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加载上一章

001 重生

隆隆——

轰隆隆——

连绵不断的巨响回响在顾燕飞耳边。

她的耳膜嗡嗡作响,身下的地面都在剧烈地震动着。

四肢百骸传来钻心的剧痛,仿佛有一辆辆马车从她身上碾过去似的。

顾燕飞吃力地睁开了眼,血水如纱般蒙在她左眼上,视野模糊不清。

灰蒙蒙的灰尘弥漫在空气中。

周围凌乱不堪,这狭窄破败的马车车厢摇摇欲坠。

“二姑娘……”

一个低低的呻吟声传入顾燕飞耳中,虚弱无力。

这个女音是那么熟悉,而又陌生。

顾燕飞瞳孔收缩,连带身子也微微一震。

她慢慢地转头看去,右侧伏着一个十三四岁着翠绿襦裙的少女,发髻凌乱,一只胳膊护卫性地环在顾燕飞的腰部。

翠衣少女面部朝下,看不清脸,但光从对方的身形,顾燕飞就确定了。

是卷碧,她曾经的大丫鬟卷碧。

身体上的疼痛感提醒她眼前的这一切不是幻觉,也不是梦。

她竟然回来了,从曜灵界又回到了这个大景朝,回到了上辈子。

上辈子的她只活了短短十数年,直到她死后,才知道自己不过是《盛世凰途》这本小说中的一个炮灰女配。

她短暂的人生就是一则笑话。

明明她才是定远侯府的嫡女,本该是父母亲人的掌上明珠,可是她一出生,就被人暗中调包,长于贫贱。

直到她十四岁那年,侯府才查明了真假千金调包的真相,派管事嬷嬷去淮北把她接了回去。

当年的她满怀对血脉亲人的憧憬,千里迢迢地远赴京城,又何尝知道侯府根本没有她的立足之地。

那个代替她在侯府长大的假千金顾云嫆在顾家人的娇宠中长大,她才是顾家人的心肝肉,也是这本小说的女主。

作为女主,顾云嫆不仅是气运之女,而且足智多谋、自尊自爱,才名满京城,引得一众少年英才为她倾心,男主康王更是对她情有独钟,两人几经波折后,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相比之下,顾燕飞在乡野长大,木讷无知,除了是顾家血脉外,一无所有,她的存在仿佛仅仅是为了衬托女主的超凡脱俗。

许久许久以前的前尘往事在顾燕飞脑海中飞快地闪过……

上辈子的她是个短命鬼,被人设计,被人陷害,被人践踏……是顾云嫆登上巅峰的踏脚石。

最后,她落了个万箭穿心而死的下场。

死后,她的灵魂在世间飘飘荡荡,眼睁睁地看着顾家败落,看着顾云嫆助康王在皇权斗争中获胜,康王登基为帝,顾云嫆被册立为后,凤临天下。

顾燕飞只是一抹幽魂,只能旁观,什么也做不了……

再后来,她终于转世了,带着这一世的记忆转世到了曜灵界。

曜灵界与第一世的这个世界全然不同,是一个充满灵气的修真界,也有依靠灵气修炼的修真者,顾燕飞成为了一名修真者,一名医修。

弹指就是两百年,好不容易她修到了金丹大圆满,在冲击元婴时,心魔发作,被第九道天雷劈回了第一世。

她从未想过,她居然还能再回来,回到了十四岁的“这一天”!

她依然记得“这一天”的事,她怎么可能忘呢!!

这个时候的她已离开了淮北,尚未抵京,管事嬷嬷半道把她留在了丹阳城,口口声声说让她先学好规矩。

她在丹阳城待了足足三个月,这段时日,伺候她的丫鬟就是卷碧。

她清楚地记得,这一天的下午,她乘坐的马车因为遇上了山石滑坡从数百丈高的悬崖上坠落,车马俱毁,一车人中唯有她一人侥幸活了下来。

当年的她以为这只是一场可悲的意外,却不知这一切是英国公世子方明风为了取她的命而精心策划的一个局。

只因为他喜欢的人是假千金顾云嫆,可碍于家族利益,不得不与她顾燕飞定亲。

他无法反抗家人,也只能拿软柿子捏了。

“软柿子”顾燕飞抿了抿唇,忍着身上的不适坐起了身,心口一阵剧烈的血气翻涌,似在翻江倒海。

在她转世到曜灵界后,她也一直无法释怀,渐渐地,这一世未完成的心愿与遗憾都成了她的心魔。

哪怕后来很多往事在漫长的岁月中变得模糊,变得无关紧要,“心魔”也依旧存在于她心中。

大概因为此,她未能突破元婴……

大概也因为此,天道才会把她又带回了这一世。

既来之,则安之。

顾燕飞赶紧调息,很快就平静了下来,眼波幽深。

“卷碧!”她一边喊道,一边飞快地把卷碧娇小的身体转了过来,让她平躺在羊毛地毯上。

映入她眼帘的是卷碧带着几分憨态的圆脸,面色苍白如纸,丰润的嘴唇隐隐泛着灰败的紫色,几缕沾了血与尘土的青丝凌乱地散在她脸上。

她的呼吸极其微弱,鼻翼间的翕动微不可见,口唇间溢出一口口殷红的鲜血,沿着她的下巴、脖颈流淌了下来,仿佛下一刻就会断气似的。

顾燕飞将三根手指稳稳地搭在了卷碧的手腕上,凝神感受着指下传来虚弱缓慢的脉动。

卷碧不仅受了外伤,体内还有多处骨折,而且脾脏出血,几乎是一只脚迈入了鬼门关,哪怕华佗再世也束手无策。

上辈子,卷碧死了。

她救不了卷碧,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咽下最后一口气,泣不成声。

眼泪救不了任何人。

顾燕飞抿了抿唇,飞快地从旁边的一本书册里撕下了一条,又咬破手指,逼出精血,在纸条上龙飞凤舞地画下一连串宛如蚯蚓般的古怪符文,一气呵成。

然后,她就将这道符文轻轻地拍在卷碧的百会穴上,不疾不徐地吐出四个字:

“卷碧,醒来。”

在这狭窄的空间中,她的声音空灵神圣,宛如天籁。

话音落下的同时,那张以鲜血写就的符纸一角倏然燃起一道明亮的橘黄色火焰,眨眼间就燃烧殆尽。

“……”卷碧闭合的眼皮颤了颤,眼睫微动,口中逸出低低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