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身世

丫鬟秀梅站在门口跟个望夫石似的,远远地看到了魏若,小跑着上前来,看到魏若背着一竹篓的草药,便用心疼又略带埋怨的口吻说:

“小姐,你怎么又一个人跑到山上去了?那多危险啊!”

说话的时候,秀梅已经熟练地把魏若的竹篓接过来背到自己的背上。

“好梅梅,我没往危险的悬崖峭壁上走,真的!山上有好多罕见的药材,值好多钱的,我不摘就是暴殄天物!”

“那也不行!你的身体又没我那么健壮!你就算要去,也得带上我啊!你请的师父教了我那么多的功夫,我得派上用场啊!”

“把你带上山谁给我做饭?我的好梅子我的五脏庙都指望着你呢!”魏若撒娇道。

今天这一趟可给她累够呛,跑了大老远地采药就已经消耗光她的体力槽了,还给人接了生,快要给她干废了。

“饭我回来再给你做也来得及的!你这样一个人跑去山上,我在家里提心吊胆的,饭都烧不好了,盐糖都分不清楚了!”

秀梅跺了跺脚。

“我饿了。”魏若仰起头,巴巴地望着秀梅。

“小姐,你又转移话题!”秀梅无奈。

“你别饿着我了,你看我都这么瘦了。”魏若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暗示十分到位了。

刚刚救人的时候那么危急的时候眉头都不眨的,现在为了一顿饭却在跟自己的丫鬟卖萌卖乖,简直判若两人。

“好了好了,早就给做好了,都在灶里煨着呢,热乎的!我这就去给你端出来。”

秀梅刀子嘴豆腐心,一边嘀咕着一边就转身进了厨房。

没办法啊,谁叫他们小姐那渴望食物的眼神太招人疼了呢?顶不住呀!

魏若所在的院子里种满了各种植物,有观赏的花卉,也有药材,也有农作物。

唯一的空间留给了一张石桌,天气好的时候魏若喜欢在石桌前吃饭喝茶晒太阳。

此处是贺家的一处别院,一共就住了两个人,魏若和她的丫鬟秀梅。

魏若是穿越的,胎穿成了书中的一个女配角。

原著里,她是官宦之家魏家的小姐,被商贾之家贺家错抱走。

又在商贾之家贺家养到三岁的时候,被算命先生批命说命克双亲,于是被送到了这处别院里来。

一同来的就只有魏若的奶娘和丫鬟秀梅。

此后贺家每个月送来五两银子,便不再过问了。

就连逢年过节,魏若也没有再见过他们。

如今魏若已经十三岁了,在这个庄子里面生活了整整十年了。

对魏若来说,她很喜欢在庄子里面的生活,很喜欢和村里人打交道。

她既不想回贺家去,也不想回她的亲生父母家去,因为在原著里,自己不管是在贺家还是在亲生父母家,都过得十分艰难。

次日一早,吃过了早膳后,魏若和秀梅一同出了门。

魏若居住的别院背靠丘陵,出门就是大片大片的农田。

正直农忙时节,村民们都在田里忙着插秧。

魏若经过,村民们纷纷和她打招呼。

“若若啊,我当家的今天上山打着只兔子,我给你留了个兔腿,一会儿记得让秀梅拿回去啊!”

“若儿小姐,我今天摘了一些水芹菜,分你一份,你让秀梅拿去啊。”

“若儿小姐你上次给的药真有用,我家虎子吃完就好了!”

“……”

魏若跟他们打了招呼,然后来到自己的田里。

跟其他人一样,她脱了鞋子,赤脚踩进满是淤泥的稻田里,开始插秧。

秀梅几次劝说魏若在旁边休息,让她来做,但魏若一定要亲自干。

因为她有必须亲自种植的理由。

魏若有一个空间,是穿越的时候出现的,空间入口是她的左手手掌心里,红色的一点,像一颗朱砂痣。

空间里面有一间简陋的茅草小屋,起初,茅屋小屋里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茅草小屋之外也是一片虚无,白茫茫的一片,如同被一片浓雾笼罩着。

后来,魏若开始装饰茅草小屋,在数年的时间里,从小屋添置了家具,做了布置,存放了物品。

随着魏若对茅草小屋内部的建设,屋外的浓雾后退了一些,出现了一块约莫两米乘以两米大的正方形的土地,出现的时候土地上就种着水稻。

于是魏若开始种植水稻,水稻成熟收获的时候,魏若获得了经验值。

种了几次后,经验值满了,空间升级,屋前的浓雾又后退了一下,出现了一块新的同样大小的土地,这时候的土地上种植着红薯。

这个时候魏若明白了,自己的空间是可以升级的,而升级需要的经验是通过她种植来获得的,经验值满了之后就可以升级,升级后会出现新的土地,新的种子。

这跟很多年的一款网络游戏《开心农场》十分相似,种植获得经验,经验值满后升级获得新的可种植的土地和新的种子。

后面魏若把空间里的水稻种子拿出来种植,收获后同样有经验,但前提是她亲自种植才行,分给村民们种的部分是没法得到经验的。

所以她不管是空间内的还是空间外的,都需要她亲自上阵。

主仆俩正忙活着,突然两个嬷嬷带着一行人出现在了魏若身旁的田埂上。

看到赤脚站在泥巴里、脸上沾着泥污的魏若,两个嬷嬷的脸上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嫌恶的表情。

这算个什么样子?府里的丫鬟都比她像样!

“我们是校尉府的家仆,奉老爷夫人之命前来接小姐回府的。”嬷嬷道明来意。

校尉府?秀梅一脸惊讶,问:“你们弄错了吧,我家小姐家在县城里,不认识什么校尉。”

“以前是,但是现在开始,就不是了。”其中一个嬷嬷说,“我家主人已经调查清楚了,当初在海宁府的时候,贺家和我们校尉夫人同时在观音庙产子,又遇流寇进山,慌乱中抱错了孩子。”

另外一个嬷嬷补充:“你养父母家,就是在县城里做生意的那个贺家已经同意我们将你接走了。”

闻言秀梅长大了嘴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耳丰虫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