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她还没摸到指挥官的八块腹肌呢

苏家河。

夕阳的光投射在河面上,轻柔的晚风吹过,一片波光粼粼。

苏天宇在河岸边快速奔跑,没一会果然看到了自己的妹妹苏娇。

隔着老远苏天宇就开始呼喊,让苏娇不要下河。

苏娇昨天和她的娃娃亲大吵了一架,受了很大刺激,他很担心她会想不开。

所以今天一直盯着她。

没想到还是让苏娇离开了视线,这才急忙找过来。

到了苏娇跟前,苏天宇看到她浑身都湿透,彻底急了:“娇娇,你身上怎么湿哒哒的,是别人推你下去的还是你自己下去的?快给大哥看看有没有受伤。”

苏天宇紧张的看着苏娇,年轻的眼睛里充满了担忧。

苏娇有些不解,不过她没问,而是兴奋的说:“嘘,大哥,你先别嚷嚷,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苏娇神神秘秘的,还看了看四周,看到没人才将苏天宇带去了河边的草丛里。

苏天宇看到了一片倒在地上的芦苇,显然是有人故意压倒的,这里藏了什么东西。

苏娇扒开那堆草,指着一堆还带着淤泥的大黑疙瘩说:“大哥,你快看,这是什么!”

眼前的画面让苏天宇眼睛都看直了,他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此时,苏娇的二哥苏天坤也赶了过来,看到眼前的画面流着哈喇子说:“娇娇,肉,肉,都是肉耶,这些肉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苏娇一脸得意,晃着头,指了指苏家河:“当然是从河里呀。”

“大哥,二哥,我们快想办法将这些河蚌带回家,一定不能让奶奶看到。”

听到苏娇口中的奶奶,苏天坤跑过来还没平复的心脏,又开始“突突突”的跳个不停。

他们奶奶要是看到这些河蚌,今晚他们的肉就飞了!

苏娇挥着纤瘦的小手,没二两力气,真拎不动这些大家伙。

一个河蚌连壳子有三斤多,这还是小的。

这一共有十来个,她现在这小身板即使能拿回去,也很难不让别人发现。

苏天宇和苏天昆快速脱下衣服,将衣服打湿,又在河边折了很多芦苇快速编了个兜兜。

将河蚌放在芦苇叶做的兜里,用衣服盖住,趁着天还没黑,把这十几个河蚌绕远路扛回了家。

三人悄悄从后门进了自家院子,苏天宇兴奋的和其他人说道:“二弟三弟快来,我们晚上有肉吃了。”

院子里正在扫地的两个男孩子听到他的话立刻飞奔了过来。

两个男孩的眼睛很亮,精神面貌也很好,和苏天宇一样,长得十分俊俏。

他们看着大哥和二哥手里的大河蚌都露出了垂涎的眼神。

苏平山和孙昭容刚从田里回来,闻声几步就进了屋里。

看到地上的大家伙,两人的神情都很惊讶。

这年头可遇不到这么大的河蚌了,就算是指甲盖那么大的,都很难碰上。

苏家河村的沟里山里都被光顾了不知多少回了,哪里还会有漏网之鱼!

所以,这些河蚌从哪里来的?

孙昭容抿了抿唇,她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河蚌,忙问:“天宇,你从哪里弄来的?”

苏天宇开心的回:“妈,不是我弄的,是娇娇去河里摸的。”

“爸,快打开来看看,里面的肉肯定老多了。”苏天昆催促。

没人怀疑这河蚌哪里来的。

孙昭容快速去了苏娇面前,将她上下检查了一遍。

急切的问:“娇娇,让妈看看有没有被石子划到。”

看了一遍,没发现伤口,孙昭容才松了一口气:“娇娇,你千万记住以后不可以一个人去河里,河水会把人吞了。”

苏娇点头:“妈,我今天就在边上,没去深的地方,放心吧。”

孙昭容又叮嘱了她好几句。

让苏娇心里暖暖的。

母女俩说着话,苏平山已经拿了把钝刀,利索的撬开了河蚌。

打开的时候,孩子们发出了巨大的惊呼,出口后觉得不妥又立刻用手捂住了嘴。

孙昭容揉了揉眼睛,她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因为她看到河蚌的肉里,有十几个鼓鼓的东西。

而露出来的地方,是彩色的,很像是,珍珠!

苏平山颤抖着手把裹住珠子的蚌肉剥开,一颗拇指大的粉色珍珠就蹦了出来。

珍珠“骨碌碌”滚到了地上。

孙昭容急忙把珠子捡起来,想用衣服擦一下,突然发现自己的衣服全是黑色的泥土,只得小心翼翼的用手抹了抹:“平山,这,这是珍珠。”

她的娘家成分不好,儿时的孙昭容可是见过很多好东西的。

所以一看,就知道这蚌肉里的东西是珍珠。

苏平山蹲在地上,拿过孙昭容手里的珠子,对着光仔细看了看,又咬了一下:“应该是珍珠。”

我滴个乖乖。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珍珠!

孙昭容捂住嘴低声问:“这么大的珍珠,能卖不少钱吧?”

苏平山摇头:“这个我可不清楚,得去收珠子的地方问一下。”

苏天宇等不及了:“爸,快,快把这十多个河蚌都打开。”

这个河蚌个头还算小的,珠子都有十来颗,其它的岂不是更多!

苏平山将珠子取出来后又开了一个。

这河蚌一个比一个大。

里面的珍珠也一个比一个多。

每开一个,孩子们的惊呼就更大一些。

只有苏娇没发出惊呼。

这些珍珠是她养的,什么成色,有多大,她会不知?

这些可都是她养了十几年的。

粉色的丽贝珠。

在联盟,一颗就能卖十万星币。

还经常断货。

因为粉色的丽贝珠,可以补充精神力。

苏娇很想念她的星际世界。

呜呜,谁能告诉她要怎么回去?

苏娇独自发呆。

苏父已经将十二个河蚌开完。

他将珠子放在一起:“天宇,你算数好,把珠子数一下。”

苏天宇激动的,轻轻的摸了摸珍珠,他还没见过真的珍珠,不过书上有描绘的词语。

就是这样的。

圆润,有光泽。

不过,他眼前的这些珍珠,更漂亮,比描述的还要漂亮百倍。

而且是粉色的,很大颗。

大的直径有三厘米。

还是正圆形。

苏天宇很快就数好了:“爸,一共是一百九十六颗,其中大的,有八十颗。”

比拇指还大的珍珠应该很值钱!

他们这是,发财了???

苏天宇看向娇娇,妹妹怎么就能在河里摸到有珍珠的河蚌?

这运气简直了!

自己在河里游来游去却一个都没碰到过!

可娇娇这一下子,就得到了十二个有珍珠的大河蚌!

苏天宇看了苏娇一眼后,将目光又放在了珍珠上。

其他人忙着看珍珠,没人注意苏娇的神色。

苏娇坐在板凳上看着这个黑暗的屋子,日头已经落山,院子染上了暮色,煤油灯发出微弱的光。

竟然还没有电灯!

这个家,很穷!

泥墙,木窗,还有垫着稻草杆的床,屋里空荡荡的,家徒四壁。

苏娇朝天空比了个手指,贼老天,算你狠!

竟然把她送回了八十年代,成了十六岁少女——苏娇!

在心里叹了口气,苏娇的表情十分忧伤。

她狠狠抓了几下头发。

操蛋!

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和联盟最高指挥官结婚前,穿越!

这不是坑她吗?

她还没摸到指挥官的八块腹肌呢。

呜呜~

暴风哭泣!

嬴九悦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