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亡国公主

初秋的时候,楚意快死了。

四面高墙遮挡着夕阳,几片枯败的梧桐树叶,打着转儿,落到女子苍白纤细的指节上。

她抬起手,任由灰黄枯叶再次被风卷起,指尖轻触着一缕缝隙里透出的阳光。

“今日,能不喝药了吗?”楚意的声音平静,浓墨似的眼中带着几分乞求。

她面前的石桌上,摆着一盏黑红汤药,浓郁苦涩的气息熏得她头晕眼花。

萧晏端起药盏,动作粗暴的将其抵到楚意苍白的唇边,声音寒凉入骨:

“不喝,你死了,叫皇帝给本王按上个谋害王妃的罪名,正好处置本王?你当初费尽心机嫁给本王,也早就想过这一天吧,楚意,你的心思可真是歹毒至极。”

楚意气若游丝的点头,敷衍道:“嗯对对对,我心思歹毒,我死了,你也能解脱了。”

萧晏瞳孔微缩,他死死地盯着这个单薄如纸,奄奄一息的女人,毫不留情的吐出威胁:

“不要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在背地里,究竟还做了什么勾当!既然你这么想死,那不如本王就杀了倚秋,杀了谢殷,让他们陪你一起走,你说可好?”

他说着,婢女倚秋就被押过来丢到她面前,哭着求饶:“公主,公主救救奴婢,奴婢不想死啊——”

楚意叹了口气。

倚秋是亡国后她身边最后一个婢女了,谢殷是父皇留给她的暗子,居然也被萧晏查到威胁自己。

这世上怎会有如此不要脸之人,她活着,他厌恶至极,她要死了,也不能叫她死个痛快。

“王爷,外面来了……”

一名属下对萧晏耳语些什么,萧晏拿起佩剑,淡淡地吩咐:“好好伺候你家主子喝药。”

楚意忍不住叫住他:“萧晏,你把我交出去,风波停矣,也给我个痛快,一举两得。”

萧晏脚步停顿,冷笑一声:“你想得倒美,楚意,多谢你为本王搅乱朝局,本王现在要亲自为你擦屁股,然后明天就造反,你可别看不见本王造反就死了。”

屁股什么屁股?他存心恶心自己吗!

楚意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听到他要造反,又一下子精神了几分:“这是可以和我说的吗?”

萧晏没再理她,径直走了出去。

倚秋挪到楚意身边,端起药盏劝道:“公主还是喝些药吧,否则豫王又要磋磨公主。”

“也罢,萧晏要是真的造反了,我可得看看。”

楚意接过药盏,她的语调很轻,唇角微微上扬着弧度。

昔日冠绝上京的永宁公主,哪怕现在神情寡淡,面容瘦削苍白,仍旧一笑倾国倾城,灼若芙蕖,让这满园暗淡的秋景都鲜活起来。

倚秋看着眼前的女子,她是燕国的公主,亡国后,仍旧穿着织锦绣月的雪白裙袂,美得不可方物,也仍过着锦衣玉食,奴仆簇拥的日子。

这是因为雍国灭燕国当日,永宁公主便自荐枕席,被雍国的皇帝赐给豫王萧晏为妃。

谁人不知,萧晏曾作为质子,在燕国受尽欺辱整整五年,他恨极了燕国,何况是燕国的公主。

楚意呷了一口汤药,心想,雍国皇帝当时可是格外乐意自己嫁给萧晏,毕竟,一个娶了亡国公主的王爷,如何能继承大统?难不成以后让敌国的公主做一国之母?

这两年来,萧晏对她横眉冷目,言语间充满恨意,大抵是看见她每一眼,都会想起因为自己,他才失去名正言顺争夺皇位的机会。

唯一庆幸的是,豫王府的后宅因只有她一个正室王妃,所以吃穿用度皆是顶尖,她除了要被迫喝下一碗又一碗苦涩的汤药维持性命,过得还算舒心。

最近半年,楚意更是得到萧晏允许,可以在闲暇时出府逛逛,省的碍他的眼。

也正因如此,她才能暗中联系到父皇留给她的故国旧部,搅乱雍国朝政。

府外的杀伐声小了许多,楚意以为自己今日必死无疑,没想到竟活了下来?

算了,既然还没看见萧晏造反这么让人高兴的事儿,再撑几天死也无妨。

下一刻,一柄尖锐的利刃,将她的心口贯穿!

“噗嗤。”

鲜血,骤然间染透了她雪白的衣衫。

“嘶,你……”楚意闷哼一声,呕出一口鲜血,痛得呼吸困难,她艰难的转头看向倚秋,眼中有不解与悲哀。

药盏从她手中跌落,化作无数碎片,苦涩的汤药倾洒到地上,掩不住更浓郁的血腥气息。

倚秋将利刃在她胸口搅动几下才抽出来,带起一簇血花。

“公主,您反正也要死了,不如奴婢送您一程,您死了,先帝的旧部才能归陛下所有。”说完,她便快速折身,逃出了院子。

“陛下?原来你是楚昭的人……”楚意低声呢喃。

她那四皇兄,亡国后建立了对雍国俯首称臣的南燕不说,还惦记着自己这么一点父皇留下的人手。

当真是一尺布,尚可缝,两兄妹,不能容。

“楚意!”

一道沙哑破碎的声音,传到楚意耳中。

她的眼神渐渐涣散,却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急掠到自己身前。

是萧晏回来了,他手中染血的长剑当啷坠地,上前将她拥入怀中,疯了般捂住她血流不止的伤口。

“你……你急什么?”楚意疑惑的问。

他都准备造反了,何必在意自己死活。

她只是与他虚与委蛇的妻子,让他受辱的敌国公主,叫他不能争夺帝位的一座牌坊。

萧晏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不停地唤着她的名字。

模糊的视线中,楚意看见他跪在地上,捡起一片破碎瓷片,反手割破自己的手臂,将鲜血淋漓的胳膊凑到她的唇边。

腥甜的血液滚进喉咙,让楚意皱起眉头。

他难道,还指望自己喝点血就能活吗?

“楚意,不许死,本王不允许你死!”

萧晏的声音嘶哑,从咆哮变成哀求,他手臂的血还在不断流进她的喉中,可渐渐地,她听不见了。

温热的血在楚意身下慢慢浸开,她漆黑的眼睛像一面镜子,要将世间风景烙印到瞳孔里。

楚意最后看见的,是萧晏猩红的眼眸,滚下一滴眼泪。

她恍然听见一阵不知从何而来的铃铛声响,自己的魂魄仿佛被引着倏忽飘起。

临死前,她忽然有些想家了。

可燕国已亡,她已失家。

楚意眼前一黑,彻底陷入无尽的黑暗。

她死了。

大燕永宁公主楚意,死在亡国后的第二个秋天。

新茶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