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抢救

千千晚星也逃不过我的渺渺一域——隋域

——题记

港城老城区,六月的天,即使入了夜也燥热不已。

“天啊,301那个女人居然吃安眠药自杀!救护车都来了!”

女人扯着嗓子吆喝,一副看热闹的架势。

“吴丽你小声点吧,人家孩子还在呢!”

一旁看不过去的杜婶子说道,好歹是邻居,怎么这样幸灾乐祸,什么人啊。

“让让。”

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将人快速送到了救护车上,身后跟着个身量单薄的少年。

“向眠啊,杜奶奶陪你一起吧。”杜婶子怕他一个人害怕,想上车陪他一起去。

向眠只是淡声说了句“不用”,便随着救护车离开。

一旁的吴丽佯装为杜婶子抱不平,“婶子,你看看301的孩子说话那表情,好心没好报的,果然和他那抑郁症的妈一个样,天天一副死人脸,太晦气了!”

看着她那副市侩的嘴脸,杜婶子摇了摇头,说道,“你积点口德吧,晚晚这些年带着向眠过得太苦了,做人要将心比心啊。”

不耐烦杜婶子的说教,吴丽转身上楼回家,暗骂了一句“多管闲事的死老太婆。”

另一平行时空。

作为某漫画站小有名气的鸽子精,向晚晚连续鸽了一周的漫画稿,在责编以死相逼和奔现面基的双重威胁下,终于画完了最后一张漫稿。

“呼,连续画了两天一夜,终于补齐了。”

向晚晚按了按胀得发疼的眼睛,刚准备休息,突然,眩晕感袭来,“咚”的一声,一头栽倒在桌上。

仁和医院急救大楼。

“王主任,急救室病人家属是个孩子,这病危通知书…”护士焦急地看向主任医师,不知该如何处理。

“病人情况怎么样了?”王主任紧皱眉头问道。

“病人在洗胃后心跳薄弱,陈医生已经将人推去抢救室了,现在就差同意书了。”护士还在实习期,遇事紧张不已。

“将通知书给我,你让陈医生先救人,我来和病人家属沟通。”两人说完后分头行动。

急救室等候区。

少年苍白着脸靠在白色的墙上,双手握拳,微微颤抖。

“孩子,你是向晚晚的家属?”王主任拿着通知书走向向眠。

“是。”少年用清冽的声音回答他。

“孩子,你妈妈情况不太好,这里有份手术通知书你要签一下。”王主任没有给他画不切实际的饼,选择实话实说。

向眠没有接,只是低头问了一句,“她会死吗?”

从他回答第一句话的时候,王主任便察觉到这个孩子不是普通的少年。

所以,他如实相告,“如果她求生意识弱,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向眠没再回话,径直在同意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就在王主任接过同意书转身时,少年叫住了他。

“叔叔。”

“请你们,救救她。”

声音里带着难以察觉的颤抖和无助。

“好。”

半小时后,急救室灯灭了,医护人员推门而出。

向眠着急地上前察看,病床上的女人面容苍白,胸膛微弱起伏,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辞朝朝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