呢。”

说到这里,阿绿眨巴着眼,“阿绮,你不欢喜么?”

张绮笑了笑。

她伸手帮阿绿抚平跑乱的额发,低声说道:“不是说了吗?我们现在喜欢也没用。不能喜欢!”

阿绿嘴一扁,转眼振振有词地说道:“我只是喜欢看到他而已。”

张绮一笑。

她回到房中,把自己这三个月精心绣出来的画卷认真包好。然后对着围着自己转来转去,大眼巴巴看来的阿绿嗔道:“好了,我知道你的心情了。现在咱们也出去在园子里逛逛,说不定逛着逛着,能再看你的萧郎一眼。”

阿绿闻言嘻嘻一笑,缠着张绮撒娇道:“还是阿绮最好了。”

主仆两人转身朝外走去。

张绮紧了紧腋下的画卷,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寻思着,呆会见了萧莫,要怎么说话,怎么打动他。

林荫道上,行人来来往往。

张绮和阿绿踱入林中,顺着塘边向前走动着。上一次,她们便是在这里见到萧莫的……虽然不清楚萧莫是怎么想的,可张绮总有一种感觉,他要想见自己,就会到这个地方来。

正当她如此想着时,一个刚过了发育期的,略有点清脆又有点低的少年声音传来,“张氏阿绮?”

这四个字,他咬得很慢,配上他动听的嗓音,仿佛在吟诵着一曲诗赋。刹那间,阿绿都替张绮酥到了骨子,脸孔涨了个通红。

林家成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