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困境

同样是穿越,人家就能进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咸鱼躺平。

林夕梦就不一样,她只有死路一条。

作为大盛朝最不受宠的六皇子谢辰瑜被打入冷院的小妾。看似是皇家人,却和荣华富贵没有半毛钱关系。

首先,便宜夫君处境不好。

亲娘早早死了,嫡母皇后只会算计,皇帝亲爹也不疼。

夫君不好混,她的处境只会更惨。比如,有无数个大小boss盼着她嗝屁。

最大的boss是老皇后。

原主是皇后安插在谢辰瑜身边的眼线,非但没有完成监视任务,还暴露了身份,皇后当然想弄死她。

然后是她的夫君谢辰瑜,发现这么一个细作小老婆,仅仅只是打入冷院自生自灭而不是一条白绫勒死她,已经是活菩萨在世。

还有谢辰瑜后院十几个小老婆,面对原主这等花容月貌倾国倾城的竞争对手,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死她。

这还不算那个下旨抄了她娘家的老皇帝。

那个害他们林家被抄家的外祖孟家。

以及那个打小嫉妒她美貌,现在在后宫伺候老皇帝的表姐孟雨溪孟妃娘娘。

林夕梦花了三天才把原主的麻烦理清楚。

最后她得出结论:条条大路通阎罗。

真是X了狗了,她都猝死在工作岗位上了,老天爷就不能可怜可怜她?!

林夕梦琢磨着要不一头碰死算了,说不定还能穿回去,哪怕继续996呢。

转念又一想,在现代她也已经死了,真要重新穿可能还不如现在。

欲哭无泪,这叫什么事!!

“主子,今儿天气好,还是起来走走吧”

说话的是她唯一的丫鬟青青,记忆里这个丫鬟还算好,没有因为她落魄而虐待她。

“起来做什么,出去碍眼吗?”

目前的处境是她被打入冷院半个月,住在六皇子府后院西北角,一个叫梧桐轩的破地方。

偏僻,破旧,没宠爱,也没银子。

实际上,原主三天前已经病死了,大约是身份暴露,受了惊吓郁郁而终。

然后林夕梦穿越过来接手了这么一副烂摊子。

呵呵呵,真棒!

“主子也不能这么说,您已经躺了三天三夜,再不起来背后就要长褥疮了”

林夕梦楞了片刻,伸手往背后这么一摸,脸色微变。

“那什么,你去给我拿衣裳。”

不管怎样,青青说得尚有三分道理。

林夕梦穿衣打扮好,第一次踏出梧桐轩。

夏日的阳光刺得眼生疼,她抬手微微遮了一下,渐渐才看清楚周围的环境。

总结起来就一个词,荒凉。

树挺多的,杂草也多,有的地方有一人多高,花儿都死了一朵也没有。

假山上布满鸟屎,一看就是许久没清理过。

地上的落叶一层又一层,仔细一看,底下腐烂的竟还是去年的。

啧!

“有没有景好点儿的地方?”

林夕梦往南边走去,府邸一般都是坐北朝南,以南为尊,她也想去看看南边儿好地方什么样。

说不定哪天就死了,好歹来一趟,看看总不吃亏。

青青欲言又止,不过到底没阻拦。

林夕梦绕过堆满鸟屎的假山一路往南,果然好了许多。

尤其一座不大不小的水湖上,居然还浮着一对儿黑天鹅,膘肥体壮一看就有人精心照料着。

林夕梦忍不住感慨,这人要是混不好,还不如一只鹅。

走过湖上精致的连廊,林夕梦瞧见湖心岛的亭子里有一个人。

那人穿着玄色锦袍,正对两个小厮交待着什么。

几乎是一瞬间,林夕梦就想撒丫子跑。

亲娘嘞那个就是六皇子谢辰瑜,她怎么那么倒霉,一出门就遇见这尊boss。

“站住!”

六皇子声音不大,好巧不巧正飘到林夕梦的耳朵里。

脑中蹦出两个字,完了。

跪在谢辰瑜跟前,林夕梦像只见了老虎的兔子,头也不敢抬。

“你跑什么?”

“妾身……忽然内急”,浆糊似的脑子只能想出这么个蹩脚的理由。

谢辰瑜:“……”

他把她叫到书房,悠闲自得叫她端茶倒水,叫她收拾桌案,叫她整理书籍画册。

六皇子就斜倚在太师椅上,边摇着折扇,边毫不避讳和他的手下讨论。

东大街如意坊新来那几个瘦马实在美貌,皮肤嫩得几乎能掐出水。

西街醉仙楼刚开了三十年的老窖,酒香浓烈隔三条街都能闻到。

林夕梦听得眉毛一跳一跳,琢磨着,这是个什么纨绔?!

手上的动作却不敢停。

半个时辰后,凌乱的书房整理好。

六皇子直接叫人摆膳,在书房吃,吩咐她布菜伺候。

林夕梦小胆子差点儿吓破,抖着手给他夹菜。

食不言,谢辰瑜用过晚膳,又吩咐她伺候沐浴。

林夕梦只差一点儿就吓崩溃了。

唯一支撑她没有倒下去的原因可能是……六皇子殿下的八块腹肌。

该说不说,他身材实在完美,假如在现代,即便这人没钱没车没房子,林夕梦也愿意嫁的。

在古代就算了,谁会想跟自己的仇人一起过日子。

紫檀木的宽阔浴桶里,八块腹肌美男斜斜靠在桶沿,正闭目养神。

林夕梦伸出骨瘦如柴的两只爪子,先小心翼翼替他揉肩捏背,后面手感越来越好,她搓澡的动作竟无师自通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六皇子一转头,俊美的唇微微抽搐。

“怎么?半个月了病还没好?”

林夕梦打手一摸,才发现鼻血都淌到下巴上了。

“好了……差不多都好了”,脑子一片空白,她结结巴巴。

“那好,本殿最近猎了几张银狐皮,明天你去给母后送去,就说是我孝敬她老人家的”,谢辰瑜起身利落穿上衣袍。

林夕梦:“……”

大脑嗡嗡的,连美男出浴都忘了看了。

记忆中,他就是发现了原主暗中给皇后的书信,才把她打入梧桐冷院自生自灭的。

美其名曰:这小妾病了。

现在‘病’好了,他居然主动让她去找皇后?

百般疑惑,嘴上还是答应着。

“是!”

半枝雪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