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被骗了

华耀帝国。

耀阳主星。

两大帝国边境之战后一年,发展迅速的人类帝国又重新恢复了往日的繁华喧嚣。

低头俯瞰,下方幢幢科技大楼拔地耸立,异能撑起的浮空巨桥交错纵横,万千华灯编织的璀璨灯火犹如皓光闪耀的银河,已经看不出半点一年前的紧张灰暗。

主星上空一辆闪烁着光影的飞车倏然划过,朝着中心城区的疾速掠来。

华耀帝国最繁荣鼎盛的公爵家,盛家别墅内回响着轻盈优美的圆舞曲,宴会间觥筹交错,衣香鬓影,十分热闹。

“来了来了,封少的飞车过来了。”

“果然还是北凝少将的魅力大,一听说她生了病,封少才刚回主星就急匆匆赶过来了。”

别墅内偌大的落地窗口边站着几个娇贵小姐,一个个捂着红唇娇俏打趣的说着话。

“你们说封少家里的那位要是知道了会不会气死啊。”几人围绕的中间一个眼线精致,眼角贴着夺目碎钻的女人勾着嘴角,满怀恶意的说。

“噗嗤,思香你可真坏,不过要是她今晚能气的直接冲过来就好了,也好叫我们瞧瞧封少藏着掖着宝贝了一年的平民女人究竟长什么样,竟能勾的封少对她一见倾心,直接就跟她结婚了。”

“这你们可就猜错了,听小道消息说当初封少是看那女人可怜才被她算计结了婚,不然封少怎么舍得一年不回来,还让那女人自己种水果拿出来卖。”

“肯定是封少不待见她,她缺星币花了呗。”

“说得对,封少跟北凝少将青梅竹马,对她才是真爱,要不是北凝少将当初选择嫁给了霍元帅,封少怎么可能随便娶了那个低贱的女人。”

一群娇贵的小姐们衣裙华丽精致,嘴脸却十分丑陋的说着嘲讽的话,让后方沙发上优雅坐在那里的三公主秦玉珊微微挑起红唇,眼底尽是满意之色。

随后她站起身来,手里端着红酒杯,笑容明丽的提醒道,“别说了,封小公爵来了。”

一群娇贵小姐们立马住嘴,对视娇笑了一声,脸上扬起优雅的交际假笑朝门口走去。

盛家别墅大门打开,两道隽秀挺拔的身影脚步仓促,一前一后的从夜幕中走进来。

走在前面的男人穿着一身庄重的墨黑色军装,双侧垂落着带穗肩章流畅的往后倾斜洒落,绶带绕过挂着勋章的右肩,一眼就能看得见衣领处矜贵的银边线条。

光影映射下他袖口那几颗银色袖扣也璀璨逼人的让人目眩。

军靴裹着他的大长腿迈进门内,那张脸也紧随着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

他无与伦比的俊美五官像是女娲手里泥人中颜值最巅峰的那一批,高挺的鼻梁,英挺的剑眉,轮廓绝美的薄唇,一双本该是温柔多情的桃花眼此时浓墨沉黑,眸光深邃,透着锐利和不悦。

银色贵气的金属纽扣扣到顶端,堪堪落在他性感喉结下方,整个人冷峻又禁欲。

不可否认,这绝对是个让人一眼就神魂颠倒的男人。

只是这个男人身上此时经过战争洗礼残留着的那股凛然铁血的寒气和浓郁的低气压叫众人心头一颤,望而却步。

“游玉——”

身后跟着走进来的那个穿着合体剪裁的西装,戴着金丝镜框的男人脸色愕然的喊了一声。

没想到进入盛家后看到的竟然是这么热闹的宴会场面,这可跟盛小九通讯中说的大姐重病昏迷,盛家愁容满面可一点都不一样。

“嗯。”前面站着的封游玉低沉的应了一声,一双冷冽的桃花眼微微眯起,扫过前面那群热切的男男女女,眼底迸发的寒气更甚。

显然他已经明白自己被骗了。

与此同时,一个英姿飒爽的红裙女人一脚踹开宴会厅侧门。

她无视所有人的惊诧目光,抬眸看了一眼风姿卓然站在那里的封游玉,手里提着一个青年的耳朵就大步朝他走来。

边走,明艳夺目的脸上边冷笑的训斥手里的人,“盛小九,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是我平时收拾的少了,竟敢编造我生病的谎言骗小二过来。”

盛南辛痛的嗷嗷直叫,“北凝姐,北凝姐你轻点,我这不也是为了给封哥准备一个生日惊喜嘛。”

盛北凝冷艳的眸子一横,嗤笑道,“生日惊喜,你和小二什么关系,用得着给小二准备惊喜,要准备也是人小二媳妇给他准备。”

“可玉珊公主说……”

人群中光彩夺目的秦玉珊脸色微变。

沈思香作为资深狗腿子立马上前一步,走出来笑着扬声开口。

“北凝姐,这事怪我,我们这些人都一年没见封少了特别想他,所以我就想了这么个办法趁着封少生日为他举办个生日宴会见一见他,没想到封少跟北凝姐你感情这么好,一听说北凝姐你生病了竟然真的家也不回立马赶过来了。”

说着她又看向封游玉,笑容晏晏问,“封少,你跟北凝姐关系这么好你家那位不生气吗?”

这话明晃晃的就把挑事摆在脸上了。

在场的人面色各异,大部分人都心知肚明她为什么这么做。

沈家是四皇子的母家,和站队太子的封家天然就是对立关系,沈思香这个惯爱拍马屁的沈家女儿可不就得照着沈家的意思使劲当搅屎棍啊。

而且封游玉家世好,长相好,能力强,是帝国首屈一指的高富帅,沈思香自然心动过,所以这次挑事也有她自己那么一丝微妙的小心思在。

封游玉在盛北凝出现后,脸上的冷峻寒气就退了干净。

这会儿他脱了军装搭在臂弯上,衬衣最上面的两颗扣子被扯开,露出白皙性感的锁骨,袖子松松垮垮的在手腕处挽起,唇边噙着慵懒随性的笑意。

曾经大家最熟悉的封少又回来了。

他一双桃花眸扫向沈思香,低笑温柔的说,“我老婆温柔大方,善解人意,怎么会因为这个生气,而且她最崇拜北凝姐了,我赶来这边她一定会理解的。”

闻言,脸上写满担忧的盛北凝微微松了一口气。

沈思香也哑口无言,讪讪闭嘴。

只是走出人群后她的眼底闪过一抹诡异的光芒,低头看了一眼手中正在通讯中的光脑,她嘴角恶意的疯狂上扬。

哼,虽然封游玉那么说但她还是不信,就算是再温柔大方的女人也会有嫉妒心。

更何况今天她听到封堂薇和那女人通讯了,那女人准备了一大桌子菜等封游玉回去,但封游玉却放她鸽子赶来了这里,那女人心里难道就真的没点疙瘩吗?

阑珊留醉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