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1984年的香江】

1984年9月2日,星期天。

香江,九龙湾,德福花园。

德福花园是恒隆地产、合和地产合组财团在1977年,夺得地铁九龙湾车辆维修厂上盖的物业发展权,该项物业包括41幢住宅楼宇,约5000个住宅单元。

早晨六点,林祖辉便已经穿戴齐整,对着一副镜子打量着自己。

喊一声‘靓仔’绝对不是在客气,这是一张十八岁的青春少年的脸庞,五官挺拔,剑眉星目,留着极具这个时代特色的张国荣式中分发型,虽然没有张国荣那么帅到极致,但也忍不住唱到:“风继续吹,不忍远离,心里亦有泪不愿流泪望着你。”

林祖辉双手使劲的搓揉着英俊的脸庞,没有褶子,没有法令纹,更没有老年斑,有的只是满满的胶原蛋白,有的只是青春洋溢的脸庞。

“谢了,天帝!谢了,上帝!”

能够穿越重活一世,简直就是他最大的幸运。

上一世,他是内地的一位资深金融人士,二十年的金融生涯,他炒过股票、期货、外汇、黄金、石油,可能是因为运气好,也可能是因为他有一点点天赋,再加上他在这种事情上肯花精力学习,总之他辉煌腾达过。

但最终,他败的很彻底!

本以为失败过后还可以爬起来,没想到居然穿越了。

不过在这一刻,他在心里说道:“大势不可逆,自己只要抓住大势,金融上基本上处于不败之地。八七股灾、广场协议、海湾战争......谁能阻挡自己赚钱?”

在他失意的那一段时间里,他温习过那些金融历史数据,包括香江的金融,这一刻变得无比珍贵起来!

突然,他脸上严肃起来,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一笔启动资金。

正所谓万事开头来,不管多么成功的人,‘第一桶金’一定是他们印象最深刻,也是他们最重要的一笔资金。

林祖辉连忙拉开书桌的抽屉,然后找到了一个铁盒子,里面正是他所有的资金。

他不用数,也知道一共是825.6港币,这点钱显然做什么都没有用。

“哎,果然后妈都是个厉害的人物!这家庭也不穷,自己存的零花钱居然如此少!”

这一世,他的身份有些狗血!

他父亲林德雄本是对面的粤省人,1972年抛妻弃子游过了后海湾,来到香江打拼;林德雄这一走,家里人可就遭了殃,最终他的妻子,也就是林祖辉的母亲被活活‘气死’。

林德雄也是一个人物,在香江厮混了三年后,进入了地产中介行业。凭借伶俐的嘴皮子,能屈能伸的性格,硬是帮很多人卖掉了一些难搞的房子,从此也就发达了。

人一旦发达,原来的内地妻子也不香了,林德雄便在1978年,又迎娶了小他十五岁的香江新娘谭雅。

重组家庭后,林德雄又在1979年得了一儿子林祖耀,可算是人生赢家,逃港的佼佼者了。

不过他总算没有忘记在内地的大儿子林祖辉(原名林卫国),从1978年政策稍微好了一些,便开始筹备接过来,直到1979年林祖辉才来到香江。

林祖辉本来在内地已经小学毕业,来到香江便从中一读起走,但两地的教育知识都不一样,自然跟不上学习;再加上受班里的同学欺负,看不起他这个内地来的土包子,所以林祖辉读了五年,尚未毕业便再也不想去了。

从这个暑假开始,林祖辉便跟着林德雄做起了地产中介。

林德雄这个人,绝对是能屈能伸的典型,以后的还会继续发达的;对于一些重要的人物,点头哈腰,能夸擅谈,还真认识一些地产界的大佬。

当然了,这些大佬还没有到香江真正的大人物那个层面上;但起码身家上亿的人物,他认识不少。

前身就不一样了,跟着他老子干了两个月,硬是屁都放不出一个,除了感觉难为情,就是屈辱;当然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只有十八岁,而且受周围环境的影响,性格非常自卑和内向。

前身的后妈谭雅也不待见林祖辉,因为她觉得这是来分家产的,所以处处给他难堪和责骂,更造就了前身的懦弱性格。

而林德雄这个人,在外面装了孙子,在家里依旧是个孙子;唯一硬气的一回,就是要接林祖辉来香港发展,那毕竟是亲生儿子。

但是接过来后,妻子对儿子的态度,他却选择视而不见,偶尔也是稍稍的劝两句,甚至还对林祖辉本人加倍责难。

前身生长在这种家庭,能过得好么?

现在的林祖辉不一样,从三天前穿越而来后,他就在思考脱离这个家庭,自己未来一香江大佬,能受你一个女人的气么?

......

听到外面有动静,林祖辉便知道是谭雅在准备早餐了,她虽然家庭地位颇高,但也是个能干型女人;她知道自己必须照顾好林德雄这个财神爷,所以天天早上总是为丈夫准备好早餐,做一个贤妻良母。

其实,此时的林德雄也就两套房子,再加上几十万的存款,也算不得什么成功人士;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在地产中介很吃得开,早晚还会更富。

林祖辉打开房门,却是悄悄去找这个后妈谈谈心!

厕所放水的声音‘哗啦哗啦’,林祖辉不得不稍微离远点。

谭雅上完厕所,看见林祖辉在外面,气就不打一处来。

“懒人多屎尿!”

若是以往,林祖辉遇到这种情况,一定是立马低下头,但今天他却笑着迎了上去。

“雅姐,给你商量过事?”

谭雅立马温怒道:“你乱叫什么,信不信我告诉你爸?”

林祖辉却不当一回事,嬉皮笑脸的说道:“叫你妈,岂不是把你叫老了,你那么漂亮如花!”

谭雅一脸不认识的看着林祖辉,她实在想不明白,以前懦弱自卑的后儿子,今天怎么变得嘴上花花,莫非他跟着他老子学两个月开窍了。

遭了,这可出大事了,他要真学会了他老子五成功夫,岂不是也能发达?岂不是抢他老子的生意?

“想要零花钱没门!你都多大的人了,还好意思要零花钱?”

林祖辉面部一僵,这女人还真是油盐不进,幸好自己不是来要零花钱的,而是来敲诈的!

他脸色一正,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讨厌我,无非就是怕我抢弟弟的家产。我现在有办法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麻烦,你要不要听听?”

谭雅立马说道:“你乱说什么!”话虽如此,却没有下文,而是等着林祖辉继续说下去。

林祖辉笑着说道:“只要你给我2万元,今天我就和老豆大闹一顿,将他在内地抛妻弃子的事情,当场给他说出来。他一定拉不下面子,对我恨之入骨。然后,我就搬出去住,从此不打扰你们的生活。你不是又怀孕了嘛,再加上这个孩子,他以后肯定会将家产全部留给你们的,我也一分不会要。”

谭雅听了立马意动,只要这个小子离开他父亲,不天天跟着他父亲,这事还真会朝着那个方向发展。就算没有达到那个目的,至少也不会让这小子分自己老公的业务和佣金!

“2万太多了,你知道2万有多难赚吗?就敢狮子大张口!最多一万,而且我只能先给你5000,剩下的你做到了,我再悄悄的给你!”

呵呵,有多难赚?

林德雄现在每个月都比这个赚的多多了,你谭雅买一个包包、一件衣服都好几千了!

而自己呢,零花钱一共才825.6元,这还是上了两个月班才存的。

幸好,林祖辉早算到了谭雅是这个反应,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要2万!

“先给8000,后给2000。不然,从今天开始,我就跟着老豆好好学习,狂拍他马屁。他就是再喜欢你和弟弟,那我也是他亲儿子!”

谭雅一想也对,不就是8000元嘛,解决自己一大麻烦很划算了!

“行,我悄悄的去拿钱!你要是敢耍我,你知道的,在这个家庭你绝对不好受!”说完,朝着卧室走去。

任猪飞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