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重生到被卖时

宣乐二年,入秋。

倾盆大雨,瓢泼一般浇在茅草屋顶上。

顾锦头疼欲裂的坐在织布机上,老半天都没能动一下。

她病了,前几天到地里干活的时候热到的,原本以为这几天下雨可以休息一下,却不想宋老二的妻女见她躺在炕上就骂骂咧咧,她只能撑着病体又过来织布,至于药,那更不可能有。

“快跑,发洪水了,发洪水了。”

头脑昏沉中,顾锦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哗,侧头往外面一看,就见宋家人正从屋里往雨里冲,走在最后的宋老二妻子,看到坐在织布机上的她,冷冷一笑就去追已经跑远的宋家人。

对于她的冷眼,顾锦早已习以为常,闭眼凝神,她似乎听到远处有咆哮之声渐渐靠近。

顾锦深吸口气,撑着身体下了织布机,临走时还费力的抱上常年被她坐着的木板。

她知道,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就跑不动,只希望木板能顶点用吧。

洪水来的很快,冰冷的雨水砸在身上,冻得顾锦不停打哆嗦,再加上本就生病走不动,还没走出院子多远,洪水就已经漫到了胸口。

她努力抓着木板,尽量让自己浮在水面上,任由洪水带着她浮浮沉沉,望着那一望无际的洪水,她脑子里全是以前的往事。

四岁在移民路上被母亲卖给宋家,当了宋老二的童养媳。五岁开始学纺线,够到织布机就开始学织布供宋老二读书。十四岁宋老二中了童生,宋老太太立刻悔婚给宋老二娶了王秀才家的女儿,而她,转眼就成了宋家早夭儿子的未亡人。

从此,她在宋家起得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干最多的活,吃最少的饭,人人都可以给她摆脸色,人人都可以对她指桑骂槐,就算她在村子被屠时救了宋家所有人,依然没能得个好脸色,或是半点感激。

顾锦头脑越发昏沉,手上也越来越没有力气,浮浮沉沉间手不自觉的就松开了木板,但就在她快要沉入水里时,忽然就被人拦腰拉出了水面。

恍惚间,顾锦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沈景城。

那个在宋老二另娶时,想求娶她的男人,但当时他的求娶被宋老太太拒绝了,因为那老太太觉得她留在家里挣的钱,要比嫁人收的彩礼多。

顾锦终究还是被救了,但依然没能活成,因为本就已经病了的她,被水一泡病得越发严重了,就算沈景城给她用了最好的药,也没能救回来

“如果有下辈子,嫁给我好不好?”

失去意识前,她听到男人这样问。

“好啊。”

顾锦笑着闭眼,嫁谁不比在宋家好呢?

等她再有意识的时候,就是在一片白色空间里,面前一张书桌,桌上有一本书,上面写着‘穿越种田之霸道王爷爱上我’。

在宋老二还没有考中童生之前,两人相处的还算可以的时候,宋老二偶尔高兴了也会教她认字,虽然不算多,但足够她用。

虽然这本书上的字缺胳膊少腿,但奇怪的是,顾锦竟然都能认得出来。

这本书讲的是一个女孩从几百年后穿到古代的故事,虽然书名写着种田,但基本与种田无关,通篇都在说那女孩因着长的像被母亲卖掉的二姐,而被家里宠上天,然后就是女孩斗极品、遇霸道王爷、虐恋情深、你追我逃最终修成正果的故事。

一开始顾锦还看的津津有味,直到文章结尾时看到宋家人的名字。

宋家人是逃难过去的,那女孩的母亲认出宋老太太就是当年买她二女儿的人,立刻询问女儿的下落。听到宋家人说女儿已经遭难,女孩母亲痛哭一场就翻了篇。

接着女孩母亲就跟宋家人和和乐乐相处到灾难结束,直到宋家人返回原籍,然后全文完。

看到这里,顾锦总算是明白了,那穿越的女孩是她母亲在卖了她之后一年生的妹妹,她的存在只是给女孩一个被全家宠着的理由,最后提到她,是为了了结母亲最后的心事。

顾锦直接震惊脸。

她受了那么多苦,遭了那么多罪,最后竟然只是宋家人一句遭了难就完了?

难道母亲就不奇怪为什么宋家人一个没少,就她遭了难?

难道她的父母兄长就没看到宋老二的妻子换了人,而不是被卖到宋家当童养媳的女儿?

而那女孩明明察觉其中有异,竟然一句不想让家人为一个生死不知的人再愧疚,就连查都不查一下,临了还来一句: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顾锦觉得可笑,简直是太可笑了。

她拼尽全力都没能活下来的人生啊,竟然连句描写都不配拥有。

胸膛中一股怒火在翻腾,白色空间一阵晃动她就被弹了出去,再睁眼时,面对的就是两个正在讨价还价的女人。

夜色漆黑,她正被其中一个女人抱在怀里。

“不行,说好的是三两,你这一两也太少了。”抱着她的女人说。

“三两说的是你家大妮,可不是二妮。”对面的女人不耐烦的小声反驳:“她俩相差四岁呢,四年能吃多少粮食你自己没数啊,再说养孩子可不是只有吃喝,还有很多开销,要不我给你三两,你把大妮卖给我。”

“那大妮只给三两也少啊,她都能干活了,要不你再加点?”

“不行,大妮三两,二妮就一两,你觉得合适就卖,不合适就算了,现在卖孩子的多的很,我也不是非你家不可。”

“哎,别啊,我们再商量商量。”

“没啥好商量的,就这价,你爱卖不卖。。”

听着两人的对话,顾锦忽然警觉起来,虽然她当年被卖的时候年龄还小,但对这对话却印象深刻。

“唉!好吧……”

听着抱着自己的女人马上就要答应,顾锦忽然在她怀里直起身子:“娘,别卖我,我能和大姐一样干活的。”

没错,抱着她的女人,就是顾锦的亲娘王氏,而对面那个女人,就是当年买她的宋老太太。

王氏被她忽然直立起来的动作吓一跳,皱眉耐着性子哄她:“二妮乖,你宋大娘家有糖呢,想吃多少有多少,啊?”

顾锦却不听,提高声音再次强调:“你不要卖我,我……”

顾锦话还没说完,就被心虚的王氏一把捂住了嘴,小心翼翼的看看周围见没人注意这边,立刻小声对对面的宋老太太说:“一两就一两,银子给我,孩子留下我立马走。”

“呜……”顾锦有些急了,挣扎着想要扒开她捂着自己嘴的手,但无奈王氏捂得太紧,根本就扒不开。

宋老太太见她挣扎的这么厉害有些迟疑。

这孩子看起来不太好管教啊,她可不想买个麻烦回去。

就是这么一迟疑间,一个稚嫩的童声突兀的出现在了几人中间。

“三两,我要她了。”

帛米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