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成为领主

若是拿一句简单的话来描述姜苒这些天经历的离奇事件,那就是:

她穿了,她爹没了,她成领主了。

……

阳光漏下,昏暗的天光映照着墙上的斑驳雨痕。

用了好几天的时间来适应自己的身份,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却没想到原主的家庭瞬间支离破碎,一下子面临着艰难的局面。

两个没有成年的弟弟妹妹,两万穷苦潦倒的子民,还有一只奄奄一息的麦灵虫……以及一堆烂摊子……

姜苒微丧着脸,心中顿生出一股后悔之意。

悔就悔在,她初到这个世界稀里糊涂,答应死掉的领主爹,要承担起宿岭镇的一切……成为领主。

不过……跑了,情况也不见会更好。

这个世界乃玄幻之地,太危险,强大的魔兽纵横各地。人类的力量在这个世界尚未占据主导地位。

这个世界上还拥有着姜苒无法理解的存在——妖灵。

妖灵可以当做是一种植物成了精一样的存在,它的生命始于植物,又能反过来促使植物生长。妖灵的数量和等级,是衡量一个领地强弱的标志之一。

而姜苒现在竟是一块有着两万左右人口的土地、两只小妖灵的领主。

姜苒是从现代而来的,半个月前穿到了宿岭镇的领主——姜复丞的大女儿身上。

姜苒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但没完全继承。原主原来的记忆不是很全,只能根据一些情景、人和事物的触动,断断续续在脑海里呈现。

目前,姜苒也才继承到五六成的记忆,她估计这已经是能够继承极限了。

“啧,怪事。”姜苒捏了捏有些疲倦的眉心,让略微愁苦的脸渐渐恢复了淡然。

“少领主、不,领主大人,不好了不好了!!小雯小姐晕倒了!”

一道慌张的男高声响起,一个中年男子飞跑过来。

男子跑的太过急,一时刹不住车,一个重心不稳,狼狈地摔到姜苒的脚下。

中年男子是领主府——姜府的总管,李福胜。

李福胜是个老实淳厚的人,通过姜苒这些天的观察来看,对姜家人还是忠诚的。

姜苒思绪极速运转。

七天来,她如履薄冰。

虽然她穿过来的时候原主已经死了,但是愧疚还是有的,毕竟人家又没同意让你使用身体。

再加上没有完全继承到全部记忆,她只有装作无事,暗中收集信息。

目前,姜家和宿岭镇人心浮动,外有豺狼窥视。

而姜苒才刚刚上位,能用的人不多,李福胜身为管家,她现在很需要李福胜帮助她处理好姜家内务、安抚人心。

思绪不过一瞬,姜苒便很快做出了反应。

弯腰搀扶起李福胜,姜苒关心道,“李管家,当心,不要慌,慢慢道来,小雯怎么了?”

姜苒的温和态度让李管家有片刻的受宠若惊,以前的少领主可太孤僻了,总是冷冰冰的,对他可没有什么好脸色。

但此时不是在意这些小细节的时候,李福胜连忙爬起来,拉着姜苒就走:

“雯小姐晕倒了,怎么也叫不醒,我去找王医师,却不见他身影,没法,我只能赶紧来找您。”

找不到王医师?

姜苒轻轻蹙了一下眉。

宿岭镇的领地虽然不大,强者不多,但好歹是在姜家范围。

而出了宿岭镇,外面可不大太平。

王医师实力不强,自己是不可能随意出宿岭镇的。

这个时候,王医师不在姜府待命,为何离奇失踪了?

“管家先别急,你快带我去见小妹。”

姜复丞有两女一子,从大到小排列就是姜苒、姜南城、姜小雯。

三人的母亲在生产姜小雯时难产去世、父亲姜复丞又在七天走了,所以日后姐弟三要相依为命了。

说实在的,姜苒对这弟弟和妹妹的感情有些复杂。

原主,性情高傲,而父亲偏爱长女,本身事务比较繁琐,勤于修炼,就冷落了两个小的。

而原主对自己的弟弟和妹妹也不怎么亲近,对姜南城是提防,对姜小雯就是纯粹的厌恶。

而姜苒嘛……之前是独女,并不太擅长处理这种关系。

不过,现在已经决定要继承这新的身份活下去,不管怎么样,对两个家伙有一份责任在。

权衡利弊下,姜苒很快到了姜小雯的房间。

一个大概八岁左右的女孩面色苍白,虚弱地卧在床上。

床边还有个九、十岁的俊秀男孩,此时面色萎黄,眼睛红肿。

正是南城小雯两兄妹。

听到声响,姜南城连忙擦了擦眼泪,泪眼朦胧地看向房门口。

然而看到姜苒后,姜南城像是看到主心骨似的,嘴巴猛然颤抖,眼泪本能就要掉下来,却想到姐姐平日里的冷漠,忍不住缩了一下脖子,硬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

见此,姜苒面上不动声色,内心暗道麻烦。

三步作两步,走到床头,姜苒用手掂掂姜小雯的额头,不见滚烫,排除了发烧的可能性。

又探了下鼻息、用手揭开眼皮看了看。

冒冷汗、气短……像是饿昏了?

饿昏头?贵为少爷小姐的还能饿昏?

姜苒差点被气笑了。

姜家的奴仆们都去哪了?饿昏,这可真离谱……

姜苒转头看向姜南城,后者却因为她的目光而身子下意识哆嗦了一下。

姜苒眼角抽搐一下,难道原主有虐待过弟弟妹妹吗?

“你们多久没吃东西了?”

明明姜苒的语气还算温柔,姜南城却如被吓到的猫一样,随后又受宠若惊,掰着手指,发出小猫似的细弱的声音:“两、两天?”

“嗯?”姜苒语气不见愠怒,反而极为轻声,“两天?”

意味难辨的语气让李福胜有种寒毛炸起的感觉。

“李管家,后厨房的人呢?”

“这……”李福胜脸色惶恐。

姜苒语气稍冷地重复,“管家,人、呢?”

逆流水水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