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进了年代文里

叶蔓蔓睡梦中感觉浑身刺痒,强烈的不适感让她从美容觉中醒来。

然后她就傻眼了。

首先印入眼帘的就是从没见过的昏暗房间,四周是泥土筑成的墙壁,一张掉漆了的木板床上面简单铺了一层灰色的棉絮被子,有个陌生男人横躺在上面不知死活。

环境很是糟糕。

她皱了皱眉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情况。

果然,那股强烈的刺痒感就是她身上这件‘衣服’导致的。

这似乎是粗糙的麻布制成,灰仆仆的,已然是陈年旧衣服洗不回原色了。

叶蔓蔓有种穿着服务员用的抹布在身上的感觉,十分难受。

更让她难以忽略的是肚子的饥饿感,可她明明已经食用过晚餐了……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正在疑惑时,房门猛地被人推开,同时还有女人惊慌的声音传来。

“谢大哥!谢大哥你没事吧?”

哐的一声,那本就不结实的木门发出一声巨响险些当场报废。

叶蔓蔓抬眸,在看到冲进来的那个女人时,她的脑袋猛然涌现无数陌生记忆,与此同时,她也终于明白自己赶上了穿书潮流。

好家伙。

她堂堂京市叶氏集团的大小姐!居然穿到了一本人人都要下地挣工分还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文里!

而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女人是原主继姐叶筱彤,作为年代文重生女主,对方在原著中会逐步把她踩在脚底,夺回文中男主,开启挂一样的人生。

被别人踩在脚底?

叶蔓蔓的字典里可没有这句话!

她端详着叶筱彤,正欲思考一下对策,肚子却不争气的传来绞痛感,叶蔓蔓长这么大哪怕是节食减肥的时候都从未体验过如此强烈的饥饿感,这是快饿死了吧?

捂着肚子揉了揉,她这才记起来可怜的原主已经被后妈狠狠压迫了两天,上工做家务做饭啥都干就盼着能跟谢风眠走,结果好不容易等到谢风眠来访却一口饭都没吃着。

可恶,得先找点吃的,回头再好好跟她们算账。

“叶蔓蔓,爹让你带谢大哥去休息是让你带他去你房间的吗?真是不懂事!也不知道避避嫌,现在男女关系管的严,小心坏了谢大哥的名声。”

叶筱彤此时刚重生回来,正对叶蔓蔓恨之入骨,也没注意自己对她的称呼和语气。

她知道未来的一切,所以她更恨叶蔓蔓的好运气,反正今天说什么都不能让她和谢风眠独处!

看着叶筱彤隐忍中带着恨意的眸子,叶蔓蔓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过她可没兴趣抢什么垃圾男人,她只想填饱肚子。

眼见着叶筱彤到床边坐下打算唤醒谢风眠,谢风眠突然拉住她的手,俩人迅速滚到床上,叶蔓蔓嗤了一声。

“原来这样才是不坏人家的名声,真是长见识了。”

叶筱彤本欲反驳,但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嘴就被堵住了,随后谢风眠便迅速翻身按住了她。

眼看着限制级场面即将在面前上演,叶蔓蔓翻了个白眼出去了。

要是看到不该看的那可太影响食欲了,她可不想一边吃一边yue。

这个年代没有留剩饭的习惯,叶蔓蔓只能按照书中描写的情况找到后妈藏的吃食,可是豪门大小姐她根本不会烧柴,鼓捣了半天都要把厨房点了才把腊肉红薯堪堪煮熟。

“再也不要自己做吃的了!”

叶蔓蔓恶狠狠的啃了一口硬的不行的腊肉,委屈得想哭。

谁能想到她叶家大小姐还有这样凄苦的一天,不仅得自己做食物,还这么难吃!

肉香味引来了正在午睡的后妈。

这才刚吃了一会,后妈就跑过来指着她鼻子骂。

“好你个杀千刀的,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是吧,居然敢把家里过年吃的腊肉全吃了,真是好大的胆子!”

“叶国强!你给我出来看看你宝贝女儿做的好事!这日子还过不过了!你给我出来!”

叶国强本来还在午睡,下午还得上工,这会儿被吵醒了头疼得紧。

“又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你宝贝女儿把我留着过节吃的腊肉吃了,白糖也都糟蹋了,这还怎么过!这日子过不下去了!不过了算了!”

叶国强也没想到叶蔓蔓胆子这么大,居然把腊肉吃掉了,他们家条件不好,腊肉都是逢年过节才舍得切一点点炒菜,她今天这一顿就吃完了,他也很生气。

“蔓蔓!”

叶蔓蔓目光定定的看向他,并没有因为他的愤怒而闪躲。

“家里的东西我不能吃吗?”

她的眼神过于直接,叶国强皱眉,下意识的看向旁边的女人,“不是不能吃......”

后妈似乎有话说,叶蔓蔓却不给她机会。

“那为什么你们能吃我不能吃?她已经让我干了两天活还不让我吃饭,你也觉得她这样虐待我是应该的吗?”

她这一句话把他们两人都说愣了,叶国强还没反应过来,后妈便瞪大了眼睛尖声道。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怎么不让你吃饭了,明明是你自己不吃,我怎么可能虐待你,冤枉啊,天哪,后妈不好当啊......”

后妈一嚷嚷,叶国强立马头大,连忙去哄。

叶蔓蔓却哼了一声,拿起最后的白糖冲了杯糖水。

谁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让原主饿成这样,现在没证据自然是谁嚷嚷的可怜谁就是对的,这后妈就是这么把叶国强拿捏得死死的,硬是让原主这亲爸活生生当了十年睁眼瞎。

“你怎么还冲糖水!这一袋子都给你糟蹋完了!”

见她把最后的白糖都喝了,后妈急得直接冲进来想动手,虽然被叶国强拉住了,但她看过来的眼神如同见到了杀父仇人。

这年头糖可都是不便宜的东西,一小袋够用好久。

叶蔓蔓料准了她不敢真动手,便不想理她,慢悠悠的喝。

后妈也是气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指着她半天说不出话,叶国强又连忙给她拍背顺气儿。

这屋子里安静下来,突然另外一种令人遐想连篇的声音飘了出来,然后还在生气的两人同时变了脸色。

“什么声音?!”

他们对视一眼,两人心中皆是猛的一跳,连忙跑进屋子里。

破烂的木门再次被打开,它依旧坚挺在岗位上,而看到屋内情形后的后妈却受刺激过度直直的倒了下去。

“筱彤!”

“妈!”

随着两声大喊,叶蔓蔓揉了揉耳朵。

看来有好戏看了。

易千寻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