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出逃失败

你是心疾,无药可医。

——《病态沉迷》

火车站,川流不息,人来人往。

候车室不起眼的角落,一身简单白衣黑裤的女人小幅度抬头谨慎地用眼角的余光环视了眼四周。

周围的人也都是乘客,各自行色匆匆,盘算着自己的行程,没什么异常。

女人低头,紧绷的肩膀微微放松下来,但仍旧用力往下压了压鸭舌帽的帽檐。

本就不大的一张脸,被彻底盖了个严严实实,只露出一点尖俏的下巴,以及一张颜色浅浅的薄唇。

她的唇瓣是好看的菱形,唇珠丰润,没涂口红,唇瓣颜色是淡淡的粉,健康莹润的色泽,像桃花一样,引人采撷。

赶往江城的火车终于开始检票,女人起身,低着头快速往检票口走,她走路的步伐不算大,速度却非常快,仿佛后面有狼在追。

终于抵达了A3检票口边上,前面只有两个人,且在她赶到的同时,进去了一个。

女人却并没有放松,捏着车票的手不断放松再收紧,把好好的一张票捏成皱巴巴的花椰菜。

终于,前面那人也通过了!

女人快速迈出一步上前,火车站的人员声音是公式化的冷漠。

“请出示火车票。”

请字才出口,女人就已经把自己的票据递了出去,火车站的人淡淡扫了眼,打开电子锁:“过去吧。”

女人长出了口气,刚要往里走,候车室却突然闯进了一百多个黑衣人,密密麻麻,把整个候车室的氛围都变得窒息。

为首的那个戴着墨镜,身边跟着手持喇叭的火车站负责人员。

“不好意思,先耽误大家五分钟,封锁所有检票口,暂时先别出人。”

A3检票员的动作很快,赶在女人通过前,立马重新放下了安全锁。

“等一阵儿吧,估计又是傅家来抓贼的,隔一天就会来这么一回,也不知道那贼偷了对方什么,这么兴师动众。”

女人听见她的抱怨,帽檐下被挡住的眼闪烁了下,依旧没发出声,站立在检票口前的腿,细看在微微地打颤。

“把头抬起来。”

黑衣人动作很快,分散开在候机室转了一圈,很快有人查到了A3检票口,站到了女人面前。

女人微微地抬了下脸,黑衣人狐疑地盯着她的帽子,倏然伸出手,快速摘下了她的鸭舌帽。

女人受惊,急急低头,前面的黑衣人却在眼中露出了惊喜的光,仿佛看到了自己一片光明的前途。

“头儿,头儿!”黑衣人回头兴奋地喊:“你快过来,看看这人是不是照片上的女贼,我好像把人给找着了!”

领头的贺迟延闻声快速跑过来,在看到低着头面色惨白的女人时先是面上一喜,接着便一巴掌拍在了喊话的那黑衣人头上。

“会不会说话啊你,什么女贼,这是傅先生的夫人。”

说着,他给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一排黑衣人立马便把女人围了个整整齐齐,没给她留任何逃跑的缝隙。

贺迟延脸上态度极为恭敬,他有一米八,一米六八的女人在他面前要矮半个头,他在跟身前的人讲话时却刻意弯了腰,保持着比她矮些的地位,语气像哄小孩一样讨好。

“夫人你怎么在这啊?是要出远门吗,走之前跟我回家一趟呗。先生这两天没见着你,人都急的瘦了一圈,饭也不好好吃,您好歹回家看他一眼。家里还有私人飞机,到时候您想去哪我都能送您过去。”

黎荆曼在黑衣人出现那一刹那就已经知道自己走不了了,她有些绝望,又有些早知如此就不该白折腾这一场的悔意。

她早该清楚的,以傅景行的手段和性格,只要他不愿意放手,她就算把全部的身家性命全压上,也难以逃出他的手掌心。

眼下一百多个黑衣人全都朝着她的方向围过来,分成两排,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围成一条特殊的单人通道,贺迟延依旧弯着腰,保持着低姿态。

“请吧,夫人,我会跟先生说是您自己回来的,不会让您难做。”

眼下的困境已经没有破局的可能,黎荆曼听着贺迟延讨好一样的话只觉得无比嘲讽,抿着脸微微抬头,终于让周边看热闹的围观群众看清楚了她的具体面孔。

五官如画,极具古典美中又蕴藏了点点清冷,是第一眼会让人惊艳心生向往,第二眼又会让人自惭形秽不敢亵渎的圣洁之美。

明明穿着最普通不过的长衣长裤,却莫名地让人觉得她周围就是环绕着一股子仙气,氤氲极了,再加上体型本身的清瘦,让人看她仿佛雾里看花,小心翼翼,生怕一碰就会散。

“你如果想在我面前做好人,那就让我走。”

黎荆曼开口,声音和她的气质浑然一体,清冷中带着浅浅的疏离,声线又平又稳,不带一丝感情。

贺迟延面露愧色:“夫人您说笑了,先生还在家等着您吃饭呢,您可千万不要为难我。”

黎荆曼懒得再看这虚伪的人一眼,甚至连冷笑一下的念头都提不起来。

一言不发地拿回了自己的鸭舌帽,迈步往前走的同时,重新戴上了帽子,遮住了那张引得周围保镖都有点看直了眼的红颜。

外面整整齐齐,停了二十一台黑色保时捷,无声地彰显着车队主人的财势显赫。

黎荆曼随便找了个车钻进去,接下来又是一言不发,垂着眼安静地坐着,仿佛一个没有灵魂的布偶娃娃。

一路车速飞快,半小时不到,她就被打包带回了耗费她半年心力,最终却只逃出去不到一礼拜的傅家。

傅家是五层的独栋别墅,带后院和花园,整体占地面积大概有七千平,园林绿化做的很好。

假山绿植,翠湖活水,莲花万顷,比一般的公园还要美不胜收。

七十多米鹅卵石路的两侧,莲花朵朵,路的尽头,傅家别墅的大门敞开着,诱人的饭菜香从里面传来。

一个穿着白衬衫男人在门口眺望,他身量修长,面容白皙精致,一双电力三百伏特的桃花眼,迷人又耐看。

哪怕怀里还抱着个奶团子似的孩子,也丝毫不影响他惊艳到让周遭一切都黯然失色的气质。

台媒曾戏称,傅景行是行走的人间荷尔蒙,壕圈颜值扛把子,不分男女,只要被他用那双温脉多情的眼睛看上几眼,就全会忍不住为之倾倒。

可惜黎荆曼是土生土长的内陆人,她看战狼长大的,对他这类型的美人免疫。而且三观奇正,对病娇这种属性也避之不及。

又浪又慢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