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小娘养的

“小姐,快洗漱穿戴,宫里来圣旨了,现在老爷夫人他们都去接旨了!”婢女冰壶急忙忙跑进来。

殷如婳抓着冰壶,“你说什么,宫里有圣旨下来?”

“对啊,小姐你快点收拾一下,也去接旨吧!”

殷如婳如遭雷击!

梦境是真的,今日竟真有圣旨降下来!

就在昨晚上,她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梦。

那个梦境将她的悲惨一生全部过一遍,她就如同一个局外人一般,亲眼看着自己是如何在作死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不回头的。

在她的梦境中,自己最后是被一杯毒酒赐死的,死后被抛尸荒郊野外,尸体被野狗啃食,狰狞白骨在寒风之下显得无比凄凉,似乎在诉说着一个失败者的结局与下场。

殷如婳一早上都没回过神来,可眼下冰壶带来的消息叫她五雷轰顶!

“我现在还是病重之身,就不去接旨了,冰壶你去,听听圣旨上说了什么,要立刻回来报!”她面色发白地说道。

冰壶也想起来她家小姐如今可是‘病重之身’,演戏可不就得演全套?

“是奴婢的错,奴婢这就去!”

冰壶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而殷如婳则坐下来等圣旨。

没多久冰壶就一脸震惊回来报信,“小姐,宫里降下圣旨,要从殷侯府挑选一位小姐去给太子殿下冲喜!”

殷如婳瞳孔陡然就是一缩,袖中那颤抖的双手更是暴露了她内心的惊涛与骇浪。

宫里降下这道赐婚圣旨没有半点预兆,突如其来的圣旨把殷侯府上下都打了个措手不及。

太子司徒稷昨晚上病重垂危,太医连下三副虎狼猛药这才保住一口气!

现急需要一个贵女冲喜,这门亲事就‘幸运’地落到了殷侯府身上。

本应该是阖府欢喜的亲事,但满京城谁人不知道太子殿下病弱?

纵然是当今皇上捧在手心上的心尖儿子,纵然还占据了太子之位,可这位太子根本就是风中残火,随时都有咽气的可能。

嫁给这么一个人,跟嫁过去守寡有什么区别?更有甚者,陪葬都不是不可能!

殷侯府包括她在内的三位及笄小姐,没一位愿意嫁的!

冰壶就第一时间说,“小姐,你快点躺下,你现在是‘大病之体’,这门亲事是绝对不会落到你身上的!”

殷如婳那如同桃花一般娇俏的脸上带着一抹煞白,心里再无侥幸可言。

她姨娘为了帮她打听皇子下落,与她一起落入嫡母设下的圈套里,东窗事发她姨娘一力承担全部责任,把她摘得一干二净。

她又如何能眼睁睁看着她姨娘被打发去庄园上?

所以去主院求了她爹,就在烈日之下跪了不到两盏茶功夫,她就‘倒下’了。

她爹跟她姨娘可是真爱,于是就看在她‘一片孝心’的面上,罚了她姨娘半年月钱与禁足三个月以儆效尤。

冰壶口中的‘大病之体’当然就是烈日下跪那两盏茶功夫跪出来的……

但却因为这件事,她真的躲避掉了这个冲喜的差事!

因为府上可不仅仅只有她这个及笄未出阁的小姐,排在她上边的是嫡母所出的嫡女二姐殷如月,最上边是老实巴交的庶长女殷如星。

庶长女殷如星的姨娘是嫡母的陪嫁丫鬟,后被开脸提拔上来的,可不比她姨娘是个厉害角色,赤手空拳在这后院里打出自己的一片天。

所以可想而知最后这门亲事落到了谁头上。

殷如星嫁过去太子府不到一年就郁郁而终。

这下太子不仅快咽气,还克妻。

只是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位病弱的太子殿下才是名副其实的真龙啊……

虽然接下来要说的可能有点不矜持,但想到梦境里自己的悲惨下场,殷如婳是真恨不得立刻收拾包裹,去给这位剩下一口气吊着的太子殿下冲喜!

这个时候,她姨娘身边的周妈妈过来了。

殷如婳知道周妈妈来干嘛的。

果然周妈妈就说,“三小姐,姨娘让老奴传话,让你今晚上泡一晚上冰水,把这重病之体坐实了!”

殷如婳轻笑,这就是她姨娘的能耐。

人被禁足关起来了,也完全阻挡不了她通天的手眼,且她知道,就在昨晚上,她爹就悄悄去看过她姨娘,还留了宿一直到天快亮了才走……

夫人等人必然知道,少不了要气得半死呢,指不定怎么骂她姨娘狐媚子狐狸精呢。

“三小姐?”周妈妈不明所以看她。

“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我姨娘,让她好好休息,我的事情她不用多操心。”

周妈妈也知道三小姐的能耐,她行了礼就回来给禁足的茴姨娘复命。

茴姨娘就是殷如婳的生母。

能生出殷如婳这样的女儿,且在殷侯府十几年盛宠如一日,茴姨娘的相貌自然是不俗的。

尤其是她身上的那一股子韵味,就跟一只熟透了的桃子,散发着诱人的芬芳!

每次看到她这幅模样当家夫人张氏都觉得尤其刺眼。

但殷侯爷却满意喜欢,故此她的盛宠无人可撼动。

就比如昨天她才被罚了,但殷侯爷还是悄悄就过来安慰她。

说是悄悄,可后院就这么大,其他几房肯定也知道,必然是要打翻了陈年老醋。

茴姨娘跟一只狐狸精似的躺在贵妃榻上,满意道:“婳儿记下就好,这一次咱们也是因祸得福了。”

虽然误入陷阱被夫人设计,但也正因为这样女儿‘病了’,顺理成章得很。

冲喜之事迫在眉睫,‘生病’的女儿肯定不能嫁!

周妈妈说道:“让三小姐泡冰水是否有些伤身?侯爷是最宠爱小姐,而且上边也还有两个大的呢,怎么也轮不到咱家三小姐的。”

“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不小心?”茴姨娘想都不想道:“虽然要受点苦,不过也总好过去冲喜!”

能在侯府打下一片天的女人,哪里是吃不了苦头的主?

别说泡一晚上冰水,要是能躲过这门亲,就算要泡两天晚上她都得让女儿咬牙坚持。

不然稍有万一,嫁过去这辈子就完了!

“我婳儿如今风华正茂,是女子一生最美好的年纪,就算万中之一的几率我也赌不起!”

周妈妈还是了解她的,笑道:“这会只怕另外两边要闹腾起来了。”

巴西松子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