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出嫁有惊喜

保定府,姜家,三房大姑娘姜常喜,穿着大红色的喜服坐在花轿里面,一张俏脸满是纠结,十五岁,初中生的年纪,今天成婚。

人说英年早婚,到了她这里,少年早婚。

不是胁迫,没有替嫁,三媒六聘,八抬大轿,她的婚姻缔结的是两姓之好。

姜家在保定府是叫得上名号的大家族,可惜,近几十年家族再无精彩绝艳的后人出来,落魄了。

姜常喜的婚事,是她没出生的时候,他爹给定下的:保定府周家长房周鹏的长子。

两人定亲的时候,姜常喜的爹同周澜他爹还是一个学院的同窗。

名不见经传的两个人,才刚成亲喜得佳儿佳女,就做了儿女亲家。

周澜他爹周鹏从应试开始一路高歌愣是成了新贵。

谁也没有想到,周家就这么起来了,周澜以后是不是出色,没人说的准,可周澜他爹那是实实在在的有本事,而立之年官就已经做到了四品。

因为这桩婚事,姜常喜从出生在姜家地位就不同一般,姜家谁都知道,三房大姑娘未来富贵,人家公爹前途可期。

堂堂的保定府姜家也要攀新贵的高枝,捧着家里定亲的姑娘。

让姜常喜说,这就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

姜家谁都羡慕姜常喜有个长眼的好爹,从一堆的同窗里面给闺女挑了一个有前途的老公公。

本来都好好的,可天不假年,这么富贵有前途的老公公,三年前人突然就没了。

三年守孝之后,周家求亲,姜家三房二话没说,就把捧在手心十五年的大姑娘嫁了。

用姜家老父亲姜衡的话说:“闺女,这些年来,享受了人周家这门亲事带来的富贵,到了咱们还账的时候了。”

姜常喜也不想做背信弃义的翻脸小人,这亲事差不多落地就定下了,点点头就上了花轿。

可问题就是这个年纪小了点,她这个年纪的小夫人,给人当长媳宗妇,怕是没人当回事的。

她有本事掌家,怕也没人信她?

另外就是准新郎周澜,锦衣玉食了十几年,爹突然没了,落差之下,人情冷暖,现在还不知道是个如何模样?

这些问题不得不考虑,毕竟姜常喜这个没过门的儿媳妇,都能感受到老公公在与不在的这份落差。

周澜这个亲儿子,感受到的人情冷暖肯定更深刻。

若是个扛不住压力的,怕是性子都要左了,常喜有点不敢想。

花轿到了周家,姜常喜打起精神,整理一下盖头,准备面对新人生。

享受的了这份富贵,就得吃得了这份苦,何况她嫁过来那就是当家的奶奶,真的说不上吃苦。

花轿落地,轿门掀开,伸来一只手,姜常喜把自己的芊芊玉手搭上去,就被略微富贵的手掌给反握住了。

手掌温度刚刚好,还软和,让人很舒适。

敢这么握新娘子手的,只能是准夫君周澜了。

确定了,第一次正面接触感觉还不错。

迈出花轿,锣鼓喧闹声中,姜常喜耳边是变声期的公鸭嗓:“你别怕,跟我走。”

好的开端是成功婚姻的一半,姜常喜坚定的反握住了对方的手。

然后手里就被塞了红绸,呵呵,握手时间结束了。

一对加在一起刚好三十岁的新人,中间红绸牵线迈进了周家的大门。

婚礼都是累人的,混乱的,周澜把新娘送到新房,说了一句:“你先歇着。”

就匆忙忙的被人招呼走了。

姜常喜的几个丫头随着嫁妆早一天到了周家,这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安置的。

随身过来的就剩下丫头大福,还出去熟悉环境了,新娘子身边就显得孤孤单单的。

闹哄哄中,进来一群人,进门就安慰新娘:“常喜,我是娘,你别怕,你同周澜在襁褓中还见过一面呢。”

见过面,就不算是盲哑婚嫁了吧?姜常喜这么调侃自己的。

要起身给婆婆行礼,被按坐在那里:“别动,别开口,坐福呢。咱们家没有那么多虚礼。”

一块进来的夫人在边上阴阳怪气的开口:“见没见过还不是要一起过日子。大嫂你就别说这些了。”

光听声音,就知道,这位肯定是一副刻薄嘴脸。

另一位夫人不软不硬的开口:“二夫人说说,今儿这日子家姐应该同儿媳妇说什么。”

盖头下的姜常喜拉着婆婆的手继续坐福,坚决不开口,心里却明白家里日子果然不好过。

不然这样的日子里面,没有人会驳了主家的面子。

未来婆婆拍了拍姜常喜的手:“才刚开口的是你二婶同你舅妈,都不是外人。”

边上的舅妈爽快的道:“保定府姜家的姑娘,礼数不会差了,你是新嫁娘,还在坐福,不需要开口。”

可惜二房太太不高兴了:“不打招呼叫人,还说什么礼数周全,这屋里难道我还是外人?”

姜常喜就是天大的本事,今儿这日子肯定也不能开口。

让这婆娘猖狂了,你当我保定府姜家姑娘面捏的不成。

周澜娘拉着两位夫人,语气轻柔:“二弟妹,今天是好日子,这里是新房,咱们出去说吧。”

这么一打岔,也没人在想要看看新嫁娘了。

一堆的人,都是匆匆来,匆匆去。

连个丫头婆子都没有留下,可见这婚事办的仓促,周家也乱的很。

若自己还有个四品的公公,肯定不是这番场景。

姜常喜感叹,人情薄如纸,他们小夫妻想要把门户挺起来,怕是要费点心思。

丫头大福推门进来,走到新娘子耳边说道:“姑娘,大门口外面很热闹,可府里除了老夫人的舅家没来几个正经亲戚。府上的下人,都匆忙忙的,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姑爷应该很快就能回来。”

姜常喜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大福:“奴婢去看看咱们家舅爷。”

咱们家舅爷,是说自家小弟弟同大堂兄一起过来送嫁了,是应该去照应一番。

坐的时间够久了,福气早就满满,姜常喜不放心自家弟弟,开口吩咐大福:“可别让常乐哭鼻子,你先送他回家,等回门之日再陪同我回来就好。”

大福赶紧看向外面:“姑娘您可不能轻易开口,那可不成,夫人交代过,奴婢不能离开小姐左右。”

怕小姐乱开口说话,大福立刻就跑了:“奴婢先去看舅爷。”

姜常喜僵坐了好久,掌灯的时候,都没有人进新房看一眼,感觉自己就是个被遗忘的新娘。

也不知道常乐是不是回府了。

盖头撩起来,穿着喜服,走到门口,透过窗缝往外看,有惊喜耶。

程嘉喜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