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摄政王凯旋

初春,白雪消融,柳条抽了嫩芽,沉寂了一个冬日的花儿也渐渐地绽放开来。

小皇帝已年满十六,正是要选后妃之时。皇太后便借着春光正好赏花之名,邀请了洛阳城中各适龄千金前来华清宫参加赏花宴。

想从中挑选出合适的贵女,内定为嫔妃。

前来参加的贵女们都心知肚明今日赏花宴是为了给陛下选秀做准备,也皆好生打扮了一番。

是以华清宫之中可谓是万花齐放。

众女子中最为耀眼的还数皇太后身边的容貌绝世的女子。

宣国公府唯一的嫡女,当今太后的亲侄女苏静言穿着一袭时下最新的云锦,惊艳四座。

一寸云锦一寸金,云锦向来是皇家所用,极少数的勋贵才能得宫中赏赐下来的云锦,而苏静言却总能率先穿上最新的云锦衣裙。

“苏静言怎得也在此?今日赏花宴不是为陛下选妃的吗?她不是已经出嫁了吗?怎得也来了?”

“她出嫁当日,新郎可没有迎她进门就去了战场,也不知她算是未出嫁还算是已出嫁呢?”

三三两两的贵女聚在一起谈天,说到这里,众人都免不了地轻笑出声。

三年前,皇太后给苏静言与大棠有名的杀神摄政王萧廷赐婚,那时洛阳人人羡艳苏静言。

可成亲当日,苏静言在闺房之中苦等一日,直到夜里都等不来新郎。

直到黄昏时,才知萧廷抛下新娘前去边关打西凉去了。

战事再紧急也不至于连个迎亲的功夫都没有,苏静言一时间也成了勋贵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即便算苏静言是未婚,今日赏花宴是替陛下选秀,苏静言有婚约在身也轮不到她进宫为妃吧?”

另一个贵女道:“今日虽说是给陛下选妃的,总也不能如此明显,还是会请些已有婚约的女子前来一道赏花的。

再说苏静言乃是皇太后娘家唯一的侄女,今日这等大事,宣国公府岂会不插手?”

大棠人人皆知,当今陛下并非皇太后亲生,而陛下也只是宣国公府与太后所拥立的傀儡皇帝而已。

陛下日后的后宫嫔妃人选,宣国公府岂能不在意?

礼部侍郎之女李艳拿起帕子掩唇轻笑道:“说起来这苏静言也真可怜,她与摄政王婚事到底是成还是不成呢?

她可快要十九了呢,摄政王新婚之日都不曾迎娶她,这婚约可还算数?”

李艳对面的姑娘朝她挤眉弄眼,李艳却丝毫不闻地继续嘲讽道:“摄政王再不回来,这苏静言怕是要成为苏家老姑婆了。

满洛阳哪里还有年满十九还待字闺中的姑娘?也就她苏静言独一份了。”

苏静言走到李艳跟前,凤眸一挑凉声道:“李侍郎好教养。”

李艳见到苏静言过来,吓得一阵瑟瑟,苏静言乃是宣国公夫妇唯一的嫡女,从小就是受尽宠爱,在洛阳向来是无人敢惹的。

李艳也只敢在背后笑话她,哪敢当面笑话。

李艳忙行礼道:“苏,苏姑娘。”

苏静言对着身后的婢女道:“迎春,送李姑娘回府,将她方才所说之话一五一十地告知李侍郎。”

李艳听到这里,涂了厚厚水粉的小脸越发得惨白。

许是恐惧到了极点,李艳便生出了几分大胆道:“苏静言,今日我是受太后所邀前来赏花的,你凭什么让我回府?”

苏静言看了眼自个儿新涂的丹寇之上有一灰尘,略一蹙眉道:“莫非你想要我将你方才所言,告知太后?”

李艳心下更是慌张了,太后是苏静言的亲姑母,她方才所言若是被太后知晓,太后岂能饶过她?

怕是还会连累父亲,李艳便只能愤愤然地离去。

一旁永平侯府嫡女走到苏静言跟前,见她双眉微蹙道:“你与那等子人见什么气?”

苏静言伸出自己的白嫩的玉指给梁岁柔看,闷闷道:“哪是为她置气?我今儿个方涂好的指甲就染了灰尘,心烦。”

梁岁柔轻轻一笑,苏静言自幼是被宠着的,浑身上下无一不精致:“这不仔细瞧也瞧不出来什么来,你可别忘记了,今日姨父是来叫你做什么的?”

苏静言自是知晓是来给小皇帝挑皇后的,小皇帝登基时才十一岁,一眨眼,都十六了,也是该娶皇后了。

如今朝堂之上风云诡谲,皇帝大婚后便要逐渐亲政,是以皇后人选乃是重中之重,不容有失。

就在此时,一内侍急匆匆地进来对着皇太后下跪道:“恭喜太后,边关大捷,摄政王打退了西凉,西凉投降愿为大棠之属国。摄政王不日就会返回洛阳。”

在场众千金都纷纷将目光投向了三年前曾经要嫁给摄政王的苏静言。

摄政王真不愧杀神的称号,竟然能让西凉成了大棠属国,功不可没。

一时间,众人都羡慕极了与摄政王有婚约的苏静言。

摄政王萧廷容貌俊朗无比,如今也不过二十六,重要的是他不近女色,至今后院之中还无任何通房侍妾。

梁岁柔握着苏静言的手,真心替苏静言开心道:“静言,你终于不用再等了。”

苏静言还是再用手帕轻轻擦拭着指甲上的灰尘,擦不净的灰尘,令她心中没来由的烦躁不安。

摄政王大胜回朝,还让西凉愿意附属大棠,可是要比赏花宴要紧得多。

是以这次赏花宴也就匆匆落下帷幕。

太后便带着苏静言去了宣政殿。

小皇帝未曾大婚还未亲政,当年先皇驾崩前,命宣国公,林相爷,胡太傅同为辅政大臣,命先皇之幼弟萧廷为摄政王。

是以宣政殿之中,宣国公,林相爷,胡太傅三人已在了。

苏静言随着太后入内,却不见小皇帝,问着宣国公道:“爹爹,小皇帝人呢?”

宣国公瞪了一眼苏静言,双手抱拳恭敬道:“那是陛下,你可不能再一口一个小皇帝了,陛下已经长大了。”

苏静言已经三年没来参加宫宴了,并不是怕人说三道四,就是旁人的眼神让她看着心烦,因此也是三年不见小皇帝了。

“陛下到!”

随着太监的吟唱声响起,苏静言随着众人一道下跪。

萧翊入内对着皇太后行礼道:“母后。”

皇太后笑着对萧翊道:“快起。”

萧翊略带着少年沙哑的声音对着下跪众人道:“都起来吧。”

苏静言在太后身边一起身,发现三年前还差自个儿一大截的小皇帝,如今比自个儿要高出大半个头了。

自家父亲与胡太傅都算是男儿之中算高的,可小皇帝竟比他们二人还要高出小半个头。

苏静言小声喃喃道:“还真不是小皇帝了。”

萧翊微凉的目光轻轻扫向苏静言。

苏静言抬眸望着萧翊,见着他的容颜更是一惊,萧廷与先皇都是美男子,不曾想萧翊比起先皇与摄政王而言丝毫不差,反而比他们二人还要出色几分。

也难怪今日赏花宴中,这些贵女们都花费着心思打扮了。

若不打扮,怕是远远不及小皇帝的容貌来得美。

萧翊的目光紧紧只是一瞬,便坐在龙椅上道:“皇叔为我大棠立下汗马功劳,迎皇叔与大军凯旋之礼得隆重方是。”

宣国公道:“臣觉得陛下可去洛阳城门口亲迎摄政王,犒赏三军。”

萧翊应道:“好。”

皇太后在一旁道:“摄政王回洛阳那日,静言也去相迎吧。”

苏静言福身应是。

五月柚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