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随庆2

抱歉!摘仙完本,无法发布任何章节,随庆1还是写在作品相关的请假里,2以及以后可能的番外,都只能发在仙子这边了,喜欢的就看,不喜欢略过。

****************

杀宋在野?

师弟师妹的提议,似乎也还好。

宋在野的三生途听说可以看到前世今生。

随庆的心一下子就热了起来,关了自毁大阵,把师父和师姐的灵牌又送回了祖师堂,拿了宋在野的所有资料,转个身,马不停蹄的往灵界去。

说起来,无相界已经越来越好了,自百多年前,玄天宗至阳星君晋阶化神,曾经的通天塔就变成了通天传送阵,往来各界再也不用走绝地之门。

但他没走通天传送阵。

不是钱的问题,而是绝地之门……更合他。

已经要死的人,绝地之门的那点不确定危险算什么呢?

随庆走进宗门先辈曾经探察过的绝地之门,转向灵界的双盟坊市。

“听说没有?棠华星君的爱徒严西岭陨落了。”

“怎么回事?上个月他冲击元婴成功了呀!”

茶楼里,随庆一边喝茶,一边竖着耳朵听着茶楼里各种各样的声音。

这是不花钱,了解灵界最新的地方。

“能怎么回事?还不是那魔门巨子宋在野?他耀武扬威到云华仙踪,放言百年后,挑战棠华星君,他要看看,他是不是也能像严西岭那样,重新站起来,然后飞升。”

“……”

“……”

这是神经病啊!

飞升多难啊!

严西岭要不是棠华星君一直在后面帮着拉着,可能也早就死了,怎么冲击元婴重新塑骨?

听到他冲上元婴,摆脱过去时,大家有多高兴,这一会就感同深受的,替他有多绝望。

棠华星君绝不是宋在野的对手,他……

“所以严西岭是怎么死的?”

“挑战,当场被三生途的恶业火焚身而亡。”

这?

所有听到的修士全都沉默了,半晌才有一个人叹息着开口,“唉……,宋在野早点晋阶,早点飞升走吧!”

那真是一个没人能挡得住的魔门巨子。

大家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希望,他跟万多年前的杀神陆望一样飞升。

陆望飞升了,魔门喘下一口气,同样的,宋在野飞升了,道门的所有天才也才能喘口气。

“唉~”

叹气声此起彼伏。

随庆一口喝下杯中的茶,扔下几块灵石,大踏步走向七杀盟。

魔门巨子宋在野又叫天道亲儿子,机缘无双,战力在三生途的加持下,横扫各界。

曾经未晋元婴之前,还有很多修士想要暗杀他,但晋了元婴之后,再也无人出头,现在……

随庆走向七杀盟前特立的生死擂台。

这是宋在野为各方挑战修士所立,但是自从摆上,他一直是站着的那一个。

所有上了擂台的修士,都是竖着上来,横着下去。

嘭~嘭嘭~~~

随庆随手敲响了擂台上的战鼓。

没一会,宋在野就坐着轿子,从七杀盟一路飞出。

以前,他从没这么急过,总有不死心的道门修士,妄图挑战他,妄图为道门张目。

可惜自从百年前晋阶元婴,就再也没人来了,害他每回出入,看到擂台都好生遗憾。

“来者何人?”

“无相界千道宗随庆!”

随庆拱手,“阁下是……宋在野?”

“正是宋某。”

知道他的威名,还来送死?

宋在野微微眯了眼睛,“你们无相界重归七界没几年,你确定要代替无相界道门挑战宋某?”

“非也!”

随庆不想为师弟师妹和无相界的道门惹来如此大敌,直接摇头道:“在下听说三生途有窥三生之能,想在临死之前见识一番。”

如果能够看到来世的师姐,一定认清楚了,随她一起。

只要见到师姐,那这条命……若是有幸带着这个魔门大獠一起共赴黄泉,此生亦是无憾了。

“噢?”

对方太过坦然,宋在野嗤笑一声,“既然如此,那宋某就成全你。”

说话间,他微微抬手,好像水晶一样的魔宝三生途,就在随庆面前越变越大。

“嗷~~~~”

与此同时,恶业火化成的巨龙亦从三生途的另一端飞出,做出随时择人而噬的样来。

宋在野被刺杀的次数多了,深知道门的某些自以为是的英雄,喜欢玩舍己为人的把戏。

他可以让他看到他的前世今生,但是,他也要让随庆和世人知道,这世上,还没有能杀他的人。

随庆面上微变,长剑向动,直指恶业火龙时,眼睛盯着三生途。

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了还是少时的师姐,跟在她屁股后面的,是才入宗门没多久的自己。

嗯,师姐在偷果子,他在不远处警戒,准备随时喊她。

那紧张的额上都冒出汗了。

可是师姐……

师姐在咔嚓咔嚓的啃果子,尝到味道不错,眼睛一亮,以最快的速度摘了数十颗。

“谁?”

远处一道神识飙来,师姐如风掠来,扯着他就跑。

咆哮怒吼的声音,在身后紧紧追着。

宋在野见他眼中露出一抹特别的笑意,心下微顿,没有马上出手。

此人,应该是他第一次见,但是……

“嗷~~”

恶业火龙再次咆哮,宋在野却不由自主的看向自己的三生途。

似乎他在这里,曾经看到过随庆。

只是那朦胧的画面闪得太快,快到连他都无法捕捉。

但那好像也不是前世、今生。

得到三生途的时间挺久的,宋在野早就观过自己的三世,但每次都不一样,他隐隐觉得,这魔宝是随心而动。

心境不一样,看到的也不一样。

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三生。

宋在野看向他此时可能的心境。

可是,让他震惊的一幕出现了,一个女孩踏着特别的步子,身绕无数虚实转化的淡青花瓣,几步冲来,一拳砸向恶业魔龙的脑袋。

一次又一次,每次都能好巧不巧的砸到三生途化成的魔龙真身。

三生途碎,他也……

宋在野的瞳孔巨震,他居然看到自己生生的被她打死在擂台上。

告饶认输的话,她愣是没让他说出口。

“天道亲闺女?!”

临死那不甘的怒吼,似乎冲出了三生途,炸进了他的识海。

一瞬间,宋在野好像又重新站到了那个要他命的擂台,女孩正笑眯眯拿出她的五避珠,“两千万,我们赌一把。”

远远观战的人们,发现擂台上的两个人全都没动,只是一个露出诡异笑意,一个震惊挣扎……

这?

这不对啊!

“哈哈哈,原来……,我有徒弟!”

随庆手上的剑,猛的击向三生途时,身形一闪,不惜性命的冲进恶业火龙,抱向宋在野,“徒弟没来,我来替她!”

嘭~

七杀盟里冲出数人,可是迟了,还被三生途困着的宋在野,没有半点反抗的被随庆的元婴自爆,炸得尸骨无存。

潭子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