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星际

星际的监狱十分朴素。

尤其是一线军部的监狱——他们从不花钱做外观,除了实用,什么花里胡哨的都没有。

应骄此刻就待在这里面。

她坐在一张小床上,面无表情地喝着被隔壁狱友称为营养液的东西。

“喂,哥们,你没事吧?这都喝了多少了?可少喝点吧,你之前都睡三天了,突然喝太多小心消化不了!”

祝星尘被关在应骄隔壁,他来这里已经四天了。应骄比他晚一天,是三天前来的。

三天前,应骄好不容易干掉了丧尸皇。同归于尽的惨烈结局让她没忍住,终于崩了“末世荣耀”的人设骂骂咧咧。

在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她闻到了一股浅淡的玫瑰花香。

再次醒来就是现在。

她形容枯瘦,全身看不出半点血肉,一眼过去只觉得是张干蔫的人皮附着在骨头上。看不出本来面貌就算了,连是男是女都难以分辨,也不怪隔壁错称她为“哥们”。

祝星尘的话很多,醒来不过十几分钟,应骄就从他嘴里知道了不少东西。

比如说这里已经不是末世了,是一个被称为星际的世界。这里没有异能,不过科技却比末世发达太多。

虽然没有异能,但这里的人普遍都拥有精神力。

比如眼前这个。

尽管话很多,但也拥有七级精神力。不过这不是他自己说的,是应骄感知到的。

应骄拥有三系异能——精神系,力量系,火系。每一系都是十级满级。她的异能并没有跟着身体一起消散在末世,所以她现在还是能感知到比自己低阶的精神力。

七级精神力……

应骄双眼半合。

不知道在这个世界是个什么水平。

不过看这小伙子深藏眼底的张狂样,应该不算差。

喝完最后一管营养液,应骄的胃不再似初醒时焦灼。她往身后一靠,终于给了嘴巴一直啵得啵得个不停的祝星尘一个眼神。

“应骄。”

她的嗓子干涩沙哑,发出的声音像老树皮相互摩挲所发出的声音一样。

十分难听。

“什么?”

突然被宠幸的祝星尘没听清。

应骄再说了一遍:“应骄,我的名字。”

“哦?哦!”

祝星尘眼里闪过兴奋的神色,也不知道在激动个什么。

不多时,他稳住神色:“我叫祝星尘,刚才说过了。我是从帝都星来的,你呢?”

“……”

祝星尘一副友好打招呼的态度,似乎他只是想跟自己打个招呼认知认识。不过应骄还是从他小心谨慎的神色中看出了他想要套话的意图。

应骄心里笑得恶劣,嘴上却笑得和善:“好巧,我也是。”

祝星尘更激动了。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这里可是十一军的驻地,一线战场中的一线战场,普通人可来不了这里。”

十一军?一线?

应骄抓住两个关键词,手指轻轻在床上点了点。

看来这个世界也不太平。

就是不知道和末世比怎么样。

应骄初来乍到,脑子里没有丝毫关于这具身体的记忆,人生地不熟。她没有再当救世主的打算,活着太不容易,如果能苟着就再不好过。

精神系和力量系都能让她很好的混在人群中不被发现,至于火系——就先不用了……

“哥们?哥们?”

祝星尘见应骄不说话,内心忐忑,忍不住催促。

他真的太惨了。

擅自来一线迷路就算了,还被当成虫族间谍抓住,简直丢脸至极!

这要让家里知道,少不了一顿毒打。

祝星尘害怕极了,甚至都不敢报出自己的名字让就在十一军的大哥来接他。

现在他只能期望关在自己隔壁这根干巴的“棍儿”是个真间谍,而自己能从他嘴里撬出些话来将功补过。

不然,他完了。

“哥们,说话啊,你来这里干嘛?”

“旅游。”应骄睁眼胡扯:“我从小就要当个英雄,听说这里战火纷飞,就想来看看,参观参观。”

“……”

这谎扯得太明显,祝星尘差点没维持住自己“友善”的表情。

心里太多需要消音的话让祝星尘懒得理会“要当个英雄”和“想当个英雄”的差别。所以不知道这话半真半假。

祝星尘忍了又忍,递出监狱发的超难喝营养液想送个人情:“哥们,你吃饱了吗?我这儿还有。”

所谓吃人嘴软,祝星尘觉得这人怎么着都要跟自己说两句实话了。

结果……

应骄接过营养液毫无心理负担地喝了,然后:“谢了。”

之后就什么都没了。

等了半晌,祝星尘忍不住再度开口:“哥们,你还没说你是来干什么的?”

应骄又看了他一眼,干瘪的脸颊绽出笑来:“哥们,你呢,来这里做什么?不会是间谍想窃取战报吧?这可不行啊小伙子,好人可不兴做这个。”

“你!”

祝星尘怎么都没想到这人竟能这么无耻,喝了自己的营养液没点表示也就算了,竟然还对他倒打一耙!

他现在确定眼前这人是间谍了。

他哥说的:投靠虫族的人都很无耻。

眼前这人无耻至极,绝对是背叛人类的虫族间谍没错!

刚才那管营养液给他喝真是浪费了!就算是他不想喝的东西,也绝对不该给一个间谍!

“嘀——”

就在祝星尘搜肠刮肚想要痛骂应骄无耻的时候,这层监狱的门开了。

穿着黑色硬挺军装的士兵打开狭隘牢房的大门,对应骄道:

“4597,出来。”

应骄没说话,起身跟着他们走。

一队士兵面色严肃,应骄感应了下,里面有三个六级,其他都是五级。而且看样子这群人身手都很不错,至少比祝星尘好很多。

应骄忽然有些怀疑祝星尘的七级精神力可能不算什么。

跟着一行人一路向下,中间换了好几次电梯。

应骄不知道这监狱究竟修得有多高,她只知道,自己已经下降了最少一百米。

啧。

该说不说,星际就是严谨,审个嫌犯都要向下这么深。

下到最底层的时候,应骄又被带到了最里面的一处审讯室。

“嘀——”

门一开,应骄就闻到了一股浅淡的玫瑰花香,香味清浅怡人,和她死前闻到的一模一样。

“!”

应骄猛地抬头,一张艳丽淡漠的脸近在眼前。

应骄惊了。

这不是……花仙子?

温迟迟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