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穿书了

唰的——

盛鸢睁开双眼。

入目是洁白的天花板,水滴形状的顶灯。

她稍稍移开目光,看到旁边被挂起的药水瓶,正顺着透明的管道往下滴液体,冰凉的感觉穿透手背。

她这是?

躺在病床上?

“你醒了。”

几乎是盛鸢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耳边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盛鸢迟钝地转过头看去。

一个男人正坐在病床旁边,他长相十分英俊,五官深邃,气质冷漠,此时他正看向她,眼眸里是毫不掩饰的厌烦与不耐。

盛鸢脑袋跟着疼了一下。

嘀,攻略任务绑定中——

任务目标,获取攻略对象,信任度,好感度,爱意值,其中二项数值达到100%则任务成功,返回现实世界并实现一个任意愿望。

反之失败,宿主永远沉睡!

嘀——!

角色绑定中——!

脑海中,一些不属于盛鸢的记忆疯狂涌来。

盛鸢,二十二岁,盛氏集团董事长独女,是个含着金汤钥匙长大,被娇惯任性的千金小姐。

在某一天,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遇到了一个让她一见钟情的男人。

时轩。

就是病床前的这个男人。

她彻底沦陷,一改乖张肆意的小姐脾气,穿起温柔的裙子,变成了娇柔小白花淑女。

与他制造各种偶遇。

但,时轩丝毫没有将她放在眼里,反而对她各种行为越来越反感,烦躁。

直到昨夜派对上,时轩揽着一个女人出现在了聚会上,眼底是对盛鸢从未有过的温柔笑意。

他宣告自己即将订婚。

紧接着,盛鸢就跌进了冰凉的泳池。

现场一片混乱,溺水昏迷的盛鸢被送进医院。

所有人都说,盛鸢是为了破坏时轩和未婚妻的婚约故意跳进了泳池,用来示威。

时轩被时家长辈逼着,不情不愿来到了医院探望盛鸢。

“盛鸢小姐,既然你醒了,我觉得我有必要跟你好好谈一谈。”

“昨天你的举动,对我和我的未婚妻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男人冷漠的看着她,声音冰冷,口吻也相当的不客气,仿佛盛鸢如同一个死缠烂打的累赘一般。

“你之前做的那些小动作我可以不计较,但是昨天的事情,影响到了我未婚妻的心情,如果可以,我不希望再看到你打扰我们的生活。”

“小轩——”

没等盛鸢回话,刚从主治医师那回来的盛母推门而入,试图制止他的话。

“小轩,现在可以先不用说这些吗?”

保养精致的夫人,双眸早已哭得通红。

“医生说她现在身体还比较虚弱,受不得刺激,等她好了,我会跟她说的。”

“妈妈,我没事。”

盛鸢慢慢坐起来,苍白的小脸上,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盛母眼眶更红了。

夫妇俩一贯宠溺这个因早产而身体比常人虚弱一些的女儿。

自从女儿遇见时轩后,是铁了心的想要嫁给时轩,整天患得患失,神神叨叨的跟魔怔了似的,都已经许久没有跟他们好好说过话了。

盛母疼爱的抚摸着女儿的头发,然后接着就看见女儿抬起手,朝时轩伸了过去。

从这个角度看,就像是盛鸢要去牵时轩。

男人当即就蹙起眉,脸上露出一抹厌恶:“我想我说的已经够明白——”

“时轩先生,可以让让吗?”

纤细的手掌,在空中做了一个让开的动作。

她一句客气的时轩先生喊得令身旁两个人猝不及防。

“你挡到我的视线了。”

时轩:?

见他还呆在那没动,盛鸢表情有些不耐烦:“让让。”

盛母站在病床旁,错愕住了。

她一直是知道自己的女儿有多喜欢时轩的。

每天在他们面前碎碎念道最多的就是他的事情,就连睡觉都抱着时轩照片做的抱枕,一向傲娇的女儿,在时轩面前也是温声细语的。

可是此时女儿脸上一副在赶苍蝇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因为掉进泳池的缘故。

脑子抽筋了???

时轩深邃的脸上一丝不明情绪转瞬即逝,随后僵硬着身子,往旁边挪开。

盛鸢所在的病房是一件VIP病房,布置得像一个起居室。

不远处是一套小型布艺沙发。

盛鸢迫不及待的看过去。

目光对上了一双冷清的眼眸,漆黑的瞳孔里,一片荒芜与冷寂。

眼睛的主人正坐在沙发上——

穿着白衬衫黑长裤的少年,样貌生得极好,五官深受造物主青睐,干净又精致,仔细打量他的眉眼,还与时轩有几分相似。

他就是时砚,时家刚认回来的私生子,时轩同父异母的弟弟,盛鸢的未婚夫。

也是盛鸢来到这个时空的——攻略对象!

坐在病床上的少女,身躯娇小羸弱,可苍白的小脸上却透着一抹红。

是激动的。

盛鸢心里摩拳擦掌。

天呐。

没想到,她不过是吐槽了一句‘这种美强惨男二怎么就得不到珍惜呢,我要是女主,我一定要把他藏在家里,小心呵护,包养他一辈子!’

然后,竟然穿进书里了。

呜呜呜呜!

崽崽!

妈妈来惹!

季钰笙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